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偏见地图:他们是这样看我们吗?

时间:2013-03-12 05:52:51  来源:  作者:

 

提姆·都灵(Tim Dowling)对平面艺术家扬科·特斯维科夫(YankoTsvetkov)讽刺性的国家偏见地图感兴趣,认为它们有点意思。另外,参见特斯维科夫地图画集

Stereotype map, the world according to Americans


 

美国人眼中的世界,选自扬科·特斯维科夫绘制偏见项目

没有什么会像过期的地图一样需要淘汰掉:不可信、遭人怀疑、政治上不正确。印着捷克斯洛伐克的地图可能还有历史意义,但是上面显示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了。变化是永恒的:新的国家涌现出来,人口中心发生变动,首都迁移到其他地区。每次调整,总有一些地图会失效。

为什么不用地图画出人们的无知呢?在快速变化的世界里,国家偏见却保持非常稳定。从美国人的视角环顾全球,你可以大放宽心地给整个俄罗斯贴上“共党”的标签。即便没有其他用处,至少可以让你省去拼出塔吉克斯坦的麻烦。

绘制偏见项目是扬科·特斯维科夫的工作,他是平面艺术家,另外的叫法是Alphadesigner.特斯维科夫在整个欧洲都待过,但是直到2009年他才想起创作地图画出流行偏见,当时他还住在家乡保加利亚。

他说,“当时汽油危机爆发,又正赶上严冬,我们都感觉有点儿冷。”他的第一幅地图假定欧洲由利益冲突和还原假设构成。俄罗斯就贴了个“有狂想症的石油帝国”。大多数欧洲归属在“农业补贴联盟”的标题之下。土耳其改称“无YouTube之地”,格鲁吉亚就是“武装的葡萄酒酿造者”。他给地图起名《我住的地方》,然后挂在网上。

特斯维科夫说,“人们开始留言。是我不认识的人。 然后,由于互联网某个无名法则的作用,地图变得深受人们欢迎。”特斯维科夫意识到这可以作为更大项目的起点。他制作了“美国人眼中的地图”,哈萨克斯坦改称“波拉特”,福克兰群岛标为“英国的里维埃拉”,整个北非概括为“哥们儿, 都TM是沙漠”。他绘制的贝卢斯科尼的世界地图既粗俗搞笑,又不像有人猜想的那样太过分。不论你来自哪里,在这里总能找到让你不舒服的东西。

特斯维科夫给《卫报》创作了两份地图,在他不断增加的作品集里再添新作,其中一幅名叫《阿拉伯的冬天》,另外一副《水晶球下看2022年的欧洲》。在前者,阿尔及利亚改称“卡扎菲的精子库”( 特斯维科夫说,“因为他家族大多数人逃到了阿尔及利亚, 所以这个国家就像精子库储存他的遗产”)。在后者,北意大利一小块区域被涂成桔黄色,标为“同性恋”。他说,“罗马附近的这一地区将被同性恋占领,因为未来某个时候,同性恋厌烦了教皇本笃歧视同性恋的言论,会大举入侵这座城市,并且永久让他闭嘴。”大多数的指代是不言自明的,尽管有关地理(或者,以我为例,旧地图册上还印着捷克斯洛伐克)的应用知识迟早都会派上用场。

特斯维科夫他自己不像地图描述的有偏见。他能够讲多国语言,现今住在西班牙,他感觉在欧洲住在哪里都很舒服自在。他说,“我在欧洲主要国家都有朋友。我是一名设计师,所以我们设计师是一个大家庭的。我们就像是欧洲的典范。”是否他的世界主义让他成为地方偏见和歧视的行家呢?“是的,有些事情只有你身处人们当中才能体会,但是互联网帮助也不小。”

特斯维科夫也在伦敦住过,在《2022年的欧洲地图》中英国(不含苏格兰)被称为“被动侵略王国”,这个别名源于大卫·卡梅隆近期拒绝签署欧盟协议。特斯维科夫说,“这个别名是关于欧洲的英国思维方式。它不想与欧洲有太多瓜葛,但是它又想有发言权。就好像不劳而获一样。”

有争议的是,这些地图既可以强化偏见也可以嘲讽偏见,但是它们的主要目的还是娱乐。特斯维科夫说,“对于严肃的问题,我喜欢用滑稽的说法表达出来。 我认为严肃报道已经足够多了,很多人分析问题本领比我大得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