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中华民族只会革命不会改良?

时间:2013-08-16 15:11:44  来源:  作者:

《国际先驱导报》今天发表该报副主编梁辉对我的专访。全文如下:

“中国人成熟吗?”如果有人突然向你提出这个问题,你的答案是什么?很可能是“不”!因为在历史的长河中与现实的田野上,能说明“中国人不成熟”的例子似乎俯拾皆是。
  就拿现在来说,中国游客在海外的各种坏名声时有传来,中国食品安全问题隔三差五发生……,但再细细品究,中国拥有5000多年的历史文明,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如果中国人不成熟,中华民族不成熟,如何能创造出这一切?
  这似乎存在逻辑上的悖论!
  果真如此吗?香港著名时政评论员、学者邱震海先生在自己新近的著作《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中,大胆触碰这一中国人的心理敏感区,书中,他列举了诸多中国人不成熟的例子,涉及内政外交、历史文化、制度精神等层面,当中一些观点犀利得近乎残酷,将中国人、中华民族放在了外科医生的手术台上,解剖直至民族灵魂的最深处。比如,书中他大胆批判当前中国知识分子之焦虑、茫然和骚动,陷于主义之争,偏离问题实质,他还提出“中国人只会革命不会改革”,中国人往往缺乏最后的“临门一脚”……
  之所以不成熟,邱震海先生将之归结于中国人缺乏理性精神,中华民族缺乏思想启蒙的洗礼。他最后开出了自己的“药方”——那就是中国人需要实现物质、制度与精神三个层面的现代化。

【正文】
【小题】“中国人缺乏理性精神与思想启蒙”

  《国际先驱导报》:中国拥有5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如果你提出“中国人不成熟”,持不同意见的人肯定不少。您所说的“不成熟”具体是指什么?
  邱震海:所谓的成熟与否,我们无法量化,这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我之所以用这个书名,本身也是希望引起大家争议,争议的同时引起更多的人来思考,其实这就是一个走向成熟的进程。
  我之所以认为中国人还不那么成熟,主要有两个特征:
  第一,我们的民族缺乏理性精神。首先是看问题往往停留于表面,思维缺乏穿透力;其次是做事论道大都比较情绪化,缺乏理性和超越精神。西方从文艺复兴开始强调理性精神,结束中世纪一千年对宗教的盲从迷信。然后,西方又经历了启蒙运动、浪漫主义的洗礼,理性精神更加深入人心,并成为西方知识界和民间的基本准则之一。
  今天中国的问题,相当一部分都源于缺乏深层的理论研究。这与最近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所谓“务实”与“不争论”的风格有关,但更为深层的原因却是我们这个民族历来缺乏抽象与思辨的传统。中国哲学缺乏思辨与抽象的特点,就鲜明反映了我们民族思维特征的一个重大缺陷。
  第二是我们历史上缺乏思想启蒙运动。所谓思想启蒙,就是以现代文明的价值观,对中华民族的集体精神深入展开一场洗涤,洗涤之后的中国虽然还是那个中国,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灵深处则与之前将有很大不同,保守将变得开明,阴暗将变得光明,激进将变得理性,继续进取但将不具威胁,依然雄心勃勃但不再咄咄逼人。这需要一个过程,就好比将价值观里最保守的、最极端的都放到锅里煮一煮,煮透了以后出来的,是可以吃的,是有营养的。我们有句老话叫“玉不琢不成器”,只有经过了琢这个过程,才能成为大器。思想启蒙就是这个琢的过程。

【小题】我们到底有没有“战略”

  Q:您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中国逻辑的全部特点或者秘诀就在于没有逻辑。怎么理解这句话?
  A:书中,我是从中国外交上的一些困惑开始谈起的,比如,中国从南海问题上到底有没有战略?给人的感觉是——似乎有战略似乎又没有战略;还有从内部社会问题上的一些茫然说起,比如“小悦悦事件”、大陆富豪移民等等,再慢慢讲到如何界定目前中国取得的成就。
  针对上述各种问题,当前主要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种是对所取得的成就无限自豪,一种是把当前出现的问题无限放大。尤其是知识分子之间的左右之争,不管是所谓的右派还是左派,他们都是在谈同一个问题,但在到底怎么解决问题的方案上,左右都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反而偏离了问题的本质,给人的印象反而是大家不再谈问题的本质,不再谈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案,而是变得情绪化,变成了似是而非的主义之争。就比如一个商品,大家不再关注商品本身,而为商品的外包装吵得不可开交。
  这是一种现象。我们在对待外部世界的态度上同样出现了这种现象,比如在南海问题上,打还是不打?外交与军事如何配合使用?在处理跟西方关系上,西方对我们来说到底是老师还是强盗?我们都陷入了一种似是而非、偏离问题本质的争论。

【小题】“勿骚动、勿悲情、要冷静”

  Q:您在书中多处提到了知识分子,您认为,知识分子与中国人成熟与否有什么关系?
  A:在中国近代衰败期,我们的知识精英有几个特征:第一是很焦虑,第二是很茫然,第三则是骚动。一骚动问题就来了,骚动之后就变成革命。比如,辛亥革命到底是对还是错,现在讨论这个没有多大意义,但是我们要看到,清末当时其实已经在改革了,但由于当时知识精英的焦虑茫然且走向骚动,推倒重来。推倒重来建立民国以后又怎么样?军阀混战,国共内战,后来日本人又来了。跌跌撞撞,一路走到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改革开放30多年后,我们现在到了21世纪,而我们似乎又回到了19世纪末追求现代化的原点。

  Q:也就是说,如果您处在清末那个年代,您比较赞成康有为的改良思路?
  A:书中,我写到对于现代改革的看法,并且给出了一个“大胆”的论断:中华民族似乎是一个只会革命、不会改良的民族。中国的历次改朝换代无不以革命为前提,而革命的代价则是生灵涂炭,每一次革命之后的改朝换代,几乎又都遵循着相同的规律和逻辑,这几乎成了几千年中国历史的铁律。与此同时,改良在中国却从未有过成功的记录,这一切直到1978年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