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我们为什么喜欢跑步?

时间:2013-02-07 04:51:16  来源:  作者:

跑步的原因看起来很玄妙,深入其中,我们会发现最简单的真相
“爸爸,你要干什么去?”在一个清冷、潮湿的星期天早晨,我绑好跑鞋后,我儿子问我。

“去跑步”我回答说。

“为什么?”他接着问道。

他只有3岁。但确实是一个好问题,不容易回答。我并不想去,身体依然处于从舒适的床上爬起来的刺激中。我正在为一场马拉松比赛做准备,确实是,但比赛是在数月之后。那会儿,一头扎进寒冷的冬天的早晨并不是那么重要。我可以晚会儿去跑,或者第二天再跑,或者不参加马拉松比赛。我为什么要参加马拉松?但是一些东西在驱使着我。

“因为它很有意思”,我说,非常不能让人信服。

事实是,在跑步之前,最艰难的一刻钟是,向另外一个人甚至向自己解释,为什么去跑步。此事毫无意义,跑步难受,需要努力。而且经历所有的痛苦之后,你可能又回到了起点,跑步是一个大而无意义的循环。

人们经常告诉我,如果他们在追一个球,他们会跑步,但是仅仅跑步,不做别的,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好吧,他们认为太无聊了。我听着并且点头,并不确定我能让他们相信,即使我累了。就跑步而言,没有逻辑。

当然,一些人因为要减肥或健身而跑步,很好的理由。跑步很容易做到,很便宜,你什么想跑就可以跑,不用预定院子或者组个队。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明下面这个事实:据《英格兰体育》报道,跑步是英国最流行的运动之一,200万人每周至少跑一次步。

但对于这200万人中的许多人而言,我们跑步直到腿疼的真正原因比减肥或者健身更缺乏说服力。我记得,年轻时非常热心跑步,不断地更正人们,他们认为我跑步是为了健身。

“不是”,我会说,“我健身是为了跑步”。

我可能认为自己很聪明,但对于我和很多其他人而言,跑步有表演的成分。

但是,这个原因更难归结。

许多跑步的人开始痴迷于时间。例如,在40分钟之内跑完10000米,或者在4个小时之内跑完马拉松,都能成为征服的原因。朝着这些灵活的目标努力,可以让你心安,把数字记下来但并不公开,用以衡量你的进步,数字放在那里作为一个明确的进步,否则就是一个混乱的世界。说真的,只是这些数字太过于武断以至于几乎毫无意义。并且一旦达到,下一个目标又出现了。

我去年认识的一个跑步的人,制定了紧密的计划要达到在3个小时内跑完马拉松的目标。最后,他跑了3小时零2分。后来我跟他说话,本以为他会心烦意乱,因为结果如此接近他的目标。相反,他很高兴。

“我当然高兴”,他说,“如果我做到了,就是那样了。现在我还有目标,下年我还可以接着试”。

不对,我们一公里一公里跑下去,跑上山顶,风里来雨里去,本来可以躺在舒适的床上,或者在酒吧里小酌一杯,时间并不是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时间只是我们悬挂在我们面前的胡萝卜。我们像小派克曼在努力做到最好,使劲抓住,然后再要更多。但是一开始我们为什么要把胡萝卜挂在面前?

“我们为什么要对自己做这些!”全国上下的跑步俱乐部中,这是个普遍问题。我听到后,经常感觉自己在一群男人女人中间穿着荧光上衣,预感到我们要经历的痛苦。但是没人给出一个更明确的答案。这是一个反问句,挖掘更深一些,我们都知道答案。

跑步可以带来快乐。看看小孩,他们激动时,玩耍时,大部分都会情不自禁地跑起来。前后上下,小而无意义的圈子。我记得,甚至当我稍微大点的时候,在街上走我都会不自觉的跑起来,没有任何原因。在《麦田的守望者》里有这样一个伟大的片段:霍尔顿·考尔菲德处在儿童和成人之间的尴尬年龄,一天他走过学校操场,他突然开始跑。“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我想我只是喜欢跑步”,他说。

确实是,了不起的肯尼亚运动员麦克博尔特告诉过我,在他赢得1978年英邦运动会之后,他的村庄为他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他童年的伙伴围过来时,他展示了他的奖章,伙伴们说,“非常好,但是你还能得到一头羚羊吗?”

孩童时,甚至少年时,我们可以回应自然的驱动,想跑的时候就跑,作为成年人,在任意时刻开始奔跑并不合适。所以将跑步正式化。成为运动员,买跑鞋,悬挂起胡萝卜(我们的目标),下载苹果软件,让人们支持我们(这样就没有退路),所有事情准备就绪之后,终于我们开始跑了。

沿着既定轨迹跑,或者穿过城市拥挤的街道,跨过水坑,雨打在身上,风吹在身上,我们开始感受到孩子式的快乐汇集起来。体内某处原始的本质涌现,我们生下来不是为坐在桌子旁或读报纸喝咖啡,是为了更宽广的存在。跑步的时候,在生活中需要承担的责任,需要的身份—父亲、母亲、律师、教师、曼彻斯特粥支持者—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最初的人。很少出现,且可以面对。我们中的一些人会停下,被我们自己震惊,被心跳,被思绪飘零,停下与我们想抛在身后的努力做斗争。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更加努力地去跑,深入到我们的孤独中,远离我们的生活结构和我们的世界,我们会感到兴高采烈,与生活的时间脱节,与自己连接起来。只感觉到两条腿带着我们前进,我们开始不由自主,开始真正意识到我们是谁或者我们是什么。

在日本,比睿山的僧侣会在1000天内跑上1000次马拉松,以达到开悟的境界。我曾经伦敦马拉松大约24英里处的路旁,看着人们接连不断地跑过,他们中几乎每个人在他们生命中的这个时点都不会重新来过。我几乎能看到他们的灵魂,他们的脸痛苦地扭曲着,同时也努力地活着。每个人在跨过终点线后开始感到快乐,甚至为此落泪(我的第一次马拉松后就是)。这是运动员虚构的快乐,当然,通过标示我们可以减少这种感觉。它可能只是出现在大脑中的化学反应,但是经过长跑后,世上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对。一切安宁。

经历长跑是种很棒的感觉,她足以让我们回来,一遍一遍重新来过,甚至更多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