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我为什么要离开高盛公司?

时间:2012-03-22 18:59:38  来源:  作者:

Why I Am Leaving Goldman Sachs
By GREG SMITH


今天是我在高盛的最后一天。十年前我还是个斯坦福学生时就来这里实习,然后在纽约做了10年随后来到伦敦,我想我在公司的12年经验足够我理解这家公司的文化、员工和他本身。我可以诚恳地告诉大家,这个环境从现在看来会毒害你,并且能毁了你。

简单点说,客户利益在高盛赚钱第一的经营理念里永远是靠边站的。高盛是世界上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投行之一,因为与全球金融联系太过紧密所以还在坚持这种经营之道。现在这家公司跟我毕业时的高盛已经渐行渐远,我已经无法认同公司目前的立场和作为。

我想说高盛的文化一直是它成功的重要推动力,这可能对一些尖锐的民众来说很难以置信。成功来自于团队精神、诚信、谦虚、以及始终与客户站在同一国。文化才是成就这份伟大事业的秘诀,是它让我们在过去的143年中始终赢得客户的信任。这不是一种赚钱就是一切的文化,那样的话公司也不会生存这么多年。这是一种对企业的荣誉感和信仰,然而我很难过,因为这种文化我曾经热诚的在此工作多年,而现在这种文化已经消失,包括我的荣誉感和信仰。

但我不是一直如此的。过去十几年我帮助公司执行极其繁杂的程序招聘和培养信任。我也有幸从公司3万多人中脱颖而出,出现在我们的在世界各地高校都播放的校招宣传片里。2006年我主管了夏季S&T实习项目,在纽约从几千申请人中挑选80个大学生进公司。

当我发现我已经无法望着这些学生的眼睛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多棒的地方的时候,我知道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当有一天历史书写到高盛时,也许会写到现任的CEO——Lloyd C. Blankfein和董事会主席Gary D. Cohn缺少对公司文化的坚持。我真心觉得公司道德的下滑对公司的长期经营是最大的威胁。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经荣幸的负责宣传两只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五个全美最大的基金经理、三个中东和亚洲最大的主权基金。我曾骄傲的向客户宣称我所忠于的是客户的权力和利益,即使这意味着公司要少赚钱。然而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在高盛越来越少,这是另一个我发现我需要离开的信号。

事情怎么变成这样的?高盛改变了它对领导力的看法。领导力曾经意味着思想火花,榜样力量和做最正确的决策。现在,如果你能给公司赚钱,并且不是一个杀人犯的话,你就能够升到一个足够有影响力的职位上。

那么三个最快让你的做老大的方法是什么?第一,替公司做侩子手,替高盛说服客户买那些高盛自己看不到任何钱景想赶快脱手的股票或者其他神马产品。第二,做勇敢的猎手,不管你的客户老不老练,都说服他交易时做对高盛最有利交易。叫我老古董吧,但我就是不喜欢卖给我的客户那些对他们不好的产品。第三,给自己找一个卖不流动、不透明产品(那些叫CDO\CDS等三字母缩写的神马产品)的位子。

现在,这样上位的领导体现出的高盛从前那种文化绝对是0.我参加的那些衍生品销售策略会没有一秒钟是讲我们怎么帮助客户盈利的,反而全部都是关于如何从客户那边抢钱。如果你是一个火星人,参加这些会议以后你会觉得客户的成功与盈利与否根本不是件值得被考虑的事情。

我已经受不了高盛人那些如何敲客户竹杠的的冷酷对话了。过去一年光我就看见过5个不同的总监大人把他们的客户叫做”木偶“,有的时候是通过内部邮件。哪怕用来称呼 S.E.C., Fabulous Fab, Abacus, God’s work, Carl Levin, Vampire Squids,请问老大你们能谦虚点么,拜托,诚实点?这种文化还在慢慢侵蚀公司。我不清楚非法行为有没有,但高盛人有没有把那些最复杂的产品而不是那些简单的并且与客户目标一致的产品推给客户呢?必须有,天天如此。

我很惊讶高官们连一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如果客户不再信任你,早晚会与你断绝商业往来,不管你看起来都多棒多聪明。

这些天,一个初级分析师一直问题一个衍生品的问题是,“我们在这上面能赚客户多少钱”我每次听到都觉得烦,因为这是他们观察到他们老板的所作所为之后已经产生的一种条件反射。往后看10年,你不是火箭专家也能看明白,这些每天乖乖坐在房间角落听到“木偶”、“吸引眼球”“赚大钱”的初级分析师们,不可能成为一个模范市民。


我那会还做一个连卫生间都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怎么系鞋带的A1分析师的时候,人们教我的是学会说服别人,理解衍生品是什么,理解金融是什么,学会理解客户并且鼓励他们,理解他们所要的成功是什么并且帮助他们获得那种成功。

我一生中获得的荣耀——拿着全额奖学金从南非来到斯坦福,被选进Rhodes Scholar国家队,在以色列Maccabiah Games上赢得台球的铜牌,在犹太奥运会上出名——全部都来自于我的拼搏与努力而不是走捷径。高盛现在过于在意走捷径赚钱而不已经不在意公司成就了。这对我来说太不对劲了。


我希望这封信能够敲响董事会的警钟。把客户重新作为你们业务的中心。没有客户你们不会再能轻易赚到钱,事实上,你都可能不在其位了。清除掉这些道德沦丧的员工,不管他们给公司赚了多少钱。先把公司文化掰正,然后吸引的人就都是为了来这做事的人。那些只懂得赚钱的人不能让公司发展的太久,当然也得到客户的信任的时间也没多久了。

Greg Smith今天从辞去高盛执行总监和高盛金融衍生品(欧洲区、中东、亚洲)业务总监职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