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金砖国家促成全球新秩序?

时间:2011-10-23 21:40:00  来源:  作者: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10月18日文章】题:在金砖国家崛起和“阿拉伯之春”的背景下,新的全球秩序得以形成(作者该报撰稿人罗伯特·马昆德)

原文提要随着美国单边主义的式微,西方国家和新兴的金砖国家仍在寻找新的地缘政治平衡——而像叙利亚这样的“阿拉伯之春”国家则被夹在中间。

当1989年“世界新秩序”在匆忙中呱呱坠地,被铲除了冷战高墙的柏林奏响贝多芬《欢乐颂》的时候,世人大多把这看作是一种史诗般的、始料未及的解放。

新秩序已破产

在过去20年里,这种世界新秩序已经光鲜不再。而在2011年,某种史诗般的解放再度发生,这一次是在中东。

不过与1989年不同的是,如今的美国和欧洲囊中羞涩,被人说成是“力不从心”。而新兴大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即“金砖国家”)则坐拥大约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它们的总人口达到全球的1/3。它们正在对西方制定的世界秩序构成新的挑战。

在欧洲方面,许多人认为,金砖国家不那么热衷于多边世界的共同理念,而更倾向于一个民族主义的、多极的世界——这个世界强调的是各国自身的力量和利益。其结果便是世界舞台上权威和共识的弱化。冷战时期两个大国之间的“势力范围”已经不复存在。美国主导的世界新秩序已经凋零。但是还没有明确的领袖或规则取而代之。发生在人权和民主——以及主权——潮流之间的新的战争尚未有准则可循。

这种冲突借助本月联合国的叙利亚问题决议案得到了明显缓解。这一决议案呼吁巴沙尔·阿萨德立即停止“暴力攻击”。自3月份以来,这种攻击每天出现在新闻报道中:联合国在10月14日称,已有3000多名抗议者在“阿拉伯之春”最血腥的章节中被杀害。

金砖国家说话了

10月初,西方摆出阵势加大对阿萨德施压。10月2日在伊斯坦布尔,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作为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国际性组织粉墨登场。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穆斯林兄弟会名人、世俗活动人士、学者以及亲美和亲土耳其的知名人士。欧洲和美国支持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与叙利亚接壤的土耳其宣告成立,这本身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与此同时,在纽约,欧洲驻联合国的使节们加班加点起草谴责阿萨德政权行为的决议案。温和的最终版本没有包含“制裁”一词,不过决议案确实呼吁叙利亚对援助机构放行、实施“基本的公民权”、寻求和平的政治解决并遵守被称为文明社会规范的其他标志性准则。

在欧洲,该决议案被认为既是对阿拉伯起义的声援,也是对欧洲根深蒂固的价值观的支持。法国、葡萄牙、德国和英国随后在联合声明中声称,对于决议案的内容,“安理会的每一个成员国”都不应该认为有反对的必要。

然而却有成员国表示反对。10月4日那天,俄罗斯和中国大使双双举手,一起投了否决票。巴西和印度(与南非和黎巴嫩一起)弃权,因此增加了否决票的分量。金砖国家说话了。美国大使苏珊·赖斯和美国代表团看起来十分生气,他们离席而去。

土耳其的立场似乎介于西方和金砖国家之间。总理埃尔多安在10月5日说,“叙利亚……应该已经得到了警告……这个国家的人民没有必要忍受一个从海上轰炸本国国土的残忍、无耻、暴虐的政权。我衷心支持那些竭力争取自由的民众”。像西班牙《国家报》之类的欧洲媒体则认为,“俄罗斯和中国的粗暴否决让西方遭到了重挫”。

有关俄中两国否决票的讨论大多强调地缘政治:俄罗斯和叙利亚关系牢固,两国之间有热络的军火交易。中国私下支持伊朗,而德黑兰不希望阿萨德倒台。最重要的是莫斯科坚称它在联合国通过有关利比亚问题的第1973号决议时受了骗,正是这一决议要求的人道主义干预最终导致了卡扎菲被赶出的黎波里。分析人士说,北京一贯主张尊重主权,曾经准备否决利比亚问题决议,但并不希望在班加西的反对派被血洗镇压时成为众矢之的。

于是,否决叙利亚决议被认为是为了报利比亚决议的“一箭之仇”。莫斯科解释说,要不然西方又会利用联合国决议来组织另一次干预。确切地说,“为阿萨德打气”(《纽约时报》以此来形容俄中两国的联手否决)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一种看上去是凑合而成的、不稳定的世界秩序。

“下一个秩序”

华盛顿外交学会的查尔斯·库普钱说:“西方说,‘欢迎加入俱乐部,但我们在二战后建立的秩序必须保留’,对此金砖国家不以为然。它们说,‘那个秩序是你们的秩序,现在是谈论安排下一个秩序的时候了’。这就是新兴大国和既有大国之间的摩擦和分歧……遗憾的是,这种博弈是围绕叙利亚展开的。”

事实上,在联合国就叙利亚问题舌剑唇枪时,人们容易忘掉双重标准——在其他许多国家看来,双重标准是西方概念中的秩序的组成部分。从科索沃到利比亚,干预的故事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对美国傲慢的推断和指责。美国在伊拉克的干预留下了尤其苦涩的经验,其单边主义受尽指责。同样,欧洲国家对在它们的前殖民地国家发生的阿拉伯革命反应迟缓。

例如,几乎就在美国指责金砖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表现奸诈的同一天,奥巴马政府阻挠了联合国就巴勒斯坦国家地位的表决。白宫有其政治上的考虑。但随后美国又投票反对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同样投反对票的只有拉脱维亚、德国和罗马尼亚(另有14个国家弃权)。几个金砖国家投了赞成票。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本·朱达说,至于中国和俄罗斯,制约美国冒险主义和西方强权是“它们外交政策特征的一部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