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有些人喜欢恐怖惊险的东西?

时间:2013-11-11 14:24:25  来源:  作者:

科学可以解释给我们听,鬼屋、妖怪show和身体颤栗是如何吸引人们的。

十九世纪,在江湖艺人的表演摊上,它以被制成标本的半人鱼面目出现在众人眼前。而实际上,它是由一只年幼猴子的上半身和一条鱼的下半身缝合而成的。(摘自维基百科)

喜欢恐怖的人现在可以很容易找到各种刺激,恐怖电影、鬼屋是很不错的选择,而且价格低廉。如果恐惧只是我们逃凶避险的自然反应,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千方百计地去寻觅这种感受?

社会学博士玛基科是恐怖协会的职员,负责皮特斯博格一间鬼屋的运营,同时,她还在罗伯特·莫里斯大学和查特罕大学任教。在我认识的这么多人里,她是唯一一个的恐怖学专家。我和她大谈恐怖学,最后了解到为什么我们中的一些人会对恐怖如此着迷。

为什么一些人会对恐怖的感觉情有独钟,而其他一些人则感到厌恶?

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恐怖,但话又说回来,我相信,我们中的一些有特别嗜好的人确实是喜欢生命被威胁的刺激感的。一些人(其实,是很多人)都喜欢这种体验。首先,在斗争或逃亡过程中,我们会感到兴奋。有证据显示,这并不是少数人的反应,而是我们脑袋里面的化学物质在起作用。大卫·扎德的研究表明,人们相同危险情境中会产生不同的化学物质。在受到惊吓或身处险境时,我们主要分泌一种叫做多巴胺的荷尔蒙。研究发现,一些个体会比普通人对这些多巴胺反应更大。简单说来,事情是这样的,一些人缺乏扎德所谓的‘刹车机制’,多巴胺一经释放,就源源不断地从脑袋里面溢出来。这些多巴胺让人变得喜欢冒险,无所畏惧,而一般人的量不足以让他们这么疯狂。

我们喜欢冒险的前提——必须要说——是我们身处安全的境地,这是大大的前提。

不少人都喜欢冒险,因为回想自己曾经战胜某种险境确实可以给人带来自信——想想你最近一次看完的一部恐怖片,或你探险过的鬼屋,一切就都了然了。当时,你会大叫道“yes,我他妈的终于做到了”这种自信可以引导自我意识的觉醒。但这种‘自我惊吓‘并不适合所有人,事实上,我们中的一大部分人由于心理或个人的原因而无法享受冒险。我跟上百个人谈过话,他们小时候玩鬼屋时都给吓得够呛,终于决定绝不再涉足鬼屋。我就一直在告诫父母们,当他们打算带孩子去鬼屋玩时,一定要思量再三,孩子在受到惊吓时释放出的大量化学物质能形成强烈的恐惧记忆(电触记忆),而且小孩子通常还不能区别鬼怪的真假,这就伤害了他们,因为他们将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受到惊吓时,我们的脑袋发生了什么事?‘好玩地’吓一跳和真正的吓一跳有什么区别?

为了能享受胆战心惊的感觉,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其实很安全,这是触发血液肾上腺素、多巴胺和各种荷尔蒙爆发的第一要因。鬼屋在这方面实在做得完美,里面的机关挑逗着我们的每条神经,怪叫、爆裂和腐臭的气味都让我们大惊失色。这些感官使我们直接对做出在受到惊吓时应有的反应,但理智却告诉我们,这些威胁都是子虚乌有的,处理这些‘威胁’对我们的脑袋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记得有一回,我躲在墙体后边看人们在鬼屋的表现,相当的人都鬼哭狼嚎地跑出来,但没过一会儿,却又大笑起来。这种观察实在有趣,对于人们如何界定自身安全的真实性的问题,我始终怀抱着兴趣。

对于吓人的东西,是否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定义,又或者它是因各种文化的不同而不同?

研究恐惧,最有趣的的事情之一是可以看清楚恐惧的社会分布,哪些是后天习得的,哪些又是天生的,甚至有些会遗传。纵观历史,放眼全球,我们发现,人们会因之恐惧的事物真是千奇百怪。只要符合恐惧的条件,即用一个消极的反馈来刺激神经,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让我们恐惧。据我所知,宝·阿尔伯特是个不错的例子。上个世纪20年代,一只小白兔就把这可伶的小家伙吓得半死,试验他的人几乎要被他控告犯了非人道罪。由此我们想到,恐惧可以习得。而这又意味着,从我们成长的社会中,可以发现许多导致我们产生恐惧症的踪迹。

违反自然法则的事情都是恐怖的。

每个文化系统都有它独特的超自然怪物——山羊吸血怪(南美),尼斯湖水怪,八歧大蛇(日本),阿尔卑斯梦魔(德国),但它们有一点是共通的,即它们都以某种方式打破了自然法则。它们如果不是能够起死回生(鬼、恶魔、精灵),就是某种非人类,至少是半人半兽。这就是所谓‘违反自然法则者,恐怖也’。只要一件东西让我们感到不可理解或不和谐,不管它能不能认知或符不符合美学,我们都将视其为恐怖的化身(挥舞斧头的动物、戴面具的脸、扭曲的身体)。

在怪物的共通点方面,还有一个特征也很普遍,即鬼怪都会跟死亡或者尸体相联系。人类对死亡有够着迷,但想象死后的世界会如何如何也不太容易,这种沉思让每个文化系统都创造了不同版本的活死人,诸如僵尸、吸血鬼、恶魔、死而复生或肢体重组的怪物。我们试图去想象一种死后的生活,或更直接的,永生不灭。然而,这又是违犯了自然律法的事情,当然也就是恐怖的事情了。虽然全球各地的怪物名讳不同组成各异,但贯穿其中的动机和灵感却始终不变。

有没有早期人类故意让自己人感到恐怖的例子?

人类很早以前就开始用恐怖来教育自己了,从出生时起,他们开始听恐怖的故事、在悬崖边跳跃或从黑暗的洞穴中跳出来吓自己的伙伴。他们做这些事有各种名目的企图——增进族群的统一性,锻炼孩子适应变化莫测的世界,当然,也少不了控制自我的行为。直到近几个世纪,我们才用恐怖的事情来取乐(或取财),而且还相当吃香来着。

我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来自云霄飞车的历史,它用来解说人们对‘自我惊吓’绝对典型。俄罗斯冰雪橇(雪橇是冰做的,这个名字就够惊险的)运动开始于17世纪中叶,简单说来,就是时间更长一些的斜坡冰雪橇滑行。和今天没什么不同,骑乘者坐雪橇从山上往下加速滑行,有时我们也会设置一些障碍,以使这雪橇之旅更刺激些。18世纪起,这运动的各方面都变得复杂,木雪橇取代冰雪橇,人造雪山代替真正的雪山,最终,雪橇进化成机车槽,雪山凝固成机车轨道,人们坐在机车槽内,顺着轨道穿越‘俄罗斯高山’。有人还嫌不够,于是有了现在的恐怖壁画,这大大提高了游客的惊险体验。这就是所谓的‘黑暗之路’探险,人们吓得要死,但也欲罢不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