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中国缺少《江南style》

时间:2012-12-13 19:15:16  来源:  作者:

只需要花那不经意的一分钟,就能意识到《江南style》是一种讽刺。当这具有荒谬传染性的单曲,由韩国流行音乐明星PSY在七月发行的时候,这视频就具有认真的韩国流行音乐的所有特征:精心设计的舞蹈动作,多种夸张的造型,和首尔流行音乐行业谙熟的鲜艳颜色制片效果,本周我的同事约翰·西布鲁克在他的文章《工厂女孩》中描写过这种现象。

但是最重要的是《江南style》本身就有一种幽默感。(如果你没看的话,放下你的手术仪器或者空中交通管制的耳机,或者其他让你分心的东西,现在看看。)它的讽刺性让其成为一种病毒式的现象,在YouTube上有三亿多的观看数,超越了也嘲笑了认真的韩国流行音乐产品,从而也证明了西布鲁克说的”目前为止吸引你的文化技术。“

在中国,江南现象引起了一种特别的不满,其让人们发问,问什么我们想不出这种东西?毕竟,中国在政治影响力、金钱和市场力方面都让韩国相形见绌,单独在一个城市制造出来的歌手和舞者都比整个韩国的多。中国政治领导人一直在谈论”软实力“的需要——他们在全球开设孔子学院,来对抗法语联盟,可能是厌倦了以美国为主导的新闻,他们在较小的国家里扩展了电台和电视台。去年,共产党宣布优先发展文化,并打算要发展其全球文化品牌的市场份额。

所以,我们应该期待很快出现一个中国”江南“吗?别指望了。“PSY 是一个讽刺者,开玩笑,也有趣,”约翰·德勒里说道,他是在首尔延世大学教授国际关系学的中韩专家。“韩国在喜剧里往往比中国有更多的反语和讽刺,质疑或取笑韩国的社会政治等等来发泄一些东西没有障碍。我想不管怎么样,当某个外国人开着自己的一点点玩笑,全世界的人都感觉邀请参加进去了,尽管有巨大的文化差异。这就很引人注意。但是中国,特别是官方行动方面,软实力的能力,只是一些展示其古代文明或者经济发展的伟大。这并不是特别引人注意。”

在中国文化圈这有一个名字:“‘功夫熊猫’问题”,因2008年梦工厂电影而得名。这指的是有关中国国家符号的最成功的电影——功夫和熊猫——只能由外国人制作出来,因为中国导演不会尝试玩这种庄重的主题。例如,导演陆川曾经答应为北京奥运会制作一部动画电影,但是在他开始着手这个项目之后,他发现自己不应该让自己的思想失去控制。“我一直不停地从相关各方那里接收电影应该是怎么样的指示和要求,”他之后写到,“在如何完成电影这方面得到了非常具体的规则。有些关于‘发扬奥林匹克精神’、‘发扬中国文化’或者‘丰富的中国元素’方面不是那么灵活。”他继续道,“在这样的压力下,我的合作者和我真的感觉压抑了。我们没有做某件有趣的事时那种乐趣和愉悦,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没有了。计划好的动画片就再也生产不出来了。”

《功夫熊猫》出来的时候,一个中国设计师呼吁要抵制,说它在四川地震后这么快出来就是侮辱的(熊猫住在四川)。但是陆川不这样认为。“看完《功夫熊猫》后,我发现,在如何对待、解释和展示我们的传统文化,和如何将其与其他文化融合起来方面,电影制作人给了我们一次有趣而有启发意义的课。”

韩国讽刺者PSY可能不会解释如此严肃的主题,但是这正是他所做的事,而且他已经得到了回报。在中国,一些艺术家羡慕地看着。《中国数字时报》强调的一幅漫画里,漫画家想象了一种中国式的江南现象,他称之为“海派”,漫画家本人因Peaceful House Pearl Shimao而出名。里面的舞者不是庆祝自己的疯狂,而是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参与多个活动”,“疯狂地到处跑”,然后变成了一头猪。

当下,中国的“江南”时刻似乎还很遥远。“在中国,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在政府的监督之下,太时髦或者太有趣的东西要么关闭要么被购买。在韩国却相反,艺术家和演艺人员在一个高度商业化但是也摆脱高压手段状态的空间里繁荣发展,”德勒里告诉我,然后又说道,“我打趣政府官员熟悉了为什么韩国流行音乐这么成功想要复制它的时刻,他们就会毁了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