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如何保护工人们不被机器人的崛起摧垮

时间:2013-08-20 00:34:45  来源:  作者:

技术曾经让我们对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可如今它却让很多人成了过时的古董,而与此同时全世界的劳工们都越来越难以从收入分配中分到一杯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上过经济学入门课的人对下面的场景肯定不会陌生:教授刚刚讲过在经济学里“效率”的意义就是交换活动将不会再产生任何可能的收益。这时坐在后排的某个愣头青举手提问:“等等,如果一个人拥有所有的收益,而其他所有人一无所得并就此一命呜呼,那这也是一种有”效率“的结果吗?” 教授尽管露出了一丝懊恼的神色,还是回答道:“嗯,是的,的确是这样”。全班学生不禁左顾右盼,心里叨咕着,“这就是经济学家”。

在大部分现代历史进程中,最富裕国家三分之二的收入都用来支付劳动者的工资薪酬,而只有三人之一被列入分红、资本所得、利息、租金等项目最终进了资本所有者的腰包。这种2/3对1/3的分配比例是如此稳固以至于人们开始把它当做真理。但是在过去十年里,事情发生了改变。劳动者所得在收入分配中的比率在稳步下降,从2000年至今已经有好几个百分点了。如今这一比率只能维持在大约60%或者更低的水平。劳动收入的降低以及资本收入的增加扩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

钱都跑哪去了?
这种变化原因何在呢?其中一个假设是:这都赖中国。中国近年来进入世界贸易体系从根本上导致跨国公司可用的劳工数量翻番。当劳工供给数量更多时,劳动所得自然会降低。在这个中国劳工泛滥的世界,资本相对成了稀缺资源,而它的收入份额也就上涨了。随着中国的发展,这种效应会随着中国人资本的积累而消褪。而这个进程很可能已经开始了。

然而,导致变化的原因可能还有一种更危险的解释。在过去,技术变革总是能够提高人们的能力。拿机器锯的工人比拿手锯的工人生产力更高。“卢德派”分子想方设法阻止技术进步,担心这会导致失业,他们的想法完全是杞人忧天。但是以前的确是这样,而现在情况不同了。计算机和自动化领域的最新技术进展已经能够实现一些更高层次的认知性任务-想想那些可以制造汽车、储存杂货、甚至帮你报税的机器人吧。一旦人类认知活动被机器人替代,我们还能有什么呢?举一个最最极端的例子吧,想象一下,如果一个造价5美元的机器人能够完成你的所有工作,甚至成效更显著。你就会像一匹马一样过时了。

如今人类还未像马匹被汽车替代一样被完全替代。可是马是没有财产权和生育权的,它们也不会聪明到要求签什么劳动合同。这世上总会有活让人来挣钱谋生。但是随着我们的经济越来越资本集中化,劳动者在分享社会产出时的分配所得很可能会越来越少。这种可能性也越来越多地成为经济学家们所关注的话题。艾瑞克.布伦乔尔森最近就这一话题写了一本书,而保罗克鲁格曼和泰勒·考文等经济学家也在越来越多地谈到这一话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点击此处提供的众多链接,a huge collection of links,此处感谢博客博主伊莎贝拉卡敏斯卡)。在学术出版物里,该理论名为“资本偏好型技术变革”。

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我们原本应对分配不公的机制崩溃的话,我们怎么办?”如果我们天生具备的“人力资源天赋”变得越来越不值钱,那么我们离开头提到的那个经济学入门课(大学里经济学入门课的课程代号通常都是ECON101)的例子就不远了。拥有廉价机器人劳动力的社会将会难以置信得繁荣,但是我们需要找到一些方法让大多数人类能够分享这种繁荣的成果,要不然我们面对的可能是科幻小说里才有的反乌托邦式的灾难性后果。

机器时代的再分配
在这个机器人时代里,我们如何才能更公平地分配收入和财富呢?

标准答案是通过典型的政府渠道来实现更多的收入再分配-例如所得税抵免、福利等。这作为临时应急措施可能会有效,但是如果情况恶化而我们还是过于依赖这些工具的话,就会招致众多的政治问题。在一个资本占据绝大多数收入所得的世界里,我们得想出更有创意的点子。

首先要让普通人更容易获得资本-属于他们自己的机器人。这也意味着让当今社会里的“小企业主”成为一个更普遍的职业(也许有人会说现在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出现已经说明这种趋势正在显现)。开办小企业应当更加便利,而相关法规应当继续予以支持。把小企业当做财富再分配的手段的确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匪夷所思的年代需要的就是匪夷所思的手段。

当然,不是所有的实业都要采取小企业模式。更多的家庭可以从其所持有的大公司股票上受益。现如今,美国正在与这条路线背道而驰。各个公司都在搞私有化,而不是让他们的股票为公众所持有。所有的公司都应当被鼓励公开上市。这意味着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之类的法案需要改革,它们让上市变得困难而充满风险。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推出税收刺激计划。

还有一些更激进的措施。每个人生下来都有劳动天赋,为什么就不能有资本天赋呢?我们的政府何不在每个公民18岁时为其购买一份多样化的投资产品组合?当然,可能有人马上就会把它出售变现,然后就花天酒地一番,但是可以通过一些稍微家长制作风的措施阻止这种情况发生,比如暂时性的“冻结”规定。这种投资组合的资本所有权会成为每个人类劳工的保险,如果技术进步削弱了劳工的劳务价值,他能通过增加的分红和资本所得来获得补偿收益。这种做法与贫富差距严重的拉丁美洲有人提议的社会主义土地改革计划本质上很相似,不同在于再分配的是股票而不是土地。

当然这只是针对一个非常极端的假想案例的一个极端解决措施。也可能“机器人的崛起”最终提升了人类的劳动力而不是替代了它。或许技术永远也不会超越我们的精神潜力。也或许劳工收入份额的降低根本就仅仅是源于中国的劳动力倾销,而不是机器人的使用,而一旦中国跟上西方国家的发展步伐,劳动力价值必然回归。

但是如果事情朝相反方向发展的话,如果人类大规模使用劳动力的时代将要永远结束的话,那么我们就要迅速转换思维了。极度不均或许在经济学入门课的讨论里算的上是“有效率的”,但是在现实社会它总是会带来灾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