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我们为何需要第三个党(作者马特·米勒)

时间:2011-10-07 18:56:17  来源:  作者:

【美国《华盛顿邮报》9月26日文章】题:我们为何需要第三个党(作者马特·米勒)

我们眼下的处境是这样的:我们的总统自称是“中产阶级的斗士”,因为他在推动一项可能将在明年增加200万个就业岗位的计划。而当前,希望寻找全职工作的美国人有2500万。

如果这是战争,投降会是什么场面?

与此同时,狂热的共和党人显然觉得,如果不能在今后几天把预算削减0.04%,还不如让政府关门了事。尽管享受社会保障和医疗的老龄人口将增加一倍,但该党的总统候选人还是放出话说,就长期债务协议而言,即便削减开支幅度与增税幅度的比率达到10∶1,也还不够令人满意。

我们为何必须在怯懦的折中办法和反对征税的狂热态度之间选择其一?总统为何不提出能够妥善应对挑战的措施?共和党人为何不承认人口学和数学现实?

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两党的主要目标是打赢选战,而不是解决问题。其次,两党都受到利益集团和意识形态较量的束缚,无法把自由派思维与保守派思维的精髓融合在一起。最后,两党都对我们缺乏充分信任,所以不愿列举事实并解释我们需要为切实解决问题而采取哪些举措。

这可远不仅限于就业危机和预算。以教育为例。民主党人不能说,我们必须解雇正在摧残无数孩子的不称职教师,因为教师工会是该党势力最大的利益集团。共和党人不能说,如果我们想吸引新一代人才走上教师岗位,就必须大幅提高新教师的工资,因为那无异于承认解决办法之一是钱。麻烦在于,除非我们清除不称职的教师,同时提高收入以延揽人才,否则就无法整治教育的痼疾。也就是说,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不可能解决问题。

再以医疗为例。共和党人的对策是推翻奥巴马总统的改革措施,但他们拿不出具体计划为享受不到医保的5000万美国人当中的300多万人提供保险。民主党则想对保险提供商实行微观管理,维护为他们的选战提供资金的律师,彻底让民众免于负担自身的医疗费用,同时又确保失控的成本不会影响消费。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同样不可能解决问题。

把这种态势放在所有重大议题上,你就会发现两党的争论毫无意义。它们之所以这样行事,是因为失败的现状符合它们核心选民的利益。但是,我们大多数人不属于共和党或者民主党的核心选民,我们因此落入了什么境地?这个国家落入了什么境地?

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美国知名的前参议员——本报注)睿智地指出,如果议题得不到讨论,就不可能出现进展。考虑到两党无所作为,考虑到我们因此陷入了狭窄的争论空间,要想知道重振国家的大胆议程能否赢得一大批支持者,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独立候选人在2012年加以尝试。这并不是说,两党需要为华盛顿的机能障碍承担同等责任。但是,它们各有不可接受和令人失望的地方。我曾是克林顿总统的助手。我坚信奥巴马总统做了许多好事,他的议程比现有的共和党信条好得多。但是,美国走上了缓慢衰落的道路,利害关系实在重大,不能让“微调”和“倒退”成为我们唯一的选择。

有了好的拥护者,才能有好的领导者,民主国家概莫能外。“美国人来推选”组织和“不分党派”组织等新团体为我们指明了道路,为解决问题的新型政治建立了基础结构和地方网络。为了推动这项工作,我尝试着拟定一篇我们所需要的政策意味比较浓厚的第三党政治演说,以体现独立候选人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论调认真呼吁开创“重生的十年”。

“只要把球场建起来,他就会来。”在电影《梦幻之地》中,这句话创造了棒球场上的奇迹。权威人士期待着有远见、有胆识的候选人能站出来填补当前的真空。对他们来说,也许“只要你写出来,他们就会来”是一句箴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