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摄影 | 饮食 | 健身 | 心理 | 习惯 | 文明 | 观念 | 礼仪 | 方式 | 风俗 | 交流 | 视野 | 精神与力量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致生活 > 交流

伦明先生的一封信

时间:2013-06-22 02:08:26  来源:  作者:

□来新夏

  小友赵胥搜求到十几封学人们致陈垣先生的信,这十几封信中最有价值的是伦明先生的一封。陈垣先生为史学大家,时皆尊称援庵先生。1942年夏,我负笈京华,就读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得聆援庵师亲授课程,获益滋多,为我一生从事学术工作奠定初基。援庵师学识渊博湛深,为人尤重情义,凡同辈及后学有所函询及面质,无不认真答问。又海内外交游颇广,故来往信札较夥。适得伦明先生此函,捧读再三,若见前辈学人风范。

  伦明先生曾任官经商,是当时著名藏书家。他为了实现续修《四库全书》的宏愿,节衣缩食,甚至卖去妻子的妆奁,自己生活得破衣烂衫,筹款采购有关典籍,以致落个“破伦”的雅谑,而他却自嘲是“卅年赢得妻孥怨,辛苦储书典笥裳”。其时,援庵师正在教育部次长任上。伦明先生遂于1921至1922年间致函援庵师,除略陈教育部部员罢工和八所高校索费二事外,主要提出三点要求,都是有关图书事业的。

  其第一点是要编一部“求书目录”以充实教育部图书馆的庋藏:

  编订一应之书目,以待搜求也。查教部直辖之图书馆,收藏非不富,然皆就旧有而保存之,初未调查我国现存之籍共有若干。例如经部,除四库所录外,其未收者若干种。在修四库后成书当时未录者若干种。或旧本尚存,或尚有抄本。其最精要之某种则不可不多方求之,或就藏书家移录之。盖此图书馆为全国之模范,其完备亦当为全国冠。况迩来旧书日少,且多输出,私家藏贮,不可持久。若无一大图书馆办此。则国粹真亡矣。

  “求书目录”亦可称“阙书目录”。这种目录缘起于北魏。北魏孝文帝积极推行鲜卑人汉化的政策,于迁都洛阳后,鉴于北魏图书甚缺,便命人编定《魏阙书目录》,持赴南朝求书。这是北朝唯一见于著录的一部目录。伦明先生是一位目录学家,可能想到这一做法,所以提议编一求书目录。

  其第二点要求是:

  二为校雠《四库全书》也。前此曾有刊印四库之议,但此书之讹脱,触目而是。若任刊布,贻笑外人(前日本人某曾著论言之)。且传布此讹脱不完善之本亦奚取乎?但此书博大,校雠不易。现在教部人员极冗,一时谅难裁撤。其中文理清通者当不乏人,与其画诺而无所事事,何如移一部分之人以校此书。且馆中人员亦不少,若去其素餐者以置清通之人,不一二年,此书便可校完。在国家不费分文而成此大业,何快如之。至校书之法,则宜将内务部新得之四库,或再借用文渊阁之四库,至各书之有刻本者亦居大多数,皆可取资也。

  校勘四库,兹事体大。且牵涉某些既得利益者,置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者流于日事丹铅,朝夕点勘诸事,岂能无窒碍乎?近十年来国内竞相刊布四库,或一阁多版,或出以光盘,皆借以牟利,未闻有能聚清通之士,一一点勘者。不知何以对伦明先生?

  其第三点即是有关续收四库全书提要一事:

  续收四库全书提要,此着为最要紧。乾隆修书之时,多所忌讳,未著录并未存目者甚多。且晚出之书为当时所未见者亦多。若乾隆以后之著述,其未及收更不待言矣。

  尝谓我国学术之发挥光大,皆在乾隆以后。若此小半截不全,大是憾事。为时未久,各书搜求尚易,且宿学现存者,亦尚有人。宜聘请通达者约十人之谱,每人薪修,月约五六十元(另有课责之法,兼差者亦可但需限若干日成一书)。月需经费约一千元左右,亦约一二年而功成,即在学款所减内筹出此数非难。

  续修《四库全书》是伦明先生的夙愿,他曾倾家财聚书为续修四库作准备。他曾自豪地说:“鄙藏之书,可作续修四库资料者,已达十分之七八”。并名其书斋为“续书楼”,著《续书楼读书记》与《藏书记》,而续提要尤为其要者。值得庆幸的是,时隔两年,编纂《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一事即在1925年10月开始策划,由日本人出面,利用“庚子赔款”进行,并于1931年7月开始撰修提要,至1945年7月由各类学科的中国学者(有个别日人)共同完成初稿,共收入古籍3万余种。

  伦明先生得亲见其事始终,并参与撰写提要,亦足自慰矣。

  伦明先生这三点要求,确为图书事业中之重大举措。颇寄希望于援庵师,故在函末又郑重其事地申言云:

  如能办到三事,则我公为福于国学者不细。且政治不过暂局,我辈在世界上要当作一事业,留作后世纪念。昔彭文勤在朝。颇不满于清议而功在四库,至今谈者犹乐道之。我公如有希望于后世者,此其时矣。闻教长尚未定人,最好我公以次长代理部务。

  伦明先生满怀热诚,以至情寄希望于援庵师,而援庵师究竟如何对答处理,因无援庵师复函,也无其他记载与传闻,不能妄加猜测。按照援庵师处理事务的习惯,会有复信的。但原件未得,难见真相。至伦明先生所言三事,以今视之,亦颇有难度。援庵师书生入仕,职任副贰,恐亦难周章其事。且致函时间在直皖战争后,直系军阀正意气自得,扩充武力之际,视教育文化事业若敝屣,即使诉之上峰,其结果亦不过付之“待议”而搁置。若未来档案中有所发现,当可补此缺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