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一个新的拼写体系能促进世界和平吗?

时间:2013-05-21 21:47:00  来源:  作者:

通用拼写体系的支持者称这将使发音更容易,并能促进国际间的相互理解。但拼音拼写体系真的可以为世界和平铺平道路吗?

你正在越南,想要喝碗汤。于是你问当地人在哪儿能尝到“pho(越南河粉)”。短暂的困惑后那人递给了你一本书。

这都是发音惹的祸。pho是正确的。但你没有强调元音,而这个发音在越南语中的意思为“copy”(复本)。

英语比大多数其他语言有更多的陷阱。 “别把我抛弃(desert)在这里的沙漠(desert)”是同形异音词的一个经典例子,单词拼写相同,但发音完全不同。比尔·布莱森在他的书《母语》中指出,hegemony这个单词存在九种发音。

规范拼写的争论已经延续了一个多世纪。查尔斯·狄更斯和萧伯纳就是其拥护者——后者为创建一个新的拼写体系花费了大量精力。

今天它再次被提及的原因在于生活在英国的叙利亚银行家乔治·雅布尔,他创立了一种拼写体系SaypU,摒弃了传统拼写体系的不规则拼写。

它包含罗马字母中的23个字母和一个反向的e。没有“C”,“Q”或“x”,这些字母的叠音可以用其他字母代替。 “?”代替弱读“a”,比如“ago”或“about”,发音“弱读”。

雅布尔是一个困惑的旅客。他能看到广告牌,菜单和路牌上的字。但他不清楚如何发音。

当他第一次到伦敦时,他把莱斯特广场按字面发音读成—— 莱-色斯-特-广场——人们纷纷对他投以异样的目光。后来雅布尔才意识到它的发音是“莱斯特”。

这种误解会成为一道障碍,他称。在像中国和印度这样文字完全不同的国家,它可能会成为本国人和外国人之间沟通的一堵高墙。

传统的拼写 V SaypU拼写

agree
ɘgrii
centre
sentɘr

exit
egzit
father
faathɘr

like
layk
new
nyuu

quote
kwowt
relation
rileyshɘn

same
seym
vision
vijɘn
 


他相信一个简化的通用拼写体系不仅能消除误解,还将有助于促进世界和平。

语言上的误解可能导致冲突。据报道在冷战期间,赫鲁晓夫称“我们将埋葬”美国。事实上这并不是他想表达的意思,但是已经引发了不必要的紧张局势。

不过随着翻译程序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精确,令人们产生距离的不再是语言的含义,而是语言的发音,Jabbour称。

“我来自叙利亚,一个深受战争摧残的国度,战争不是语言的歧义所导致的,但是交战各方使用不同的发音。”

一个新的拼写体系可以弥合分歧,他说。

“如果人们以同样的方式发音和说话,人们会感觉更接近彼此。我相信一个使用通用拼写体系的世界将会更和平。”

他的想法和堂吉诃德式的世界语异曲同工,世界语是一种未能成为主流的国际语言体系。其创建者 Ludwik Zamenhof也同样坚信它会使人类更加团结。

“合成拼音法”形式的语音学习现在是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了解英语拼写》的作者玛莎.贝尔称拼写改革需要更进一步,拼写的方式也需要改变。

贝尔从小讲立陶宛语和俄罗斯语。14岁开始学习英语时,她的想法是:“他们怎么能忍受这个?” 她认为不规则的英文拼写会使英语国家的儿童感到挫败,也会使游客倍感困扰。 “芬兰在教育领域取得成功原因是他们的孩子只需花很少的时间学习阅读和书写,他们的拼写体系非常规范”她称。

引入一个像SaypU之类的拼写体系的机制远非如此简单。网站目前有10000个可以转化为新的拼写体系的单词。像维基百科一样,用户可以提出调整建议,并且增加新单词。

正确的答案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考虑到美国和英国英语不同的元音,SaypU拼写的“top”和“run”不得不进行调整,还有“very” - 最初在SaypU体系中拼为verii - 现在改成了VERI。

此外,它如何处理英国,北美和的澳洲英语的不同?英式英语中“borough”的第二个音节发短音。但在美式英语及澳式英语中发长音,与burrow谐音。

口音不能被规范化,濒危语言基金会董事长 Nicholas Ostler称。

Ostler对任何新的改革都持怀疑态度。其他人已经尝试过同样的事情,比如印度银行家Prasanna Chandrasekhar设计的Navlipi体系。

SaypU体系胜在简单。但它也会因此遇上麻烦,高加索语中k的发音有五六种,而南非语——如科萨语——中拟声词扮演了重要的角色,Ostler说。

雅布尔创立SaypU的最初目的是成为母语的补充,而不仅仅是第二语言。他希望有一天——也许就在两三个世纪内——SaypU能成为默认的国际拼写体系。

技术的发展意味着今天已经不再像萧伯纳的时代,创立世界语的条件已经成熟,他称。 “我们已经有了互联网和社会媒体,这使它区别于以往任何这种尝试。”

怀疑论者着重指出其实际困难。

“如何去激励人们接受这种拼写体系,并和他们现有的拼写体系并行呢?”《语言战争》的作者Henry Hitchings问道。

贝尔称最好将焦点集中在英语改革上。“创建一种可以书写任何语言的完全新的体系写对我来说有点不切实际,”她说。

控制或改革语言的尝试非常彻底。法兰西学院对于规范法语,剔除盎格鲁撒克逊语的尝试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然而语言规范的反对者着重把纳粹在的1944年德语拼写改革计划作为反例。

专家常把语言比喻成河流,怎样都无法阻止其向前流淌。Jabbour 说他并没有试图阻止语言的流动,而是想改变语言的“流向”。

这是一个徒劳的目标,希钦斯说。

“乌托邦式的语言项目——提出人造语言体系来替代自然发展形成的语言体系——往往会失败。无论使用哪种语言的人们都强烈认同语言的特色和特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