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人们对单身的人那么苛刻?

时间:2012-11-22 17:37:04  来源:  作者:

没有谁预想自己是要单身一辈子的。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我曾爱过,失去过,也成功过,周围的陌生人也很和善。这很明显,我已经享受了单身生活的安宁无忧。我也从来没有介意过。或者是,我意识到,我不是特别介意。但是现在我开始介意了。去参加晚宴,总有那么一些时刻或是那类问题:“为什么你没有同伴?”这经常被夫妻中的一人问及,然后伴随着对他/她另一半的眼神的转换。所以事实上,是两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我会试图这样回答:“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我是一个伤心难过的男孩子,我还不能去爱,我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喜欢长颈鹿。”

没有任何回答可以满足他们。发问者不希望听到“单身也很快乐”这样的回答,那仅仅是在遮掩那些深入骨髓的,侵蚀生命的孤独感。提问者知道这个,在内心深处,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慰藉他们,起码他们是安全的。他们从高高的两人城堡里向下俯瞰,他们庆幸自己免于遭受这种单身命运。但是假设我这样问:“为什么你选定了他?为什么你又会情定与她?你就这么害怕害怕独自一人吗?”这类问题会被认为是粗鲁的,攻击性的。

上一周,我的一个朋友去相亲,这真是一件蠢事。她见的那个男人已经结过三次婚,并且与每一任妻子都生一个孩子。他问我的这个朋友:你单身而且没有孩子,为什么人生如此失败?这是一个短命的约会。单身很失败吗?单身的人也会觉得其他单身的人甚至他们自己活得很失败。你知道的,没有人打算单身一辈子的。如果我们有这打算,我们必须得查明自身的问题了。

近来在一本书的封面上,公然宣称现如今单身的人可能是最令人痛恨的性少数派,但这种事不仅仅发生在现代。想想“老处女”这个词吧,它是如此令人难堪,如此地不和善。当然这个词本身是无辜的,但它的言外之意则代表了不幸、鄙视和不尊重。

 


倒退几年,在《BJ单身日记》式的女英雄时代,小说家卡罗尔想弄懂她那一代的一个女读者,一个决定不把她的命运与他人连在一块的女性。她就把这种单身状态写成一部小说,关于老处女的。她为书起名‘老处女’。卡罗尔把她的作品交给代理商,代理商非常高兴。一场商业活动开始了。主办方邀请来了许多专栏作家和名人,来琢磨和赞美这个词。但是之后,另一词从书商那传来。这个词是“不”。他们不会购买把这么难听的词作为书名的书,没有人愿意买这种书。这部小说被重新命名为“未结婚,不烦忧”。

当我与妇女谈及此事时,谈及这种奇闻异事时,谈话多是扭曲且使人发笑的。而和其他的男人,不论是直是弯,这个话题更令人忧郁、犹豫不决的,甚至有点痛苦。法律规定,同性恋者不能有伴侣。我们甚至会为同志婚姻的事情感到激动。被认定为夫妻不仅仅需要法律认可——这是正确的,还要被上帝认可——这看似是多余的。但是夫妻依赖这种钢铁一样的定义,需要它们。

有人可能会愿意单身,但没有谁本来就注定单身。现在我仍是单身。卡罗尔形容我为老处男。我承认我有点烦躁,直到她加上一句“就像乔治•克鲁尼”。好的,这我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搜索“老处男”这个词,就会有许多烦忧意味。在搜索清单的最上面,是一个非常热门的文章,来自《伦敦夜标报》:

老处男是35岁以上未结婚的男人,这个绰号,好一点来说,暗示了这些男人有问题;糟糕一点来说,暗示了这些男人是反社会的人。对于这些人的恐惧,正如社会上传统地惧怕单身妇女一样。人们不明白他们有多孤独。”

这种恐惧听起来多么和善。没有谁本来就注定单身。单身意味着孤独,并且那些害怕孤独的人会感到更孤独。也就是说,‘我’是不完整的,如果没有‘你’。这种需要与责任对单身者进行批斗,要求他们成对地去了解这个世界上。要为单身的人说话,就必须批评那些成对的人;社会文化强迫我们步入成对状态。宗教、家族的压力、流行歌曲、电影、游戏节目、闲聊……不可避免、无法逃避的压力促使我们去结合,去爱。

弗洛伊德曾说:如果我们没有爱,将会病倒。并且歌曲也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屈服于爱,它粘接我们,也将摧毁我们。我什么也不是,如果没有你。这是怎样的一种爱啊?这不是带有惩罚性吗?

在劳拉基普尼斯的《反对爱》中,有一章叫《家庭中的古拉格》,这种监狱规定一对夫妇必须遵循:

你不能一声不响地离开家,不说一声你去哪。

你不能不说你归家的时间。

你不能让浴室的门开着,那是令人不快的。

你不能把浴室的门紧闭。

你不能有秘密。

写了九章半之后,基普尼斯总结到:“一些细节没关系。重要的是有效的词‘不能’。如此就是爱情使我们得到的。”麦克·柯波在《单身》中提醒我们,柏拉图对爱的解释是:爱是我们一生要追求的,是我们想要完整的愿望。但是柏拉图让阿里斯托芬警告我们,这种追求、对完整的需求、对伴侣的寻求——是一种惩罚。

也许单身之人偷偷想回到存在的本原状态之中,不知何故意识到,我们不需要另一个人来填补自己,我们自己就能够使自己完整。单身的人可能只是太重视自我。也许我们太诚实,无法结合。也许我们无法对他人说:“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 ”告诉他人实话则更困难:“我爱你,你知道的,只是现在。“抱歉。单身的人可能只是太重视自我。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愿意嘲讽成对的夫妇、情侣,因为这样要人领情的、不屑一顾,甚至令人害怕的判断,正是他人要我解释为何单身时,我最反感的。我想更积极地描述自己,而不是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反抗常规,伤害自己又伤害那些有不同信仰和生活态度的人。文学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是夏洛蒂·勃朗特《维莱特》中的露西·斯诺。在她不同常人的故事中,露西想把自己描述成一位妻子、遗孀和老处女的混合体,但她一个都不是,就是她自己,阴郁而勇敢狡猾的自己。

在这个世界中,我们的变化越来越多,我们不期望一段关系能够持久。科技越来越先进,生活越来越富富足,这允许我们享受单身的舒适。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越来越多的人在选择过一种单身的生活。我们需要故事,但却不是关于如何喜结连理的,这样的故事太多了。我们需要知道怎样成为单身,怎样对我们自身保持惊奇或清醒的态度。尽管我出生时是孤单一人,但我从不认为单身会成为我永远的命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