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好的理念如何推广?

时间:2013-08-07 23:35:53  来源:  作者:

同是创新理念,为何有些传播飞速,有些则是龟速呢?回看外科麻醉技术和消毒技术的发展过程可知,二者均出现于十九世纪。公众最早知道麻醉是在1846年。波士顿一位叫做威廉·莫顿(William Morton)的牙医主动联系外科医生亨利·雅各布·比奇洛(Henry Jacob Bigelow),坚称他发现了一种能使病人在外科手术中失去痛感的气体。这是个富有戏剧性的发现。在那时候,就连拔一颗牙都会令人痛苦不堪。因为无法有效控制痛感,外科医生们都练就了干脆利索的手术方式。病人尖叫挣扎,护士们只得把他们按住,直到他们在痛苦中昏迷。之前的措施都未能彻底改变这种状况,但比奇洛仍同意让莫顿演示一下他的发现。

1846年10月16日,在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莫顿在一个要做下颌肿瘤手术的年轻人的药物中加入了这种气体。整个手术过程中,这名年轻人只在半昏迷中自言自语了几句。次日,同样的气体让一个女人在切除上臂肿瘤的手术中一声没出,一下没动,醒来之后,还说自己什么都没感觉到。

四周后,比奇洛于11月8日在《波士顿医药外科杂志》(Boston Medical and Surgical Journal)上公布了他的发现,称能够“通过吸入药剂实现麻醉”。莫顿将这种气体称为“Letheon”,且以此申请了专利。因专利问题,莫顿不愿公布“Letheon”的成分,但在比奇洛的文章中,他已提到该气体中含有乙醚(当时乙醚也用于某些药剂的配置),而后来的事情证明,公布这一个成分就已足够了。这一发现通过各种信件、会议和期刊传播开来,如同感染扩散。到12月中旬,巴黎和伦敦的外科医生已经开始在病人身上使用乙醚。到了次年2月,麻醉技术已在欧洲各国的首都广泛使用,6月,这一范围已扩展至世界大部分地区。

当然,反对的声音也是有的。有些人批评麻醉技术是“无谓的奢侈”;且由于麻醉技术被用于减轻妇女生产时的痛苦,神职人员谴责它违背了上帝设计生产之痛的初衷。一位19世纪苏格兰外科医生詹姆斯·米勒(James Miller)记录了麻醉技术的普及过程。他如此评价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上了年纪的外科医生:“他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自缚双手……他们确信痛苦是必要的灾厄,因此须被保存下去。”然而很快,就连那些反对者“在试过一次之后都变成了支持者——高喊着麻醉万岁,声音一点不比别人小。”七年时间内,几乎美英所有的医院都采用了这项新发现。

外科手术的另一个痛苦根源则是感染引发的败血症。败血症曾是造成手术病人死亡的最主要原因,但凡进行大手术的病人,如开放性骨折手术或截肢手术,半数都会染上该病。由于感染盛行,流脓——伤口流出脓液——一度被认为是痊愈的必要条件。

1860年代,爱丁堡外科医生约瑟夫·利斯特(Joseph Lister)读了路易斯·巴斯德的论文,文中列举了腐败与发酵是微生物作用结果的种种证据。利斯特坚信,由伤口感染引起的败血症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巴斯德认为,除过滤与加热以外,使用某些药物也能杀菌。利斯特读到过卡莱尔市曾用少量石碳酸成功消除污水的恶臭,并从此推断出石碳酸能够杀灭细菌。他认为,石碳酸在手术中也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他完善了使用石碳酸清洁双手和伤口的方法,并隔断了所有可能使细菌进入手术室的途径。采用这些方法后,败血症感染率和死亡率都降至超低。你可能会想,1987年,当他把这一发现通过一系列创新性文章在《柳叶刀》杂志上公诸于众时,他的消毒防腐技术应该会像麻醉技术那样迅速传播世界。

然而事实远非如此。据外科医生J.M.T.Finney回忆,这一发现公布二十年后,他在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做培训生,那时,洗手仍不过是敷衍了事。外科医生会用石碳酸浸泡他们的器材,但他们在进行手术时仍穿的是因血渍和内脏浸染而变硬的长大衣。这些污渍是以前手术时弄上的,象征着他们的手术工作之繁忙。手术中使用的抹布也不是干净的纱布,而是重复使用未经消毒的海绵。直到约三十年后,利斯特的建议才变成手术常规,外科手术才离消毒防腐的现代标准又进了一步,即更接近手术室全面无菌、全部器材加热消毒以及所有参与手术人员穿戴无菌服和无菌手套。

在我们所处的电子通讯时代,人们以为重大创新理念将会传播得更快。很多创新理念的确是传播得更快了:想想体外受精,基因组学和电子通讯技术本身就知道了。但与此同时,也有同样多的重大创新理念没能流行开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

* * *
麻醉技术和消毒技术扩散速度不一是经济原因导致的吗?实际上,二者在最初的发展方向上都是对的。如果无痛手术能能够吸引付费患者,那么死亡率的显著降低自然也可以。而且,活着的病人也比死了的可能支付手术费用。那些与过去的理念相违背的创新理念或许更难以被人们接受。对十九世纪的外科医生而言,细菌理论就如同达尔文说人类是由灵长动物进化而来一样毫无逻辑可言。但话说回来,吸入气体就能进入假死一样的无痛状态听上去也一样不靠谱。提倡麻醉技术的人鼓励外科医生们先在一位病人身上试用乙醚,并亲自观察结果,以图通过试用来改变他们的想法。但同样的策略对利斯特而言却收效甚微。

技术本身的复杂程度可能是推广困难的原因之一。要“试用”利斯特的方法,必须在细节上做足功夫。要实施无菌手术,外科医生必须认真洗手,浸泡手术器材,就连缝合用的肠线也得清洗消毒。利斯特还发明了一套能够在手术室持续喷洒杀菌雾剂的设备。

可麻醉技术也并不简单。获得乙醚与安装吸入器都有相当的难度。输出的药物剂量得不多不少,而设备还要不断进行调整改进。但大部分外科医生都坚持下来了——或者改用了另一种麻醉效果更明显的药剂:氯仿,虽然这种药物也有它自己的问题。(错误剂量的氯仿曾导致人死亡。)面对麻烦,他们并没有望而却步;相反,他们还建立了一门崭新的医疗学科——麻醉学。

那么,最关键的区别在哪里呢?首先,麻醉技术针对的是可见而直接的问题(痛苦);而消毒技术则针对的是不可见的问题(细菌),要到术后相当一段时间才能见到成效。其次,尽管两种技术都减轻了病人的痛苦,但只有麻醉技术减轻了医生的负担。在麻醉技术出现前,外科手术就是残忍地攻击尖叫着的病人,手术时间紧迫;是麻醉将外科手术变成了安静而被人尊重的过程。相较之下,利斯特的主张则要求手术医师沐浴着石碳酸进行手术。就算是稀释过的石碳酸,也会灼伤医生的手。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利斯特的游说要艰难得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