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摄影 | 饮食 | 健身 | 心理 | 习惯 | 文明 | 观念 | 礼仪 | 方式 | 风俗 | 交流 | 视野 | 精神与力量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致生活 > 交流

科学怪人 弗兰肯斯坦:第二封信 阿尔汉格尔

时间:2010-12-06 13:26:16  来源:  作者:

原文作者:玛丽·雪莱

第二封信
阿尔汉格尔
一七XX年三月二十八日

致英格兰的萨维尔夫人

我现在正置身于冰天雪地的丛林之中,这儿的时间过得实在是太慢了!但我又朝着目标迈出了一步。我已经雇了一艘船,并且忙于征集水手,他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汉,毫无疑问值得信赖。

但我还有一种渴望至今仍没有得到满足,而这种缺失也是让我如今感到最为难过的事情——我没有朋友,玛格丽特,当让我无比激动的巨大成功即将到来之时,却没人能够分享我的快乐之情;如果我遭遇挫折,也不会有人能竭尽全力地鼓励我走出阴霾。当然,我可以把自己的思绪统统写下,但这对于感情交流来说,这却实在是一种十分可怜的方式。我想要找到一个能够支持我,和我进行心灵交流的伙伴,亲爱的姐姐,你可能觉得我过于多愁善感,但我太渴望能有个朋友了,我已经等得快要失去耐心了。我身边没有这样的知心人——彬彬有礼又有胆有识,有教养且思维开阔,和我志同道合,还能够对我的计划有所帮助。如果你可怜的弟弟有这样一位朋友,那么他就可以少走多少弯路啊!我是一个过于冲动的行动派,但更糟糕的是,在人生中最初的十四年里,我都在自学托马斯叔叔关于航海的书籍,对于其他的知识则一无所知。之后我开始对本国著名的诗人们有所涉猎,但当我确信除了学习本国语言,还需要熟悉一些其他国家的语言时,早已为时过晚,我已无法再从中受益。现在我二十八岁了,但懂得还没有十五岁的中学生多。没错,我乐于思考,且我的白日梦比别人做的更加宏伟壮丽,但这些白日梦想要的是(正如画家所称的那样)留存于世。我非常需要一个能够理解我的朋友,他不会嘲笑我的多愁善感,而是全心全意地帮我调整思路。唉,这些都是没用的牢骚,我在这广阔无垠的大海上肯定没法找到任何朋友,就连在阿尔汉格尔都别想指望,这里除了商人就是水手,但除去那些人类与生俱来的劣性,在这些粗犷的胸怀之中也涌动着某种美好的情感。比如说我的助手,就是一个有胆有谋的人。他极度渴望得到荣誉,说得更好听一点就是,他渴望功成名就。他是个英国人,虽然他受到民族和职业的影响,他的举止有些强硬粗鲁,但仍保留着某种人性中最为高尚的品质。我一开始是在一艘捕鲸船的甲板上遇到他的,后来得知他没有工作,于是轻而易举地就说服他前来助我一臂之力;我的船长品性优异,他彬彬有礼,在惩戒方面也十分宽容厚道,这让他在船中颇受尊敬。这些优点再加上他众所周知的正直和英勇,让我更加渴望能够聘请他加入我的团队。青年时代在孤单寂寞中悄然滑过,你的温柔呵护和母亲一般的爱陪伴我度过了生命中最好的时光,这也让我骨子里过于细腻温雅,以至于忍不住会对船上那种常见的粗鲁作风产生极端的厌恶之情:我从来都不认为这种行事作风有任何存在的必要。所以当一听说有这样一位心地善良,深得他的水手尊敬爱戴的船长,我便觉得如果能让他加入我的团队,那将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我从一位女士那里听说了他的浪漫事迹,是他赐予了她一生的幸福,让我们来概括地说说他的故事吧。许多年前,他爱上了一位家境清贫的俄国姑娘,他攒下了一大笔礼金,于是这位姑娘的父亲就同意了这门婚事。他在婚礼前见到了自己的这位心上人,但她哭成了泪人一般,扑倒在他的脚下,恳求他宽恕自己,并忏悔说自己爱的是另一个,但因这人家境贫寒,所以父亲绝不可能同意这门婚事。我们这位宽宏大量的朋友安慰了这位苦苦哀求的姑娘,在询问了她爱人的名字后,立刻放弃了这门婚事。他早就用那笔礼金买下了一座农场,并计划在那度过余生。但现在他将一切都拱手送给了对手:爱人、农场、还有剩余的礼金。然后他上门劝说这位姑娘的父亲成全她和她的爱人。但这位老人却认为这有辱他的尊严,断然拒绝了这项提议。我们这位朋友看到这位父亲如此顽固,就离开了这个国家,直到他听说这位姑娘如其所愿地嫁了人,才重新返回了这里。“一个多么高尚的人啊!”你一定会这样说的。的确如此,但他却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寡言少语,在做事情的时候还带有一种漫不经心,这也让他的行为变得更加让人感到意外,在一定程度上,这也让别人对他的印象打了折扣。

但别因为我抱怨了几句,或是我在面对未知的艰辛时找一些自我安慰,就猜想我已经动摇了这个计划。这是我命中注定的旅行,只不过因为天气才耽搁了一些时日,一旦天气允许,我就会马上准备出发。这里的冬天天寒地冻,完全不适合旅行,但一到春天一切就会好起来的,而且这里的春天来的非常早。所以也许很快我就能扬帆出行了。我并不会草率行事:你是了解我的个性的:如果身上还肩负着他人的安全,那么我一定会非常慎重地考虑周全。

没有什么言辞能够表达出我对即将到来的探险的期待之情,我无法向你描述出那种令人颤栗不已、夹杂着半忧半喜的忐忑之情。我即将去探索那片“云雾迷蒙、雪虐风饕之地。”但我不会杀死任何信天翁,所以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危,且认为我会像“老水手”【1】那般疲惫而悲惨地回到你的身边。这个比喻一定会让你发笑吧,但我要向你吐露一个秘密:正是当代诗人那些浮想联翩的诗篇,才让我对危险而又神秘莫测的大海,产生了激情澎湃的热忱——在我的灵魂深处有一种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东西。事实上我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整日埋头苦干,孜孜不倦。但除此之外,我对壮丽奇幻的东西却有一种无法自拔的迷恋。这种迷恋交织在所有我从事的工作之中,让我无法遵循普通人的生活道路,而是转向茫茫无际的大海和荒无人烟的地带。我即将展开自己的探险之路,但现在还是回到我们比较关注的问题上吧:在穿越了辽阔无际的大海之后,我还能从非洲或是美洲最南端的海角回到你身边,再次见到你吗?我不敢奢求这种成功,但我也无法承受与之相反的情形发生。珍惜每个机会一直给我写信吧,也许在我最需要精神支持的时候,它们就会来到我的身边。我非常爱你,万一我从此杳无音信,请永远将我铭记于心。

你亲爱的弟弟
罗伯特·沃尔顿

【1】老水手:指勒律治的名著《老水手之歌》 中的水手,这位古代水手讲述了他在一次航海中故意杀死一只信天翁的故事(水手们认为它是象征好运的一种鸟)。这个水手经受了无数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后,才逐渐明白“人、鸟和兽类”作为上帝的创造物存在着超自然的联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