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摄影 | 饮食 | 健身 | 心理 | 习惯 | 文明 | 观念 | 礼仪 | 方式 | 风俗 | 交流 | 视野 | 精神与力量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致生活 > 方式

中日美三国管理模式在文化上的差异

时间:2010-05-25 19:04:35  来源:  作者:

2004年,在北京市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奖活动中,《异文化圈社会规范层次结构模型的比较研究》(2003年8月经济科学出版社)获哲学·社会学类二等奖。

《异文化圈社会规范层次结构模型的比较研究》立足于民族心理来进行异文化圈的比较研究,以探讨不同文化之间在社会规范结构层次上的差异,以及它们如何规定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以往关于管理与文化的关系、文化因素对管理模式的影响的探讨也非常多,但这种探讨只是静态地比较了双方的文化特点差异,很难深层次的去反映文化的内核。而且对文化因素究竟通过什么“中介(medium)对管理起作用,以及如何对管理模式产生影响的研究比较薄弱。

郑晓明博士第一次从社会规范(social norms)角度来系统地研究管理模式的文化基础。他认为,在社会和管理领域,社会规范是其良性运行的基石,是制约社会和管理发展的文化内核。以社会规范为中介,将社会规范作为一种具有结构层次的概念进行动态的跨文化比较,就可以使文化的研究建立在可进行实证的研究基础之上,使文化的研究更加具体,更加可操作化。研究中,郑晓明博士以社会规范为中介,比较了中日美三个国家的管理模式的差异,并建立起三个国家金字塔式的社会规范层次结构模型。

中日美三国管理模式在文化上的差异

管理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一定的文化基础,管理与文化密不可分。郑晓明指出,通过不同国家的社会规范层次结构的比较分析,找出其结构上的相同点与不同点,这对进一步探讨社会规范与管理行为之间的关系,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管理模式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社会规范由四个因素组成:伦理道德、价值取向,社会习俗,法律规范,前两大因素为内控因素,后两者为外控因素。研究发现,中日美三个国家的社会规范虽然构成的四大维度相同,但结构层次很不一样,而且各维度所包含的规范内容也不尽相同,所侧重的程度也不一样。中国与日本同属于东方文化体系,一衣带水,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和熏陶,强调内在的规范对人的约束,两国的社会规范结构均以内控为主,外控为辅。而美国正好相反,美国属于韦伯的形式理性的契约性,更强调外在的规范的约束。

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影响使我们更注重道德,强调以伦理道德对行为的作用占主导地位支配自己的行为,价值取向的制约作用为辅。中国传统道德中的“富贵不能淫”、“君子重义轻利”较典型地反映了中国的内控机制。在外控规范中,以法律规章为主,社会习俗其次。

虽然中日两国都强调内控因素的约束,但日本由于是岛国,资源有限,地缘经济在很大程度上让日本有危机感,“生存即合理”这种价值观的趋向比较强烈一些,所以在内控中,价值取向对行为的指导作用往往是根本的,以价值取向为主,伦理道德其次;在外控中又以社会习俗为主,法律规章其次。

美国崇尚自由与奋斗的个人主义,倡导韦伯(Max Weber)的形式理性,《异文化圈社会规范层次结构模型的比较研究》以实证的方法再次证实了这一点。更为重要的是,本书首次系统地探讨了美国人的社会规范层次结构。研究表明,美国人的行为规范以外控为主,在外控的两大维度中,法律规章占了绝对优势,社会习俗对美国人行为的约束作用很小。在内控结构中,价值取向主导着美国人的行为方式。

反应在现代管理上,中国人强调“德”治,日本强调“人”治,美国强调“法”治。美国注重法律规章的完善,强调用雇佣合同制的契约来约束劳资双方的行为;日本人注重价值取向,把员工作为家庭中的一员给予关照,强调以人为本的人性化管理、强调内在的和谐和对人的归宿感。

“王道”管理-----内圣外王、修己安人

郑晓明博士强调,把西方的管理体系与东方的文化结合起来,就形成中国特有的管理文化,其中的核心就是王道管理文化。

所谓“王道”管理,即管理者在内部必须象圣人一样严格自律,成为大家的楷模,在外部要有王者的气概,给大家力量与勇气。具体表现在管理中,王字的上面一横代表高层管理者,中间一横代表中层,最下面一横代表基层,中间一竖代表沟通。

中国的管理强调各级管理者按照不同的哲学,通过沟通来指导自己,各司其职,各尽其能,整个管理才能得到良性的循环,才能达到王道管理。比如高层要遵循道教的思想—--无为而治,顺其自然;中层强调儒家的仁义礼智,基层遵循法家的思想,有令必行,有禁必止。如果高层不做高层的事情,那企业的管理就是“土”管理;如果高层越过中层,那就是“工”管理;如果高层、中层来做基层的事情,那就是“干”管理;如果把沟通去掉,那就为“三”(如同‘散’)管理,企业要尽量避免“土”管理、“工”管理、“干”管理、“散”管理。
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伦理道德的约束,在管理上表现为,我们的管理者强调内圣外王,修己安人,克己复礼。中国的管理者必须要克制自己、约束自己、才能树立制度的威信,而正是在这点上,恰好是我们企业最缺乏、做的最弱的一点。我们要大力提倡传统文化对管理者的熏陶,中国的管理有十分深厚的文化底蕴,中国的管理必须要从中国的文化入手。

领导人要善于识人、选人、用人

从中国式的管理来说,特别强调领导要善于识人、选人、用人,尤其要善于识人,优秀的领导者很大的特点就是知人、善任,要用其所长,避其所短,这也是中国企业面临比较多的问题。郑晓明说,在历史上,大凡优秀的君主或统治者都有着过人之才。刘邦就是一个典型,刘邦最大的才能就是识人、知人。他最终取天下,其个中原由刘邦最为清楚:“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杰,皆人杰也,能用之,皆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曾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郑晓明认为,现代的管理者和刘邦相比,还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如何在知人的基础上做到善任呢?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各级管理者要为被管理者创造一种发挥潜能的环境,要给员工提供好的舞台。诸葛亮曾经说过,“孙权能贤亮而不能尽亮”,管理者不仅要做到“贤亮”,更要做到“尽亮”,我们的“贤亮”工作是不够的,“尽亮”的功夫更糟糕。如何用好一个人,如何给他们创造环境,发挥自己的潜能,是我们所有的管理者迫切需要注意的问题。2005/04/13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