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钢琴家关心施坦威的命运?

时间:2013-10-18 09:41:47  来源:  作者:

 上个月,施坦威乐器公司(Steinway Musical Instruments)同意以5.12亿美元将自己出售给保尔森对冲基金公司(Paulson & Co.)。公告发布以来,惊慌失措的钢琴爱好者冲向大型网上社区钢琴世界(Piano World),在论坛上表达他们的沮丧之情。“狼又赢了。”一个人在帖子里写道。“华尔街又扇了美国一耳光。”另一个人写道,“不论他对施坦威怀着什么兴趣,都很可能跟音乐没关系。”虽然一些网上评论者认为保尔森将会好好照管施坦威,但其他人预计施坦威的乐器将会向不好的方向改变——用机器制造,或外包给劳动力更便宜的国家。文化评论家诺曼·赖布莱希特(Norman Lebrecht)在博客上宣布施坦威进入了“濒死挣扎”。


施坦威受到音乐家和收藏家的狂热追捧。关于公司历史的著作汗牛充栋,详细介绍了生产方法,整理了所有已知的施坦威产品。施坦威迷交换对特定型号、特定年份产品的音质的看法,就像品酒家比较葡萄酒的年份。钢琴家通常不会使用施坦威以外品牌的琴演奏。

钢琴经销商、琴厂顾问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告诉我,一些施坦威迷应该会更想让公司选择其他买家。“人们对这桩收购有点特别担心,因为保尔森公司同音乐产业没有关系。”他说。有些人怕保尔森将制造业务转移,以便将斯坦威工厂占据的长岛市高价房产出售;还害怕由于新工人需要学习施坦威工匠历经几十年磨练出来的技艺,乐器质量会受到影响。另一些人则担心,保尔森为了降低成本,会对制造工艺做手脚。

忧心忡忡的施坦威信徒援引施坦威于1972年卖给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后一段时间发生的事,作为这次收购可能带来坏影响的例证。CBS要求施坦威增加产量,并为此不顾工人和管理层的反对,改变了工厂车间布局。施坦威迷抱怨质量下降;一些爱好者认为在随后几个东家手下,制造水平有所上升——施坦威又在1985年和1995年被转卖,最终于1996年公开上市——但另一些人认为施坦威的乐器始终没有完全恢复到原有水平。

理解施坦威的制造工艺,有助于理解钢琴界为什么如此深切关注施坦威的制造方式——在这个大规模生产的时代,施坦威是手工技艺的卓越代表。由本·奈尔斯(Ben Niles)制片、导演的2007年电影《音连音:制造施坦威L1037(Note by Note: The Making of Steinway L1037)》记录了一架施坦威三角钢琴几乎长达一年的制造过程。在影片前段的一个场景中,施坦威的木材技师前往阿拉斯加州希特卡(Sitka)的木料场,他在那里考察木材,就如同大厨选择配料一般。创始人亨利·施坦威(Henry Steinway)的玄孙迈尔斯·查平(Miles Chapin)在他的著作《88键:制造一架施坦威钢琴(88 Keys: The Making of a Steinway Piano)》中写道:每一架施坦威钢琴都需要几种木材——桦树做琴槌,糖槭做边缘板,希特卡云杉做音板,以及其他树种。

影片中,施坦威长岛工厂里,6个工人合力顺着模具将边缘板——22英尺(约6.7米)长的18层枫木板材——弯曲成为人熟悉的钢琴形状:深U型,一侧隆起,以容纳键盘上最高的几个八度。边缘板固定24小时后,移到气候控制库房里,即所谓“定型室”中,再放置两个月。

然后,边缘板运给琴箱制作师,这个人组装好木质龙骨,以支撑钢琴的“竖琴”——琴弦穿过的铸铁板。“竖琴”重340磅(约154公斤),必须能承受住维持琴弦合律所需的40000磅(约18.1吨)拉力。另一名员工将“竖琴”装入;工匠用凿子在音板上凿出刻痕,好容纳琴弦;布弦师手工将琴弦穿过数百个音柱。接下来,工人对琴弦的张力做初调,这个过程叫做“小整”。然后,“大精修师”用一朵温柔的火焰烧灼裹着槌头的毛毡,确保琴槌与琴弦恰当地对齐。最后,这架年轻的钢琴被推进冲击室,接受凌辱:被一台机械装置同时敲击所有88个琴键,那东西像是特维莱克博士(Dr. Terwilliker)[1]凭空想象出来的。

最后阶段是在一个月内进行的9次独立调音,每次都进一步改良了声音。最后一步是由一位“主音师”执行,这个人调整每个琴键的音色,直到钢琴做好面见钢琴家的准备。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在《桑尼的蓝调(Sonny's Blues)》[2]中这样描写钢琴家:“填满它——这架乐器——以生命的气息,他自己的。”

一架钢琴找到演奏者时,它就成了艺术创作中的合作伙伴。“它立刻对我说话。”古典钢琴家埃莱娜·格里莫(Hélène Grimaud)如此评价施坦威L1037,她在《音连音》结束时弹奏了这架施坦威;当你听格里莫弹奏拉赫玛尼诺夫时,你会感到乐器在工厂里和舞台上的生命是连续的,工匠的手和音乐家的手以某种心灵纤绳连在一起。钢琴爱好者担心的不只是施坦威的生存,更是“那个”施坦威的生存——以一种特定方式生产的乐器,在钢琴家手下可以展现出一种特定的生命力。

保尔森公司总裁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在8月15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达了对施坦威传统的崇敬之情。他虽然不是钢琴家,但拥有三架施坦威三角钢琴,并计划购买第四架。“我们打算捍卫使施坦威如此独一无二的每一项特质:训练有素、技艺高超的员工,尽善尽美的制造工艺,对品质坚定不移的承诺,地位尊崇的全球品牌,以及对合作伙伴、顾客、艺术家和音乐爱好者的奉献精神。”他写道。

施坦威迷在1972年得到过类似的保证。理查德·K·利伯曼(Richard K. Lieberman)在其详细记述该公司历史的著作《施坦威公司(Steinway & Sons)》中,引用了当时主管汉堡施坦威分公司的瓦尔特·冈特(Walter Gunther)的话。冈特承诺说,CBS将“保证延续施坦威传统,不仅在文化方面,而且在经济方面也会如此”。利伯曼写道:时任CBS董事长的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发誓一定要“把质量放在第一位”。虽然保尔森在声明中说得很好,但一些施坦威死忠仍然认为在利润驱使下做出的决定可能会危及他们更看重的工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