|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朱苏力:《走出校园》——致北大2009届毕业生

时间:2010-07-30 16:09:01  来源:  作者:

你柔软地想起了这个校园
(在北大法学院2006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词,2006/6/23)

苏 力

曾以为这段日子非常漫长,此刻都已打包存盘。四年前(也许是两年前、三年前甚或
是十年前),夏末初秋,你怯生生走进了这个校园。时间像刚出屉的馒头,饱满且热气腾
腾;“发现你的热爱”,每一天都在心灵中占了很多空间。后来,日子渐渐慵懒起来,周
而复始,“同上”、“同上”——似乎是费孝通先生童年的日记;后来就变成了对寒假、
暑假以及毕业的期盼。但此刻,时光又一次丰满起来,每件事都很细腻和缠绵;在今晚的
“散伙宴会”上,或许是未来几天的一次开怀大笑后或独自发呆时,莫名的酸楚涌动着不
期而至,终于,你一个大小伙子变得比女孩还脆弱,泪水扑簌而下,甚至相拥着,肆无忌
惮地哭泣……。
六月是最残忍的;一转身,校园硬生生地扯断了、拽下了一段你舍不下的青春。

其实入学和毕业都只是人生的片刻。“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想来,在天地的
眼中这一刻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只是,与之相伴的微笑和泪水表明了我们人类不完全是,
或者说注定无法成为,纯粹理性的动物。我们无法超越肉身,成为自己生活的无情旁观者
。许多时刻、许多地方和许多人因我们获得了特别的意义——对于我们;我们为它或他或
她而感动。
我们是为自己感动:为我们的无知,为我们的年轻;为我们故意装出来的粗鲁和野蛮
,为我们掩饰不住的温情与脆弱;为那个夜晚未名湖畔你野狼般的吼歌;为那个白天一教
门前飘过你眼前一个倩影;为“非典”时被隔离的惊惶;为院庆100周年前夜的忙碌;为
连战和李敖的造访北大;为杨利伟和神五、神六的穿云登天……。为那再也不会有的、只
属于你的这个集体,为了那再也不会有的、只属于你的这个离别。为所有虚度的和没有虚
度的时光感动,为我们是那么容易感动而感动;或者,什么都不为,就只是感动,因为我
们自恋、敏感和矫情,因为我们率性和真诚。

在这个因市场竞争而日益理性和匆忙的年代,说实话,我希望你们保持这样一份真性
情。有所追求但不刻意,渴望成功但也接受平凡,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在事业上,无论是
从政还是经商,无论是面对爱情还是面对功名。我在其他地方说过,不是一切努力都没有
结果,但也不是一切努力都有结果;不是最努力的就一定最有结果,更不是努力就有一个
确定的结果。不要把生活变成一项志在必得的竞赛,因为生活不是竞赛。
因此,不要总是拿自己同别人比,无论是昨天的同学还是明天的同事,除非你想把自
己往死路上逼,把自己变成别人的影子,把生活变成自己的炼狱。每个人的天分和机会都
有差别。你是戴昕,你是游艺,你是田田(请允许我这样称呼庄田田同学),你们都不是
刘翔;而且,即使就是刘翔,你就真的愿意天天比赛——哪怕是奥运会?我们当然希望,
也相信,你们有骄人的成就;但如果没有,只是做好了自己的事,问心无愧,那就足够好
了,那就是有出息。不要仅仅生活在他人的期待中,或者被北大的牌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也千万不要把“明天北大为我而自豪”太当真。什么地方规定了北大的毕业生就不能平凡
、平庸甚或是失败?就不能比别人收入低,房子小,就必须有车?请记住你父母亲的话,
一句老百姓的话,“平平安安就是福”。
也因此,你们千万不要上了某些法学教科书的当,总觉得,或刻意寻找,社会或某个
人欠了你什么,这里没有起点公平,那里没有结果公平。一不小心,你会把一生都用来挑
剔抱怨了。生活从来就有许多偶然、意外,幸与不幸,以及许多你认为的不公平,无论是
在事业上还是在情感上。但无论什么,都只能面对,那为什么不从容一些——人所谓的荣
辱不惊?其实,你走进和毕业于北大法学院,虽不是纯属偶然,但也并非天经地义;其中
就可能有一丝幸运,而你这一丝幸运的背后或许就有你的许多不知名同代人的失落、遗憾
甚至不公平感。我当然不是在劝说你们听天由命;你们一定不会。我想告诉你们的只是,
愤懑和抱怨都是沙漠,山野丛莽间的杜鹃才会让你懂得什么叫做怒放;当你抱怨时,你就
是在毁灭你的当下,就正在失去创造和享受生活的这一刻。如果你看不清这一点,你就不
会有幸福,也不配享受幸福。
而我希望你们幸福。

这是临别之际我对你们的真切希望,一个也许太平庸俗气的希望。只是也许。我并不
认为庸俗,即使在这一有点庄严的场合和背景下。高谈阔论,宏大话语,你们已经听了很
多,尤其是在北大,尤其是在北大法学院;但即使句句正确,连续的高亢单音也只是高分
贝的噪声,会让人受不了,更会湮灭心灵的感悟和感受。因此,每年的毕业典礼上,我都
没打算对你们重复什么正义或人权,勤奋刻苦或自强不息,而只是絮叨一些小道理,希望
你们幸福。似乎不合时宜,但即使是“依法治国”,又有什么地方规定了毕业典礼上院长
就只能说一番大道理,不能说一些悄悄话?只能豪情满怀,不能温情脉脉?
而如果不是希望你们幸福,我们还能为什么工作?你们的父母又为什么辛劳?而如果
不是首先希望你们幸福,我们又如何追求和拓展人类的幸福?
我,以及北大法学院的老师们,都爱着你们;除了家人,也只可能首先爱你们。也许
,在这个高歌人权和全球化的时代,我的这种情感、思想和表达都已经落伍,至少是不那
么政治正确。但我并不因此惭愧和惶恐。作为生物的和社会的人,我们的感受、想象和爱
其实都注定是地方性的、狭窄的,有时甚至是“自私”的。“孩子是自己的好”是老百姓
的俗话,而我们都是些俗人。但别忘了,耶稣基督对其信徒的要求也不过是“爱你的邻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