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创新悲观主义:创新还能继续拉动经济吗?

时间:2013-01-28 01:51:48  来源:  作者:

硅谷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沿着101公路的办公楼一片朝气蓬勃。人们对于像太昊湖这样的度假城的需求拉动了当地租金飞涨,标志着他们的财富剧增。湾区是半导体工业的摇篮,电脑和互联网公司也在这里萌芽。这些公司让世界变得日新月异,从触摸屏手机到图书馆瞬时搜索再到遥控千里之外的无人飞机。2010年始,湾区公司群的复苏也表明科技引擎还在继续带动进步。

如果说一些硅谷人觉得那里一潭死水,创新速度缓慢了,你一定很吃惊。Peter Thiel,Paypal(网络支付中间商类似支付宝)的创始人之一,也是Facebook的第一个外部投资人,他说美国的创新介于濒死和已死之间。各领域的工程师也有同样失望的感受。一个正在不断扩大的经济学家群体也认为创新对经济带来的冲击远小于过去。

有人觉得发达国家的经济低迷可能更源于长期的科技停滞不前。在2011年的一本电子书里,George Mason大学的经济学家Tyler Cowen表示金融危机掩盖了更深层也更危险的“大停滞”。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发达国家的真实收入和就业率长期缓慢,并且自从2000年就干脆不再上升了(见图1)。二十世纪拉动经济的多架马车已经黔驴技穷了,其中有些来自于技术,而且新技术没能持续拉动未来的经济。满眼只剩下平板、高带宽这些花哨的概念,看起来似乎我们的创新山穷水尽。

关于人类面临技术高原的争论源于三个方面。第一个来自于增长的统计结果。经济学家把增长分成两种类型,粗放的和集约的。粗放增长是增加劳力、资本、资源的方式。比如通过让大量妇女加入劳动力市场、增强工人教育的来增加产出。Cowen指出这种增长方式面临收益递减效应:第一次增加效果最好,第十次只有十分之一。如果只存在粗放式增长的话,人们最多只能挣到维持基本生活的钱。

集约型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发现更好的利用劳力和资源的方式。这种增长能带来收入和财富的持续不断增长,并且在人口减少的时候依旧能拉动经济。经济学家把带来集约型增长的因素通称为技术,尽管这也包括了更好的法律法规,因为它们也算是技术进步的一种。衡量集约型增长的手段称为增长核算法:除去劳力、资本和教育等因素对GDP的贡献,剩下的都归于技术。不过如今在发达国家中,技术占的比例似乎减少了。新兴市场还处于快速增长时期并且还能持续一段时间,因为他们能使用已经在别的国家成熟的技术来帮助自己追赶。发达国家没有这样的优势,经济增长迟缓。

这很正常。历史上人类的生产量和总体经济福利的增长都曾经缓慢甚至停止过。在过去的两个世纪,先是英国,欧洲和美国,然后轮到其他地区。在十九世纪的英国,人均产出(生产力的一种有效计量手段并且能反映收入的增长)的增长逐步地加速上升,到1906年是每年1%。到了二十世纪中期的美国实际人均产出每年激增2.5%,每经过一代人收入和生产力就能翻番(见图2)。显而易见,日益强大和复杂的机器在一个多世纪里一直扮演主角,用来驱动它们的化石燃料用量不断上升。

但1970年代美国的实际人均产出从二战前的顶峰每年3%回落到到每年2%多一点。在20世纪初又继续降到1%以下。根据Northwestern大学的经济学家Robert Gordon的说法,每个工人单位小时的产量也显示出类似的情况:二十世纪的大多数时候情况很好,十九世纪70年代大幅下跌。1996年到2004年间它有所回弹,不过从2004年开始增长率降到了1.33%,这跟1972年到1996年间的数据一样。Gordon若有所思的说:过去的两个世纪的经济增长或许只相当于剧烈变化中一个波峰,而不是一个增长能永不停止的新时代,现在我们的世界又回到了依靠粗放型增长的体系下(见图3)。

Gordon认为只有少数创新是革命性的:大规模使用电能,让房子保持恒温,随意旅行,任意交谈,这些都已经实现了。未来会有更多创新但是不会再像电力、内燃机、暖通设施、石油化工和电话这样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了。Cowen更愿意设想未来能有一个飞跃性技术革命,不过他认为难度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把上万兆的基因数据转化为患者福音的难度要远甚于发现并大规模制造抗生素。

悲观主义者的第二个论点基于到底有多少发明正在进行。大多数不信任的呼声是针对专利归档数和创新集合数据库的,不过Cowen引用的是Stanford大学Charles Jones的一项有意思的研究工作。在2002年发表的文章中Jones研究了北美在1950-1993年间影响人均收入的不同因素。他的研究表明约80%的收入增长是由于教育程度和更大的研究投入(人才在创新领域的贡献)。因为没有一个因素都能让增长持续不停,一旦缺乏新的因素增长很可能减缓。

研发领域的人才数量的增长看起来似乎与集约型经济的发展情况不符:从1975年以来美国投入到研发的资金增加了三分之一,达到了总收入的3%。但是MIT大学的Pierre Azoulay和Northwestern大学的Benjamin Jones发现尽管有更多的人从事研究工作,但却做得不如从前好。他们认为1950年一个美国研究人员对“全要素生产力”所做的贡献(也就是科技和创新对增长的贡献)是2007年的7倍。其中一个因素也许是”知识的包袱“:即后来者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来学习前人累积下来的知识来到达他们所从事的科技领域的前沿。Jones说,单单从1985年到1997年间,首次创新的年龄增长了一岁。

第三个论点最简单:你自己的感觉。近期世界变化的脚步相比20世纪中期缓慢了。以炊具为例子。在1900年即使是最好的房子,厨具依旧很原始。易腐烂的东西都放在冰盒里用冰块冷藏,冰块还是用马车来运送的。大多数家庭缺少电灯和自来水。快进到1970年,美国和欧洲中产家庭的厨房都有煤气,电炉、烤箱,冰箱,食物加工机,微波炉和洗碗机。尽管如此,再往前40年厨房几乎没怎么变。只有越来越多的小玩意儿和无处不在的数显设备,但是做饭还是用的外婆用的那一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