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学问是讲出来的

时间:2013-12-23 07:54:06  来源:  作者:

昨天是今年的倒数第二个周末。室外寒风凛冽,气温陡降,在上海大学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的报告厅和会议室,却是热气腾腾,气氛活跃。近百名研究生聚集一堂,十几位导师前来赴会,更为难得的是,复旦交大同济上理工的一批中年力学精英冒着严寒赶来。他们不是在举办年终师生联谊会,而是在召开上海大学力学学科研究生学术年会,校外教授是专门请来当评委的。活动从早上八点半持续到下午六点多,与会者一直精神饱满,认真热情。

年会结束前,研究所所长周哲玮教授在小结发言中特别强调:“学问是讲出来的。”

这次年会是对这句话的最佳诠释。

对于这样的盛事,不能不有所记叙,有所感悟,有所评述。

毋庸置疑,学问是一点一点做出来的,而“讲”是“做”的一个重要环节。

古代先哲有坐而论道的传统。你看,几千年前,佛祖释迦牟尼为了弘扬佛教教义,在菩提树下讲学,而且四处巡回演讲,佛教经典也在讲学中渐趋成熟;再看我国古代教育家孔子,有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又二,长年累月指点学问,漫话人生,学生所整理的笔记就是脍炙人口的经典《论语》,影响深远;几年前我在一篇博文(见链接中的[1])里讲述过856年前的“朱张会讲”,现摘录于下:“最著名的一次会讲是1167年9月的‘朱(熹)张(栻)会讲’。那年,朱熹从千里之外的福建崇安赶到长沙的岳麓书院。由于朱熹享有崇高的学术声望,前来听他讲学者甚众,以致‘一时舆马之众,饮池立涸’(那个池塘还在,不算太小),开创了岳麓自由讲学的风气。朱张的学术讨论非常热烈,持续了三天三夜,朱张在会讲厅分坐‘主讲’、‘副讲’之席,厅内外挤满年青学子。二人分别宣讲各自观点,师生在一起激烈争辩,最后以朱熹接受张栻为首的湖湘学派的学术主张告终;而后,张栻也根据朱熹的观点修正了自己的主张。因此,朱张会讲闻名遐尔,成为历史上的一段学术佳话。”

我们的研究生学术年会自然无法与“朱张会讲”相比,却也搞得有声有色,有板有眼。我很佩服会议组织者的才干,居然在不长的时间里征得近70篇稿件,并经过遴选,有36篇做口头报告,在两个分会场上讲述,其余文稿以墙报(poster)的形式在走廊上展出;还多方联络,邀来沪上的一些六零后力学“大腕”认认真真坐在评委席上。会上有志愿者(都是在学研究生)穿梭服务,有两次精心准备的茶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来,本届年会的组织工作不逊于时下的国内小型学术会议或workshop。

研究生的presentation令我惊喜不已。撰文者横跨硕士生、博士生的六个年级,报告的形式、内容之精彩出乎我的预料。

值得称道的是年会特邀的一个大会报告,报告人是本所校友李博。他于2000年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本科毕业,三年后在那里获得硕士学位,而后到我所攻博,师从周哲玮教授,2008年春天获博士学位,曾任上海大众产品工程部主管工程师,现为美国Exa公司资深工程师,一直从事汽车行业CFD(计算流体动力学)仿真驱动设计的相关工作。历时半个小时的陈述十分精彩,只见他用精心制作、美轮美奂的动画和图片,向与会者展示了空气动力学(包括气动声学)、热力学、计算机仿真等在汽车设计和制造中的应用,既有宏观的overview,又有理论、实验和数值仿真的实例、个案,很有说服力。提问环节过后,我情不自禁地做了点评。我说:“我所研究生过百,除了本课题组学生以外,我认识的研究生只能是最优秀和最差劲的,李博属于前者。我是他入学后第二年认识他的:在EI中国区总代表钟似璇的学术报告现场。(我有一篇博文记叙这个报告会,见链接中的[2]),李博就是在会上向钟先生提问的那位博士生,把钟先生‘折腾’了10分钟,让与会师生懂得了‘Engineering Village’子程序包的用法。李博攻博时不是死读书,而是充分利用校所优良的学术氛围,‘削尖脑袋’参加各种学术交流,而且勇于发问。学问就是这么做出来的。在校期间,谁也没教过他汽车空气动力学,由于有学问积淀,过了五年多,已成了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他就是钱伟长先生所说的,带着满脑袋问题进社会、有实际本事发现和解决问题的博士。”

我还来不及询问他的师弟师妹们听报告后的感想,可以相信,他们中已把李博当做自己学习的“标杆”。

我在年会的流体力学分会场听了18个报告。报告人的表述能力普遍较高。过去我知道,本所研究生的表述能力高于一般高校(非名校)的研究生的平均水平,主要因为频繁的小seminar中他们要不断亮相,有较多的讲述的机会。然而,这次报告会的表述水准的确超过了平时,这可能由于这次年会引进了竞争机制,报告人准备得较为细致。优点是:主题突出,详略有致,ppt优美,讲述思路清楚。当然不是所有报告都讲得好,也有水平略差的。普遍性问题是:研究工作的动机和背景交代不清,陈述脉络不清,结果分析不清。对于初出茅庐者,这是常见的。

所有报告结束后,评为们对所有报告和墙报论文做了细致评审,共评出一二三等奖20余个。最后的颁奖仪式也中规中矩,除了奖状之外,还有移动电源、mp3等小奖品;志愿者也获得证书。年会在皆大欢喜的氛围中结束。

总而言之,年会为培养青年学子的讲述能力、治学能力做了切切实实的事情。

 

最后,我还想说,老所长钱伟长先生辞世已三年有余,我们一直在怀念他。今天,可以告慰钱先生的是:你所创立的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后辈们在你的办所宗旨和治学理念指引下,正兢兢业业地努力着,新一代学子,正健康地成长着,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写于2013年12月22日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