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旅游 | 摄影 | 饮食 | 健身 | 心理 | 习惯 | 文明 | 观念 | 礼仪 | 方式 | 风俗 | 交流 | 视野 | 精神与力量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致生活 > 观念

《权力的游戏》中的经济观念

时间:2013-06-13 13:28:52  来源:  作者:

[编者按:本文无剧透]


HBO的火剧《权力的游戏》这个周日结束了它的第三季,本季让该剧的爱好者为其迅速缩小的演员阵容而担心。该剧基于George R.R. Martin错综复杂的幻想系列丛书——《冰与火之歌》,为所有类型的评论提供了灵感。并且由于其复杂的、在道德上模棱两可的角色引来了众多的政治上和文学上的分析,同样的,在书中还能发现一些重要的经济观念。


马丁的故事涉及了各种各样的经济问题,从不具备任何经济体系,直到货币和公共财政。在另一篇文章中(以及访谈中),我们已经谈论过后者这些问题,解释过维斯特洛大陆的统治者们如何求助于这些解决公共财政问题的传统方法:征税,借款和通胀。


政治手段和经济手段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会谈论一下该系列中的一些其他的经济含义,尤其是关于社会秩序、和平合作、贸易和货币在社会组织中所扮演的角色。Franz Oppenheimer极好的区分了有组织的社会中的“政治手段”和“经济手段”。前者涉及财富的强制再分配;但财富归根结底是由经济手段创造的,包括:和平的生产、贸易和交换。(1926, pp. 24-27).

在《冰与火之歌》中,这些区别表现的很明显。举例来说,多斯拉克和铁种这两个差异巨大的民族,就是关于政治手段的明显的例子(无双关[译者:原文为stark examples])。这两个民族都是自己生产极少的产品或压根就不从事生产,而代之以强取和掠夺。一个完美的例证就是葛雷乔伊家族的箴言:强取胜于苦耕。其言外之意无疑是:铁群岛人只强取其他人苦耕的果实。[1]葛雷乔伊的箴言是铁群岛非常恰当的描述,这在根本上是一种寄生性质的制度,生存依赖于对生产性民众的掠夺。

但是,政治手段和经济手段的区别也表现在更为细微的地方。显然,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利益是不同的,成功的标准也是不同的,甚至在王国的相对和平的区域也是如此,那里的治安仍然良好,剥削也并不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在丹尼莉丝·坦格利安与其伙伴乔拉·莫尔蒙爵士的谈话中,马丁揭露了事情的本质。丹尼莉丝认为她的家族曾经统治过的七大王国会起义拥护她哥哥对于铁王座的主张。她说道:“可老百姓们还是等着他。伊利里欧总督说他们正忙着缝制真龙旗帜,祈祷韦赛里斯早日率军渡海解放他们。”她得到的回答很简单,但是富有见地:


“老百姓祈祷的是风调雨顺、子女健康,以及永不结束的夏日。”乔拉爵士告诉她,“只要他们能安居乐业,王公贵族要怎么玩权力游戏都没关系。”他耸耸肩。“只是他们从来没能如愿。”

本质上就是一种抢劫的政治理念在《冰与火之歌》中很常见。在其他的章节中,戴佛斯·席渥斯回忆起他的朋友和水手同伴萨拉多·桑恩的职业生涯:“里斯人自己也走私,同时他也经商、放贷,还是个恶名昭彰的海盗,自诩为狭海亲王”,戴佛斯自己给出了一个结论:“海盗只要有钱有势,照样被捧为亲王。”[2]

货币和社会

除了讨论政府的真髓外,冰火系列中还包括其他的经济概念。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叙事中对于货币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的理解。尤其是,故事的展开给出了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的简况,与不同文化对于经济活动和货币的认识紧密相关。


明显的例子是多斯拉克马王,游荡在东方大陆上松散的战斗部落。多斯拉克人从不贸易,他们最接近于和平的社会活动的是某种模糊的礼物互换制度。因此,他们不使用货币,他们的文化完全反映了这点。

缺乏一种间接交换的体系,使得他们不能发展资本货物,而只是依赖于重新分配战利品以维持生存。他们的游牧生活,使他们缺乏生产和贸易的能力(或意愿)。一个事实是,维斯多斯拉克城唯一的永久性建筑物是由外来的奴隶使用掠夺来的材料建造的。复杂社会的缺失,可以归因于他们拒绝发展经济活动,于是拒绝使用交换媒介。因为货币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可能性,经济核算对于多斯拉克人来说变为不可能,就像对于社会主义社会一样。[没看懂,原文:Since money makes possible the entrepreneurial decisions needed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economic calculation is therefore just as impossible for the Dothraki as it is for a socialist society.]

第二种经济发展模式的典型代表是野人,生活于长城之外,七大王国以北。他们没有中央集权式的政治领袖,并且自诩为“自由民”。[3]经济没有七大王国发达,同样没有货币,但野人比多斯拉克人要先进。经济活动是存在的,在相对和平的集团之间存在以物易物形式的贸易。然而,由于经常与长城以南的民族发生战争,自由民无法从事持续性的商业活动、进行长期规划或者社会合作。被强制放逐于社会之外的他们仅能够在一个资源稀缺的环境中竭力维持生存,只能实现一种最小发展程度的经济。


第三种模式:铁种,诸如葛雷乔伊家族,就货币的使用而言,他们处于一种中间形态。他们对于征服的痴迷使得他们不重视商业和货币,使用货币被他们嘲笑为“付金币[译者:而不是铁钱]”。在他们的文化中,战士所穿戴的饰品或者想要的东西必须通过“付铁钱”得来;换句话说,一个人拥有的所有财物必须从自己杀死的敌人身上得来。尽管被强行的局部整合进七大王国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中,铁种仍然努力维持他们以掠夺为基础的古老的生活方式。因此,货币仅在一个相当狭小的范围内被使用。


维斯特洛七大王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更高。七大王国的政治与封建社会相似,奉行“男人因战争、征服和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慷慨的赠予而变得富有。因战败或者失去君主的青睐而落魄” (Mises, 2006, pp. 158)。不论你是否读过这本书,故事是相似的。面对为看起来似乎是永无止境的战争筹措资金的困难,财务大臣(相当于与财政部长的位置)发明了新的税种;但也仅仅维持了人民会支付的时间。统治者痛苦的意识到“王国中一半的领主不能区分课税和暴政,他们会立刻倒向离他们最近的篡夺者,只要能够少缴点铜币。”借贷也被王室所采用。然而,虽然这看似免费的午餐,然而代价其实是高昂的,绝非长久之计。在书中某处,瑟曦·兰尼斯特梦想创建自己的银行以作为资金的永久来源。最为孤注一掷的行为就是创造金钱了,历史上小指头大人就有使用货币磨损法的习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