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专家”在媒体上的预测往往是错误的

时间:2012-11-21 03:38:08  来源:  作者:

股市的震荡、各地的政治气候变幻、经济上的恐慌,这都导致全球公众的神经过敏,作家丹·加德纳(Dan Gardner)在其新著《未来谎言:为什么专家预测下期毫无价值的,而你可以做得更好》一书中,及时告诉你对现实的的洞悉方法。


作为加拿大记者和国际畅销书《科学的恐惧》一书的作者,他在书中探讨了为什么那些冠冕堂皇的看似可靠的专家、那些看似我们最应该相信的人,却往往是最不可信的。他们提供的信息涵盖健康、医学以及经济等方面,而我们中的许多人却都依靠这些消息来做决定。

 

 

那么,我们应该相信所谓的“专家”预测,还是让小猫在键盘上乱跑,以猫爪所打出的随机字符来引导我们做出决策?

盲目的乱投飞镖时,有时的确可以比黑猩猩投的分值还略高些。请注意,我强调的是“有时”以及“略高”。心理学家Philip Tetlock对于“专家预测”进行的初步研究表明,专家预测的平均水平,与一个投掷飞镖的黑猩猩差不多。(这项研究包括有27,450项预测任务,内容涵盖政治学家、经济学家和记者。该研究对他们的预测进行了随访,以确定其准确性。)


总体分布有两个组。一组(专家组)比黑猩猩还糟糕。另一组略好些,但与完美仍然相去甚,远,尽管如此,他们的结果还是显示出一定的预测洞察力。


Tetlock 探究了那些你自认为明显与他人所想象不同的东西。你所认为可能产生差异的因素,的确产生了不同的结果,你与他人有所不同的仅仅是思维方式的不同而已。


那组比黑猩猩差的,往往有一个比较宏观的想法,并且反复应用一些较为庞大的分析工具,以得出他们的预测。他们坚持简单、清晰并企图直接获得最终的结果。他们更喜欢用“一定”或“不可能”等预测某些事件。


另一组更喜欢用多种分析工具,更喜欢从各种不同的渠道获得信息,对不确定度事情也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并喜欢用“可能”,“也许”,而较少使用“不可能”、“一定”等词汇。


Tetlock从以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的文章中借用了一些措辞,如古希腊诗人:“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而狐狸知道很多。”为了更准确地预测未来,狐狸所运用的思想方法优越得多。


那在政治方向上也是如此吗?


自由主义者往往自认为是适应于复杂环境的,而不像刺猬般的保守派。但是,预测的准确性和政治立场之间没有相关性。实际上,有自由狐狸和刺猬,也有保守的狐狸和刺猬。重要的是思想方法,而不是其的政治内容。


现在,你在写那个在研究专家系统的什么教授。


如果想成为媒体的超级巨星的话,那么“迈伦·福克斯(Myron Fox)”的是每个人都应该模仿多对象。那些研究人员创造了这么个刻板形象的人物。福克斯博士(Dr. Fox)个知识渊博,充满自信的学院派专家,专门为这种实验发表演讲。研究人员聘请了一位演员扮演此角色,并为福克斯博士(Dr. Fox)写了一篇演说词,其内容基本上都是胡言乱语,但却以非常出色的方式进行演说。

原演讲是给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工作者的,内容是“数学博弈论在医学教育的应用。”其中充满矛盾的陈述和没有前题的结论。


没有观众认识到他在胡言乱语吗?答案是否定的。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观众,亲临现场后也印象深刻。这是社会科学研究有史以来最郁闷件之一。


他应该被称为刺猬博士。


是的!但福克斯博士(Dr. Fox)的故事,实际上是以另一种方式与Tetlock的研究发生了关联。 Tetlock发现,在预测结果上,预测的准确性和专家的名气是负相关的。专家越著名,预测的精确度越低。


福克斯博士帮助我们解释了这是为什么。那些说简单、有明确说服力的故事的人,非常自信能成为媒体的超级巨星。记者支持他们,观众支持他们,企业为他们的讲课支付巨款。但事实证明,成就福克斯博士(Dr. Fox)的关键,与刚才所说的刺猬的特点是一样的。


是什么让这些记者对此类专家如此入迷?


其中一个原因是,媒体不检查专家的准确率,因此做出错误的预测的后果是:头,我赢了;后来,我忘了,我们打过赌。


另一种厌恶不确定性的心理状态需要所谓的专家预测。当记者想要为读者寻求答案时,如,;经济上会发生什么变化?经济学家会说,“嗯,我认为有九个关键因素,也许十个。有人指向一个方向,而另一些人则指向不同的方向。因此,它可能会......”。话说到这,记者都能把他的头发拔出来了。这可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

而刺猬们将有一个宏观的总体的想法,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最终的答案,这就满足了人们对事务的确定性的心理渴求。哈里·杜鲁门曾经说过,他只想听只有半边脸的经济学家说话,如此一来,这家伙就不会说,“在另一面...”


那么,我们为什么如此讨厌事务的不确定性?


因为,人们有很强烈的控制未来事件的基本心理需求。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多的研究了。当你把受试者置于他完全不能控制的环境中时,就会发生糟糕的事情。人们控制力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是知道会发生什么。即使你无法控制的结果,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能满足你对控制力的心理需求。


这是就是一种折磨,对吗?


很多年前,我对酷刑做了一系列研究。其中最令人吃惊的调查结果就是,有心理过程参与的折磨。肉体上的折磨是仅仅是个工具,每一个酷刑的关键,是使用的心理上的不确定性和缺乏控制能力。


施刑者首先告诉受害者,“在这里,你完全没有控制能力,是我来控制你的命运。” 他们做的第二件事是,使受害者对于所处的环境尽可能地缺乏认识,并保持其不确定性。受害者每天被折磨的时间都不一样,每次施刑也不一样。他们明白,CIA(中央情报局)的审讯手册也是这么写的:对打击的预期,比打击更痛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