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进化论不可以证伪(不是科学)吗?

时间:2011-11-01 23:11:25  来源:  作者:

上周五在实验室,看到一个美国博士后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报纸上剪下来的漫画,内容是关于路易斯安那州课堂教授进化论和智能设计的争论,我觉得挺好玩,回来从网上找到贴在了我的博文里:“漫画之进化论&神创论”。之所以觉得好玩,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我欣赏用生动的方式展现科学相关内容的方式;二是这漫画后面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即进化论与创造论及智能设计的争论。我觉得要发散兴趣,试着去了解与自己研究相关的有争议的话题并进行一定的思考,有百利而无一害。哦不,或许有点所谓的害处,就是当你突然对某个问题感兴趣并开始思考的时候,或许会耽误手头正在进行的工作,比如分析该分析的数据、帮学生改论文。但我偏偏是会突然冒出许多兴趣的人,不知道过些年再看,这对我“正常的”职业发展会不会有什么滞后的影响。

 

因为这个漫画吊起了我的临时兴趣,在阴暗且冻雨绵绵的周六,我找到《驱逐智能设计(Expelled–No Intelligence Allowed)》这部纪录影片,一口气看完。之后写了博文“《驱逐智能设计》、进化论与智能设计之争、及学术界自由”,谈了我的观后感及一些想法。正如党晓栋在我博文后留言说的,“写这个话题很招风”,这篇博文果然引起了一定的反应。肖重发老师后来贴出了他以前写的博文《进化论是一种现代宗教》,说进化论不能证伪,不是科学。肖老师是科学网的牛人,他的博文引起了更多的留言。郑波尽老师也在我的博文后第一个留言说,他觉得进化论不正确,并且他用数学模型给出了进化论的本质机制,昨天晚上,郑老师写了博文《进化论不是科学》,说他对这个问题在科学网最有发言权。我直觉的看法是,郑老师所说的科学,好像被形式卡死了,或者说,他认为什么是科学要被某个框架严格限定,当然,这个框架也是人定的;另外,希望看到他所给出的“进化论的本质机制”在解释自然界生命演化中的适用性。还有一位用户名为Scienceliving、自称研究古生物地质学的网友在我博文后留言说“进化论实在太荒谬了”,以及我的“回复特别搞笑,缺乏基本逻辑”。不管如何,很高兴有很多人感兴趣,我始终认为只要多讨论就肯定会促进我们对问题的理解,对任何问题都是如此。我自己对讨论一些开放性问题的看法是:讨论是为了促进思考,而不是为了说服对方。所以我希望看到有证据的不同的观点,并且希望看到有理有节的讨论,但我从没希望去改变别人的看法,也不希望看到有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而攻击其他人。

 

在为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而高兴的同时,却发现对此类问题的讨论往往会陷入一片混乱。这种混乱有几个方面。一是有的讨论者不了解讨论问题的主体(比如进化论是什么)或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二是有的讨论者会把问题推向“无解”,比如会说进化论自己也没法告诉大家最早的生命到底是怎么来的,所以进化论不正确。我觉得这正像一个眼高手低的学生,老是提出谁都没法回答的问题,好显得他比别人的思考能力强。这其实也是创造论抓住的攻击进化论的地方。但问题是,你不相信远古海洋中会出现早期生命,你凭什么相信某种“超自然物(上帝)”创造了生命?三是很多时候讨论太宽泛了,某个发言者涉及了太多不确定的论点。极少人能够同时熟悉(科学)哲学、不同学科、宗教、逻辑学、系统学、社会学等,再加上郑老师所用的数学,而有关进化论的讨论确实跟这些方面都有关系。从达尔文开始尝试系统解释生命演化开始,进化论确实对科学和社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人自己是生命。跟人自己相关的理论,必然会引起更多的关注,及批判。

 

写这个话题有点费神。就像上面我说的,很多讨论太宽泛了,所以我现在只谈及一个问题,“进化论可以被证伪吗”?肖重发老师不是第一个说进化论不能被证伪的,自从进化论出现到现在,很多哲学家、创造论者,都说进化论由于不能被证伪,所以不是科学。回答某个问题一定要了解历史,当我试着去了解相关历史的时候,我发现所涉及的内容超出了我的能力,很多的哲学流派和观点,并不是我一下子能了解的。关键是,对于科学是什么(what science actually is),依然有很多的争论(比如郑老师或许就依据了其中某种框架)。我下面介绍下Karl Popper对于进化论看法的转变过程,对于理解进化论是否是科学应该很有帮助。这是科学史上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证伪原则”的提出者,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的Karl Popper曾在1976年他的自传中说:“I have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Darwinism is not a testable scientific theory(达尔文学说不是一个可以被检验的科学理论), but a metaphysical research programme - a possible framework for testable theories”,也提到自然选择同义重复或循环论证(natural selection is a tautology)的问题。Popper这些言论一直被很多创造论者引用。但后来,1977年11月8日,当Popper被邀请去Darwin College, Cambridge演讲时,他说:“I still believe that natural selection works in this way as a research program. Nevertheless, I have changed my mind about the testability and the logical status of the 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 and I am glad to have an opportunity to make a recantation (我改变了我对自然选择理论的看法;我很高兴能收回前面讲过的话). My recantation may, I hope, contribute a little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status of natural selection. ”,经过进一步分析自然选择的解释效力,他又说:“The 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 may be so formulated that it is far from tautological. In this case it is not only testable, but it turns out to be not strictly universally true.(自然选择理论远远不是同义重复或循环论证,它是可以被检验的)”。Popper说“Thus not all phenomena of evolution are explained by natural selection alone(并不是所有的进化现象是自然选择单独能够解释的)”,现在我们知道,还有比如遗传漂变。如果看了这篇演讲,你会发现Popper比很多研究进化的人对进化论的了解深得多。这篇演讲后来发表在1978年的Dialectica杂志。在我的理解,后来的Popper,实际上尝试着去解决自然选择理论被认为是循环论证的问题。这或许才是正确的态度。而不像有些讨论者,只顾着说进化论是无比荒谬的,但却拿不出站得住脚的理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