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我们为什么庆祝夏至

时间:2013-06-23 17:27:41  来源:  作者:

今天(6月21日)整个北半球都在庆祝夏至,这是一年中最长的一天(我们也同样庆祝南半球迎来冬至!)大约凌晨一点,太阳位于北回归线的正上方,虽然在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快要睡着了,但同我东部沿海的朋友们一样,我会比往常起得更早,睡得更晚。这就是一年之中最长一天的美妙之处。

 

每年夏至,太阳升起的位置位于巨石阵中一块名为“黑尔”的石头的正上方。


从科学上来说,这一天具有重大的天文意义,但其历史、文化的深远意义远超过“白日的相对长度”。至点solstice这一单词源于拉丁语sol (太阳的意思)和stareor sistere(站或停的意思),而且对夏至的庆祝传统可追溯到古老的前基督时代。对希腊人而言,根据某些历法,至点意味着新的一年的开始,也就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倒计时一个月。这一天还意味着一年一度的Kronia节,是为了纪念农业的保护神——克洛诺斯。节日并不仅仅意味着宴会和游戏,还有更深刻的内涵,例如奴隶可以可以自由得参与这一天的节庆活动,享受一天的平等。

 

对罗马人而言,夏至是日常生活的独特体验。这天是Vestalia节的第一天,已婚女子可以且仅可以在这一天进入维斯塔贞女庙。在这里,她们可以向代表着灶台和家庭的维斯塔灶神进贡。

 

很多美国土著人则会跳“太阳舞”来庆祝这最长的一天。而玛雅和阿兹特克人则建立许多中心建筑来标记这一天的独特,令人惊讶的是,在至点(冬至、夏至),这些建筑的影子完全一样。欧洲的异教徒将这一天称作古夏至,是平衡火与水这两大元素的一天,而德鲁伊教则简单得多,这一天就是仲夏——日夜比例独一无二的一天。根据传统,某些植物,如圣约翰草、玫瑰、荟香、马鞭草等会在一年最短的这个夜晚中获得某些神奇的特性,这是最佳采摘时刻,因为在其他时候都没有这些特性。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在这个奇妙的晚上,没准你还能看到小精灵,它们喜爱仲夏之夜,并化身为人。(如果你想偷偷看到小精灵的话,午夜时刻,在你的眼皮放上搓蕨类植物的种子;你如果真的这么做了话,要记得带上荟香,以免被小精灵带错路了!)这也很清楚的解释了为什么莎士比亚如此热衷得在仲夏之夜上演他的著名喜剧,因为此夜充满神奇。

 

仲夏之夜一切皆有可能。

 

夏至还具有宗教意义。随着基督教的兴起,异教徒的威胁也随之而来,夏至日则变成了欧洲许多国家纪念施洗者圣约翰的节日,如丹麦的圣约翰之夜,法国的圣约翰节,西班牙的施洗者圣约翰之节,俄国的伊万库帕拉(Ivan Kupala )日,克罗地亚的Ivanje节。而且在犹太人传统中,夏至日被称作Ivanje坦木兹,是坦木兹(犹太教历法中的十月)的至点,据说在这一天,人们都没有影子。


不过,关于夏至最有趣的故事或许是东方,来自中国的传说。尽管夏至这天是为了庆祝阴、土、女性特性(相反地,冬至是庆祝阳)。我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独特现象,即中国的端午节,又称龙舟节。端午节一直在夏至左右庆祝,但从未准确得与夏至日重合,相反地是,它总是在阴历的五月初五。如此奇怪的时间,是为了什么呢?


端午节的起源不详。不过我最喜欢的故事是这样的:公元前278年,在这一天屈原投江自杀。屈原是楚国贵族的后代,在抒情诗和政治上才华横溢(他既是儒家学者,也曾一度担任楚国高官)而当楚国向秦国投降时,他心怀绝望悲愤得投身汨罗江中。但这个故事还没完。百姓们爱戴屈原,并被他的爱国主义情怀感动;于是百姓们自发得划船去救他,至少能发现他的尸首。而当一切努力都以失败告终时,民众决定用竹叶、芦苇叶包上大米扔进水里,喂养鱼儿,乞求鱼儿们能远离屈原的身躯。从此每一年,在屈原祭日这天,人们就会重复这一仪式。这就是端午节的由来。时至今日,我们不再向河里扔用竹叶包裹的糯米(又称为粽子),而是自己吃掉了(而且粽子里不仅仅包着大米,还有猪肉、蛋黄、栗子、蘑菇、卷心菜、鸡肉、红豆等等,你自己决定。)

 

鱼儿们不再吃粽子,我们吃了。


有许许多多的传统、许许多多的历史故事,许许多多的理由来庆祝——这最长的一天。但归根结底,我们也许并不需要任何一个,我们庆祝这天的理由非常无趣,非常平淡,与任何故事、传说无关。即,这一天,也许是我们一直以来最幸福的一天。

心理学家们一直以来,都认为我们快乐的程度与一天之内的阳光量有某种联系。尽管这些实验数据存在“自我报道”,近于趣闻(这一实验并非不可能,但通过控制实验,得出横跨一年的众多数据,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仍有一些实验结果说明,相对而言,当日光逐渐减少时,人们的沮丧加剧。也就是说,当你让某人向北方移居(北方的阳光相对较少),他很有可能更易焦虑;让一个人向南方移居,情况则相反。不过,实验进行至此,数据收集已不能满足向这一问题的更系统研究。

那么,轮到社交媒体上场。2011年,一群研究人员决定从全球24亿微博用户中得出线索。他们随机选取了从2008年2月到2010年1月的400条微博。他们想知道感情起伏与一天的时刻、星期几、实际日光量的关系。(例如,这个季节)。结果是情绪与这些都有重要的关系。但这次调查中最有价值的结论是,研究人们发现,在一年的调查中,最重要的并不是绝对阳光量,而是相对阳光量。也就是说,某一天,相对昨天的阳光是多了还是少了?当日光量的变化是积极地(比如说夏至这天),人们的积极性也会显著提高,相对来说,当日光亮的变化是消极的(比如冬至这天),人们就更加消极。

 

夏至来临之前,我们已经用了半年的时间提高自己的快乐,如果上述假说真的存在,我们的积极性也将位于顶峰。难怪人们会如此热烈得庆祝这最快乐的这天。更重要的是,夏至之后,我们快乐可就一直走下坡路了,至少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是如此。

 

把夏至这一天搞得以沮丧结尾,这听上去有些不合逻辑。不过,我们可以回到古老的传统中去,在这个神奇的仲夏之夜,试试能不能增加我们的运气以应对接下来的几个月。有很多方法,比如你可以点起一堆篝火,如果你敢得话,跳过去,如果成功了,没准你就获得真爱。要不然你就把你的黄金珠宝放在阳光下,等着它吸收阳光的能量。然后再戴上它,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它将会转化成你的生命能量。不过,对我而言,我已经错过了。今天早些时候,我发现,昨晚我本可以更好得清醒观察这一圈巨石阵(令人遗憾的是巨石阵离纽约太远了)。据说,这一倒霉事会杀死我,或令我疯掉,但如果预言失效,我有可能变成一位伟大的吟游诗人,或者说故事的行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