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碳排放税应该存在吗?——波斯纳

时间:2013-07-15 04:31:14  来源:  作者:

出版于2005年的《大灾难:挑战与应对》一书中,我曾就人为的全球变暖现象和可能的处置方式进行了详尽讨论。近几年,虽然全球大气变暖有所减缓,然而大洋温度仍持续走高,导致全球整体继续变暖;而海洋变暖危害并不亚于陆地变暖——它能融化大洋中的甲烷层(methane sheets)(与二氧化碳相比,大气甲烷厉害得多,是迄今引发全球变暖的重要媒介)和南北极冰盖,造成海平面上升。若干科学意见一致主张,除非采取有效的治理措施,否则全球变暖无法遏制,最终(极有可能在本世纪内)由于海平面的上升,将造成沿海地区(全世界人口约有三分之一生活于此)洪水泛滥,农业破坏、动植物种类衰减等一系列加诸人类社会的灾难性后果。

就“持续的全球变暖可能导致的灾难性后果”这一论断也存在某些有理据的异议,但大部分异议都是不科学的,秉持相反论调的主要有两伙人:1、燃用化石燃料的公司,2、右翼分子——他们认为全球变暖只是自由主义者捏造的幻象。

只要全球变暖是渐进的、灾难性后果在半个世纪到一个世纪内不会显现,那么就有利用地质工程控制、甚至扭转全球变暖局面的希望。可行的办法有:研发某些方式来阻遏石油、煤炭、天然气、森林燃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通过将硫化物注入大气遮蔽阳光以减少到达地表的日照总量(即使可能引发其他污染形式——比如硫化物会带来酸雨);或是找到将发电厂里产出的二氧化碳用管道输送至地下的安全手段;甚至还可尝试以刷白屋顶来增加地表对太阳射线反射的提议。

但是,谁都没办法保证全球变暖的过程是渐进的。它可能是突然的;在地球的地质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处于上一个冰川期结尾的“新仙女木期”被认为曾在10年内显现出全球平均温度7摄氏度,也就是12.6华氏度的增长。一旦再次发生类似状况,就是无法想象的灾难。全球突然变暖的可能性无法估计;但即使是阻截不确定的灾难性事件,只要所需资源是适度的,也能产生良好的经济效果。

就在上个月,奥巴马总统提出一个颇具野心的计划,以限制燃煤发电厂和其他二氧化碳源的碳排放量为内容,如果计划奏效,希望能够引发其他国家,尤其是那些正快速工业化的国家(特别是中国)的效仿。这一希望看起来非常不现实。

要遏制全球变暖,比诸如总统倡议之类的规制性管控(依其描述势必成为行政噩梦)更为有效的是征收碳税,我在2005年出版的书中就提出过这一办法,而且有很多国家已经采用。它是一种意在减少产量(output)的规制性税收,在此情况下,二氧化碳作为以煤炭、石油或天然气为燃料的那些发电厂的副产品而存在;汽车与汽车制造商也同样受制于碳税。但与大多规制性税收类似, 由于一些二氧化碳排放者不能或者不愿意(出于成本考虑)减少排放量至不用纳税的水平,碳税也会产生税收收益。即使碳税收益是适度的,它们也可能足够支撑整个税收计划且对政府来说比规制性计划成本低。其实,它们能够减少全社会的成本支出,因为被征税部门,也就是说,汽车制造商和发电厂会比作为规制计划中的部门花费少。

另外,为排放碳化物设限这一计划的弱点在于,限度一旦达到,碳排放人就没有更进一步减少排放的刺激,而若想完全消除税务重担,在花耗低于征税的条件下,规制以碳税的形式出现,则能刺激他们一路将排放降至零。

尤为重要的是,税加诸于碳,不只是煤炭、汽油、天然气或其他(或是焚林这种行为)燃烧时会向大气释放碳的东西。碳税刺激排放人减少含碳燃料燃烧,还要让每单位燃料燃烧尽量产生较少的碳。如果税仅仅加诸于大量的燃料煤,那个生产者就会对每吨煤燃烧排放的碳总量漠不关心,没有最小化排放量的动力。

我确定对总统先生和他的幕僚来说,这一切都是清晰的。他提出一个繁冗、官僚、费钱的规制计划而不是规制税可能是因为任何新税种都会激起商界和保守人士歇斯底里的反应。恰是对这种反应的恐惧,让总统先生在其医保计划中将规制税称作一种“惩罚”,这甚至危及到该计划的合宪法性,纵然该计划已设法避免了在最高法院中以一票失效的命运。这种恐惧既在医保中被克服了,而通过对其他联邦税收——比如收效甚微的公司税或财产税——进行补偿性削减,也能够在碳控制中被克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