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21世纪谁主沉浮?

时间:2011-11-25 23:09:33  来源:  作者:

21世纪谁主沉浮?

皮埃尔·布勒

巴黎——现在是峰会季节。欧洲国家领导人召开了几次峰会才敲定了一个挽救欧元的一揽子计划;然后是全球新势力集团20国集团峰会;接着,奥巴马总统在夏威夷主持召开了亚太经济共同体会议,随后他又出席了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东亚首脑会议,前者是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后者是他曾今生活过的地方。

这些会议的象征性意义往往被高估。但是,峰会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人们观察那些悄然重塑世界强国格局的变化。峰会告诉人们,世界经济重心向东方、向亚洲转移了多少,以及这种倾斜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国家实力的整体平衡。

十月底,我们越过了70亿人口大关,很多人都关注这一事实。但很少有人关注另一个事实:其中60%的人口生活在亚洲,光中国和印度就占37%。

人口过剩曾今被认为是发展的灾难和障碍,但这种情况已经改变。成功的改革不仅使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而且让巨额人口变成了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这一观察结论在一定程度上也适用于其他亚洲国家,如印尼和越南,其人口似乎少,但只是相对而言。从许多方面看,未来属于他们。

这种状况注定要维持长久时间。新兴亚洲国家从“人口红利”(人口低龄化,需要抚养的家属少)中得甜头,他们通过发展教育、营造有吸引力的经商环境和向研发项目投资,从而为利用人口优势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加上扎实的工作热情、低工资和对美好生活追求,这种良性循环有可能持续一段时间。发达国家,如日本和韩国,早先就遵循这条道路,他们的成就说明健全的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许多亚洲国家都经历过1997年金融危机的伤痛。那次危机促使他们实行积极的出口导向型增长政策,并以此积累贸易顺差。

2010年3月,东盟10国外加中国、日本和韩国成立了亚洲货币基金的雏形——这次没有像1997年那样受到来自美国的抵制。该雏形以所谓的《清迈倡议》为基础,只从外汇储备库里提取了1200亿美元。

但亚洲并不是亟需这样一个机制的地区。美国现在债务缠身,其主要债权人是中国和日本。中国官员曾表示担心美国长期负债累累及中国美元资产的质量。中国还被邀请帮助解决欧元危机。

奥巴马政府一直热衷于更多地关注亚洲的挑战和机会。美国政府不仅出席了东亚峰会,还悄然调整了亚洲外交政策方向——不光针对中国和印度。

1941年,甚至在珍珠港事件之前,杂志出版商亨利·卢斯就提倡开创一个“美国世纪”,鼓励美国担负起全球责任。希拉里·克林顿宣布21世纪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她在11月的《外交政策》上发表的一篇综述文章的标题),而不愿因疏忽大意让“亚洲世纪”或“中国世纪”的概念深入人心。言下之意是,20世纪曾今是“美国的大西洋世纪”,它现在已经结束了。

随着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希拉克国务卿写道:“我们需要加紧努力将目光转向新的全球现实问题上来……要推进和重建我们的领导地位。在稀缺资源的时候,毫无疑问,我们需要将资本明智地投向能够获得最大回报的地方,对我们而言,亚太地区代表着21世纪实实在在的机遇,原因就在这里。”

美国无疑有资格在亚太地区发挥这种作用。在一些亚洲国家的支持下,克林顿夫人慷慨地将亚太地区的概念扩大到印度。在这个有诸多变数的年代,这些亚洲国家都急于遏制中国的崛起。

但是,虽然二战后的美国通过其搜刮来的资源、信誉和强大的竞争力在欧洲获得了地位,而今天的美国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国家,政治僵局使其近乎瘫痪,竞争力低下困扰着流通部门。

有威慑力的时候话语能起作用,但基本面更加为重要,而在即将展开的博弈当中,这些都会削弱美国的实力。

皮埃尔·布勒是法国外交官及《21世纪的力量》一书的作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