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数学是否有必要作为必修课?

时间:2013-08-25 14:16:28  来源:  作者:

小说家Nicholson Baker最近与代数学较起劲来。

Nicholson Baker厌恶数学(注)。这个小说及散文作家在《哈玻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占据六页纸的文章,抨击美国的必修课代数学:说好听点儿,这学科有些顽固;不好听呢,则是完全令人痛苦。


实际上,Baker并不是第一人提出将这门备受争议的学科转为选修课,使那些在数学里不停挣扎的学生早日脱离苦海。去年夏天,《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Andrew Hacker就发表了相似评论:要想克服学途中的种种障碍唯一靠的就是在代数及高阶数学方面的显著学习能力--如在高中毕业及大学入学考试上,甚至于未来的艺术专业。而这却让数学不好的人屡遭挫败甚至于辍学。

今日数学能力的要求就想是冷战时期的战争遗骸。

如果我们将高阶数学要求从高中课程里挪走,那么高中缀学率将会显著下降,两位作者不约而同地认为,代数学即是高中缀学的主要原因。就像Baker所说:“要不秀出你的数学能力,要不你就承认失败!”

那么为什么我们那么执着于代数呢? Baker 认为,今日数学能力的需求是冷战时期留下的残骸。1950年,全美仅有25%的学生学习代数。而在苏联,恰恰相反,培养了大批数学家。部分原因是,与实验科学相比,数学的教学工具仅需要纸和笔。而正是看见大批年轻数学家加入俄罗斯,美国会批准了1958年《全国国防教育法案》,恢复了美国数学课程的必修地位。同样地,也创造出许多不开心的学生,他们垂死挣扎与数学的争斗中,逐渐变得不够自信,甚至厌恶上学。

而对于我这样尽管数学成绩比较好的人来说,同样也厌恶代数2,我有一点儿同意Hacker和 Baker的观点。代数2是一门让人困惑、压力感剧增的课程。作为比较了解数学艺术的人来说,我始终记得学习代数2的那一年,是我高中时期最黑暗的一学期,Baker正巧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代数2,换句话说,就是一本典型的老套代数课本。它就像一个制造数学狂躁情绪的高效工程:是一种集合于压力大、无章法、多阶层数学黑盒技术。你必须得反复训练它并且将之烂记于心,以保证接下来能够干其他有兴趣的事。

虽然Hacker和 Baker站在提议取消数学课程一边,“美国教育部秘书Arne Duncan仍希望所有人能够学好渐进线。“Baker写到:”Duncan认为数学是通往繁荣富强的一扇神秘大门。“在Arne Duncan2011年发表的一篇演讲中提到:”那些完成代数2学科的人,最终获得大学学位的人数是没有完成的两倍。当然,大学要求申请人必须通过代数2考试,否则无法入学。看来,Duncan真需要学习因果关系与相关关系的不同之处在那。

代数2是通往成功的神秘之门。一些数学老师甚至反对对多数人教高阶数学这门课程。“大部分人类,大部分大学学历的人根本不需要任何超过算术以上的数学知识,就能拥有成果的人生。”这是Baker引用了数论专家Underwood Dudle在1987年《美国数学月刊》上发表的话。

康奈尔大学数学家Steven Strogatz 告诉Baker,让他惊恐的事情是他发现大部分学生不是在学数学,而是在备受煎熬。

我们需要对普通小孩降低对他的数学能力要求,Steven Strogatz说到,但是更多要求放在有应用价值的数学能力方面。“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使得学生们崩溃地寻找那些他们从来未曾想过的数学问题。

Baker对这一问题地解决方案如下:

我认为,应开创一种针对九年级的全新的有趣数学课程:其中应简单涵盖代数处理技巧、心智开发的几何证明、有趣的抛物线及圆锥曲线部分、无穷小量概述以及微积分演算等。让学生们一睹数学的魅力,告诉他们数学是多么美丽。但是,不能强迫学生一直往前学习直到他们手脚麻木甚至摔下来。

如果数学是一门选修课,“这不会影响到美国科学及技术学术的发展,而且大量的有毒数学厌恶情绪将会立即烟消云散。小孩们并不痛恨金融冶炼、农场劳动、编织、公路设计诗歌编写等,这是因为以上任何一门都没有被纳入三年的必修课程里。”他写到。所以,数学应该就像杂耍一样,仅留给那些对数学有浓厚兴趣的小孩。而不应要求其他人全力学习,仅用部分力量去解决擦干泪水的方程式。

注: Nicholson Baker指出,这句言论略显夸张。他不是真的厌恶数学,他只是不是代数的粉丝而已。可以看看他对于其他阅读建议的评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