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如何发现你的目标并且做自己喜欢的事

时间:2013-04-23 14:44:13  来源:  作者:

“找到比你更重要的东西,将全身心投诸其中。”哲学家丹·丹尼特(Dan Dennett)在一次探讨“幸福的秘诀”时说道。但是我们究竟,该如何去找到那些东西?确实,不是靠运气这么简单。我本人笃信好奇心和选择的力量能作为人成就一番的动力,但如何达成自己的“天命”,却恰恰是发现之旅中一支既复杂又极为独特的舞蹈。接下来,这里会提供出某些要素——或某些选择——能使我们的迷惑变得轻松。特将七位思想者的洞见收集于此,他们早已深思过,那将人之“天命”变得活生生的艺术科学。


保罗·格雷厄姆谈 如何去做你喜欢的事


隔不了几个月,我都会在重读 Y-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2006年那篇了不起的文章时有新的收获,《如何去做你喜欢的(How to Do What You Love)》整体而言很精彩,但是我发现一部分特别具有重要性和紧迫性,即他在社会效用性方面以及“声望”的虚假价值度量上的沉思。

“什么是你不该做的,我认为,就是不该去为你朋友之外的任何人的看法而烦恼。你不必去为声望忧心。声望是这世上其他人的看法。


[……]


声望像是块强力磁石,甚至会扭曲你认为自己乐在其中的那些信念。它会导致你做那些并非你喜欢,但想要喜欢而去喜欢的事情。

[……]


声望恰是早成化石的灵感。如果你把事情做得够好,你就会享有声望。大多数现在我们认为声名卓著的事情在最初都一文不名。最容易想到的是爵士乐——尽管差不多所有艺术形式的建立都是如此。那么就只去做你喜欢的吧,让声望顺其自然好了。


对于雄心勃勃者,声望尤具危险性。如果你想使得野心勃勃的人浪费他们的时间在琐事上,方法就是,拿声望作诱饵令其上钩。这就是让人去作报告,写前言,委员会任职,做部门领导等等杂事的秘诀所在。避免任何与声望相关的任务可能是一个简单有效的法则。如果不是很糟,他们可能就不用非得树立威信了。”

 

更多格雷厄姆的智慧洞见,关于如何找到意义和创造财富,可以在他的书《黑客与画家:来自计算机时代的伟大想法(Hackers & Painters: Big Ideas from the Computer Age)》中发现。

 

阿兰·德波顿谈 成功

阿兰·德波顿(Alain de Botton),现代哲学家和“文学自立体裁”的创造者,是一位发现了我们文化自负中的悖论与错觉的敏锐观察者。


在《工作颂歌( The Pleasures and Sorrows of Work)》一书中,他采用了机巧又智慧的奇特透镜,去看待现代工作场所,以及“成功”的意识形态谬误。

 

在他那精彩的2009年TED演讲视频中可领略一二:

“关于成功,唯一有趣的事情就是,我们认为我们知道其中的意义所在。很多时候我们脑中那些获得成功意味着什么之类的想法并不属于我们自己。它们都汲取自他人。我们也会从每件事中获取信息,譬如从电视中、广告中、市场营销中,等等。这里面有着强大的力量迫使我们去限定我们想要什么和我们如何看待自己。我想说的不是我们应该放弃成功的想法,而是我们应该确保这想法是我们自己想要的。我们应该专注于我们的想法,确保我们拥有它,那样我们才是我们自己的雄心蓝图的真正创作者。因为,得不到你想要的已经够糟了,可更糟的却是,你有一个你想要什么的想法,然而在人生旅途的终点,却发现那实际上根本不是一直以来你想要的。”

 


休·麦克劳德谈 设置边界

 

漫画家休·麦克劳德(Hugh MacLeod ),其艺术创作、文化和人生意义上固执己见的思考,和他玩世不恭的涂鸦作品一样出名。在《要么拯救世界,要么滚回家!(Ignore Everybody: and 39 Other Keys to Creativity)》中收集有他大部分机敏的创造性生活的建议。特别引起我本人共鸣的,即选择的重要性是设置边界这一洞见:

“16.一个有创造力的人能专业地学到的最重要的事,就是知道该在何处画一条红线,以区分什么是你想做的,什么是你不想做的。


艺术承受痛苦的时刻即是他人开始掏腰包付款的时刻。你越是需要钱,就有越多的人会指挥你该做什么。你要是控制能力越差,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胡扯八道你不得不忍着咽下去。随之会带来更多的不快。明白了这些,相应去做些计划。”

随后,麦克劳德回应了格雷厄姆上述关于“声望”的观点:

“28.赢得喝彩的最佳途径并非是需要它。

在艺术中和生意中情况同样如此。在爱情里,在两性关系中,以及值得拥有的所有事情中,都是这样。”

 

刘易斯·海德谈 工作与劳动


关于恐惧和创造力历程的5本永恒之书在去年辑选出之后,一些读者建议增加上:刘易斯·海德(Lewis Hyde)的《礼物的美学(The Gift: Creativity and the Artist in the Modern World)》,此书得到过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的赞誉:“在任何一种艺术的投资者中,没有一个人会在读过《礼物的美学》之后保持不变的。”

 

 

这个摘录曾在元月做过精选,海德清楚的表达了工作和创造性劳动之间的本质不同,他让我们明白哪些东西能带领我们更接近“圣杯”的职业成就感:


“工作是我们按小时所做的事情。开始于,如果有可能,我们是为了钱才做的。生产线上焊接车身就是工作;刷盘子,计算税收,精神病区中巡视,摘芦笋——这些都是工作。劳动则反之,它自定节奏速率。我们有可能从中得到报酬,但是很难量化…… 写一首诗,养一个孩子,开发一个新的微积分算式,分析一个精神症状,各种形式的发明——这些都是劳动。

工作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通过意志力来完成。一项劳动可能只打算做到基础性的程度,或者根本不去做那些显然会妨碍劳动的事情。除此之外,劳动有它自己的计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