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何要强调党的建设研究?

时间:2012-12-15 18:46:19  来源:  作者:

王长江:执政党建设问题研究

主题:执政党建设问题研究

主讲人:王长江

时间:12月7日

主办: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团委、物理学院团委

编辑:周东旭 陈芳

嘉宾简介:

王长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长期从事世界各类政党运行机制的比较和中国共产党建设问题的研究,并主持开创世界政党比较学科。发表有《世界政党比较研究》、《现代政党执政规律研究》等多部专著。

精彩摘要:

政党是干什么的?政党就是搞政治的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人要组成社会,社会需要管理,管理需要权力,于是就形成一个公共权力,政治就是社会中的个人和公共权力的关系。

政党要掌握公权力就必须得到民众的认同,民众凭什么认同你?你必须准确表达他们的利益、愿望、诉求。这是政党的第一大功能,是前提。

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从领导计划经济的党向领导市场经济的党转变,这两个转变是理解中国共产党现在所处位置,以及将来改革方向的钥匙。

市场经济允许人们追求利益,人们有了利益诉求,就变成一个公民社会。民众诉求越来越大,对政党产生强大约束力,政党开始从公共权力的部分回归到民众和公共权力联系的桥梁,这一过程就叫做从领导计划经济的党向领导市场经济的党的转折。

一个现代政党最重要的是对民意作出恰当、及时回应。

为何要强调党的建设研究?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到母校,与大家谈学术问题,有点像正经的讲课,同时又有互动,我觉得这一点特别好。看到党的建设问题居然有这么多人感兴趣,我特别高兴。

应该说,党的建设问题是一个生僻的概念,一二十年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人理会。别说搞社会学、经济学、历史学,就是搞政治学的,对党建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避之唯恐不及。作为一个学者我也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如果跟别人说我研究党建,那眼神就怪怪的,点点头,不说话了,实际上不说话我也猜得出来,他们心里会想党建有什么好研究,不就是些“要求、必须、一定、坚持、绝不”的东西吗?

社会很多人都开始关注党建,为什么?道理也简单,就是因为改革进入了深水区,深水区的改革不是说问题总量一下子增加到多少,最重要的是深层次问题开始浮出水面,盘根错节连接在一起,在中国都连在一个点上,那就是党的问题。

我们可以这样说,党的问题解决得好,中国以后发展就顺利,就可持续;党的问题解决不好,中国发展就可能遇到大麻烦。干部中有这样一种想法,认为只要把经济问题搞上去,一切问题就都能解决,实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一个政党,特别是长期执政党必须把经济搞上去,执了半天政,连经济都没搞上去,那还搞什么搞,就不要搞了。

但是,经济搞上去之后就确保无虞?地位就巩固了?没那事。为什么?因为党的问题成了一个单独的问题,从该角度讲,对政党如何进行研究,显得格外重要。这些年我们确实比较重视这一点,我自己也在开拓这一领域,但是大家知道,中国的政治不在于开拓不开拓,而在于你的开拓得不得到认可,要是不认可,就很麻烦。好在逐渐是向认可的方向发展,现在提出的一些重要理念,都和我们这些年的努力与奋斗有关系。

我认为最有价值的一个理念就是党的建设科学化。这次十八大报告用“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统领整个党的建设部分,很有深意,因为过去党的建设部分动不动就用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讲的是伟大,讲的是宏大,讲的是气势和规模。这次用“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来统领报告中整个党的建设部分,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别看党建部分写了很多,概括起来就是党的目标、总要求,其中包括“一个主线”,“两个坚持”,“五个建设”,“四个自我”,“还有三个型--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我个人认为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都必须放到党的建设科学化这个概念当中去思考,那就有意思了。什么叫科学?科学是一般的词,大家都懂,既然说科学,那我就用科学的标准去要求你,科学化就是要提升到规律的层面来认识。

政党是如何产生的?

党的建设从建党开始就有研究,但往往不被当做一种科学,而是经常被当成一项工作来研究,有很多预设的前提,比如说我们的党是马克思主义武装的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要领着人民奔向共产主义,因此党怎么建设就是经验范畴。怎么建设?无外乎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当然邓小平说还有制度建设,于是就产生“四大建设”,十七大提出反腐倡廉建设,于是形成“五大建设”格局。这个说一说可以,但是从学术上说绝对不严谨。什么叫“五大建设”,反腐倡廉难道不是作风建设中的一部分吗?不管怎么说,这回答的都是党怎么建设,是操作层面的东西。

你看哪一次党的代表大会报告里没有党的建设这一部分,哪一个党的建设部分不是从这几个角度去说。十七大、十八大如此,十二大、十三大如此,我敢断定,开十九大、二十大,也肯定如此,八九不离十。但问题就在于难道这就是对党的建设研究的全部吗?不对,它只是工作性的研究,或者叫做事务性研究。一门学问总是分两大方面的研究,一方面是事务性研究,另一方面还有规律性研究,即基本理论的研究。就比如经济,我可以研究股市行情,也可以研究经济规律,为什么会有经济的交往,经济交往建立一种什么样关系,依循什么样的原则等。

遗憾的是,我们长期关注第一种研究,忽略了第二种研究,还以为第一种研究就等于党的建设研究的全部内容,造成的客观结果就是党的建设长期停留在经验范畴,不能提升到规律的高度。经验有用没有?经验有用,但是经验只是在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才有用。我在北京烧一壶水100度就能开,跑到上海去一烧100度也能开,于是认为100度水就开,作为经验可以,但是得出一个规律,水烧到100度就能开,可能吗?到西藏去烧水看看,根本不到100度就开。

所以,经验有用,但是如果时代变化了就不管用,我们遇到的刚好是这个问题。时代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还用过去的东西能行吗?长期搞党建的一些老同志感到迷茫,过去党员挺听话,现在怎么不听话了?过去党组织挺管用,现在怎么不管用了?过去企业里面党组织一呼百应,现在怎么设在企业里面,人家恨不得把你推出来,咋回事?那我告诉你,时代变化,就这么简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