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谁才是世界老二?中国吗?

时间:2011-11-21 12:01:12  来源:  作者:

罗伯特·纽沃思,作家,调研记者。本文节选自他的新书《国隐论:无形经济在全球崛起》。

 

尼日利亚政府数十年来都没做成的事情,戴维·奥比(David Obi)靠手机和叔父答应给的钱办成了:给这个人口最多的非洲国家家家户户通上电。

这种事情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戴维既不是发明家也不是工程师,他解决祖国用电问题的办法完全不采用科幻式的光伏发电或者利用哈麦丹恶风(西部非洲常刮的一种风,类似于沙尘暴——译者注)驱动风力涡轮机发电,也不用其他替代能源。虽然肉身离家7000英里,只会讲三言两语中文,他做了商人该做的事:做笔交易。他与广州周边一家中国企业签订合同,贴叔父的品牌Aakoo生产小型柴油发电机,并运到电力供应稀缺的尼日利亚。戴维的协议是在四年前签订的,量不算大——但是他挣到了实实在在的银子,奠定了自己的基业,成为了一名跨国商人。类似这种尼日利亚商人与中国生产者之间的交易几乎是不可告人的(sub rosa),也是所谓D体系(System D)经济版图的缩影:秘而不宣、自成一体、地下活动,不受政府的监管。

你恐怕从未听说过D体系。笔者君也是直到最近在全球的街边市场和地下集市踩点才略知一二。

D体系乃是从讲法语圈内的非洲和加勒比沿海国家的舶来品。法国人用一个词来描述特别会办事、精通人情世故的人。法国人称这种人为“智多星(débrouillards)”。说某人是智多星就说明此人头脑灵活、左右逢源。前法国殖民地就直接把这个词拿来反映当地的社会经济现实。他们觉得,点子多、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型的商人靠着自己的实力做生意,既不向当局注册也不受他们监管,而且基本上不纳税。这些人可以算作是“精明经济体系”的一部分,也就是行话里的D体系。讲起来就是巧妙的经济形态,完全靠个人发挥特长自给自足,又称为“自食其力经济”(DIY economy)。不少世界知名厨师也借这个词来描述仅依靠厨房偶得的食材即兴发挥制作出精美佳肴所必须技巧和欢愉。

我喜欢这个词。它除了给人以无忧无虑的欢乐以及某种友好的联想,还指出了一个重大的事实:非正规市场和路边摊点散布于世界各地绝非偶然。这是智力、耐力、自我组织力以及集体凝聚力的产物。它还遵循一套久经考验且严厉的不成文规矩。从这个角度来讲,它确实是一套体系。

过去D体系还很小——顶多就是一小撮市井妇女叫卖一小撮皱不拉叽的萝卜赚几个铜板。这是绝望经济。不过随着贸易往来不断扩大并形成全球化,D体系也相应升级。如今,D体系已经是希望经济。这里有工作岗位。2009年,由30个实力最强的资本主义国家赞助、受命促进自由市场机制建设的智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调研后认为世界上一半的工人——将近18亿人——在D体系工作:身处地下,既不登记也不受监管,工资用现金付,这样多是为了避免交所得税。

在自家门口的人行道上叫卖柠檬汁的孩子也是D体系的一员。路边摊、跳蚤市场、物物交换这些统统都是。美国全境家得宝(Home Depot,全球领先的家居建材用品零售商,美国第二大零售商——译者注)和劳氏(Lowe’s,美国第十五大、世界第三十四大零售商——译者注)停车场里找工作的人也属于D体系。而且还不止是给钱出力,像戴维·奥比把发电机从中国运到尼日利亚那样,D体系是跨国的、输送各种产品——机械设备、手机、电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到全球各地,创造国际性产业帮助数十亿计的人们找到工作和服务。

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D体系是增长最快的产业,并且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量越来越大。但是在发达国家,在经受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摧残之后,D体系越发显出应对金融危机的优越性来。德国商业贷款巨头德意志银行2009年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未登记和未受监管经济占国内经济比重最大的几个欧洲国家——意即这些国家的国民有着最活跃的D体系——在2008年的经济萧条中表现优于实行中央计划和严格监管的国家。对整个拉丁美洲国家的研究表明,在最近一次金融危机中走投无路的人靠投身D体系求生存。

这种自发形成的体系,发扬团结一心各扬己长精神,这对于21世纪的城市发展至关重要。20世纪的典型——工厂工人在一家企业渡过整个劳动力周期直到退休——几乎快要绝迹了。在当前世界的工业巨兽中国,在劳动密集型企业里的工人工资很低,而且就业岗位朝不保夕。就连大公司早已实行全职工人聘用终身制的日本也逐渐形成一种共识,即认为在目前的社会人员流动频繁、提倡创业精神成为风气的氛围下,聘用终身制已经难以为继。

那么哪种岗位会成为主流呢?兼职,各种自主创业的计划、咨询、利用闲暇多打一份工、赚外快等等。到经合组织预计,到2020年,全世界将会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工人受雇于D体系。跨国公司也好、瓦巴克老爹(Daddy Warbucks,一部美国连载漫画《孤女安妮》里的亿万富翁形象——译者注)或者比尔·盖茨也罢、哪一个创造的就业岗位也比不上D体系的规模,政府也望尘莫及。有鉴于D体系的块头实在不可小视,不把D体系纳入研究范围而去空谈什么发展、增长、可持续性以及全球化都是毫无道理的。

D体系的增长对经济学、商业和政府管理构成了一系列挑战,因为它一直以来都游离于贸易协定、劳动法、知识产权保护、安全生产规范、防治污染立法等一大批政治、社会和环境政策之外。然而D体系也有诸多好处。非洲的许多城市受到D体系的推动而得以进入现代社会,因为仅凭守法经营把尖端产品带入第三世界是赚不了多少钱的,尼日利亚经济首都拉各斯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中国现在成为全世界的制造业和贸易中心部分原因在于它愿意跟D体系打交道。巴拉圭是一个没有出海口的小国,长期以来周旋于身边形量巨大而繁荣的邻国之间,但是通过见缝插针的走私活动,已经实现了贸易均衡。大家都在担心会出现数字鸿沟,但是D体系正把技术向全世界扩散,这样即使是穷人也买得起。地摊经济也许在不断成长,但非官方允许的经济正把贸易和机遇带到政府网络鞭长莫及的大街小巷。比起那些大公司来,它分配的产品更均等也更廉价。而且,就算全世界的政府都在着手实行私有化,放手退出涉及国计民生的行业,D体系也还在提供公共服务——包括收捡垃圾桶、垃圾循环处理、交通运输等,甚至还包括水电等公共事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