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艾滋,能被治愈吗

时间:2011-09-18 08:24:31  来源:  作者:

在南加利福尼亚大学一栋古老的实验楼里,研究人员正进行着一项耗费1450万的生物医学实验,该实验直到几年前还被学术界的许多人员嗤鼻。目前老鼠是主要的实验对象,研究人员将300只老鼠放进一间避橱大小的房间里,房门上刷了一些标志,像亮橙色的国际生化危机标识,以及比较直接的警示语“房内动物携带艾滋病毒”。四处充满危险,但危险伴随而来的是令人振奋的希望:一些感染病毒的老鼠,其体内的病毒数目已下降,目前水平表明无需接受进一步治疗。

虽然每天都有众多所谓抗病毒的强力药物面市,这些药物目前虽能控制艾滋病毒,而且几十年来也延缓了发病期,但对于个体从未获得如此成效。艾滋病患者一旦停药,其体内的艾滋病毒往往在几周内猛涨,接着便出现可怕的免疫系统全面崩溃。现在缺少一种能够将艾滋病毒彻底清除,或使病毒不具危害的治疗方法,这仍然很令人头疼。

“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耗资几百万的手术,对吗?”该项目研究组组长Paula Cannon走进这间味道难闻的房间时,开玩笑说。房间里的架子上整齐地排满了像鞋盒一样的塑料笼子,小老鼠挤在笼子里。Paula走进这拥挤的空间时,总是戴上口罩、发套、胶手套,披上长大褂,在很有型的靴子外套上布鞋套。做这些预防措施并非为了保护自己,而是确保不把其他有害的细菌带进来,传染给这些价值约$100,000小老鼠。

这项实验花费甚高,部分原因是Cannon研究小组要购美自身无免疫系统的养殖鼠;艾滋病在老鼠细胞里通常无法进行自我复制,因此用普通老鼠作为实验对象是徒劳的。研究人员将人类免疫系统干细胞植入2天大的老鼠幼崽体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项细胞会发育成熟,构成一个运行正常的免疫系统。接着为这些老鼠注入艾滋病毒,病毒则入侵免疫细胞。研究人员在对老鼠植入人类免疫细胞以前,先植入一种酶,这种酶能够抑制病毒用来感染细胞的蛋白基因,被植入酶的这一小部分免疫细胞便发生结构变化,对艾滋病毒具有高免疫力,而由于艾滋病毒会消灭其入侵过的所有细胞,因此一段时间以后,这些结构发生变化的细胞便成为病毒入侵战役唯一的幸存者。这样一来,艾滋病毒很快便将所有可入侵的细胞都用完了。如果这个方法可行,艾滋病毒将被迅速无害化,实验鼠则会完全康复。

迄今为止,该实验的结果都是令人满意的,Cannon希望能够以此为基础,着手对人类进行研究。“我想在50岁生日时攻克艾滋病的治愈方法,”今年47岁的Cannon说道。虽然她说自己是半开玩笑的,但其目标清晰:“我期待大获全胜。”

在艾滋病研究的圈子里,“治愈”一词长期以来,都是所有4字单词中最令人不齿的: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各种很有前景的治疗方法都失败了,只剩下报刊上那些大肆宣传的报道,希望一次次粉碎,留下万分沮丧的科学家。艾滋病似乎非常善于躲闪躲,它们通过不断变异、潜伏在暗处或是完全不活动从而躲避攻击,这些方法很凑效。利用这样一种潜伏状态,艾滋病毒得以存活数十年,市面上的药物完全无法接近它们。一切想要清除潜伏性病毒、扫清病毒潜在危害的尝试似都乎弊大于利,因为治疗本身可能就具有危害性,可能无意间令病毒感染恶化。

几年过去了,如今一些主流研究人员又开始讨论治愈艾滋病的可能性。许多像Cannon这样的研究人员,目标是研究“功能性”治疗方案,让患者不再依靠抗病毒药物,不受留在体内哪怕一点艾滋病毒的危害。另外,更多研究人员的目标是“灭族”治疗法——从根本上彻底灭绝艾滋病毒;而要研制这种疗法首先要进一步了解是什么产生了这些潜伏性病毒,又是什么令其赖以存活。不管怎么样,研究人员的目标始终都是让艾滋病患者能够摆脱终生吃药的局面。

圣地亚哥加利福尼亚大学的Douglas Richman已经关注了艾滋病患者多年,而17年里其病人因药物病情得到完全控制。“他们会活得比我还长,”67岁的Richman说道。“他们不会因艾滋病而死,这真是太好啦,但我们是不是非得让成千上万的患者终身接受治疗?”

这些治疗的资金成本以及医疗成本都不断提高,一个艾滋病患者的药费一年要几千美元。在贫穷国家有4百万患者正接受便宜很多的普通药物治疗,而支付药物大部分费用的发达国家现今也倍感吃力、不愿意继续支持这项慈善事业。现今估计约有超过550万急需接受治疗的患者求助无门。

另外,多年艾滋病患者还要面临其他疾病的困扰。就连病情较轻者也比一般人容易患各种老龄化疾病:像心脏病、恶性肿瘤、中枢神经系统紊乱等。有些是因药物副作用引起的。接受药物治疗的病人也可能因为偶尔停药或是对药物产生抗体而导致病情突然恶化。“现在每年有5百万新增的艾滋病患者,有3百万人死于艾滋病,”Richman说。“因此我们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与艾滋病作斗争。”

Cannon的基因治疗实验,是众多这种承诺让患者不再依靠抗病毒药物项目中的一个,虽说是个雄心勃勃的梦想,但研究人员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大想头了,Cannon现在对其方案寄予比较切合实际期望,她相信其他研究人员取得的成果也将对研究进展有所帮助。“我想一步一步来,”Cannon说。“我们治疗出来的第一个病人就一定会痊愈吗?当然不是。但我们会看到所取得的成果。即便所得的成果不完全尽人意,但仍是一种成功。”尤其当你的目标将深深影响着几百万人,并能控制艾滋病这一疾病的蔓延,这是多么伟大的事业啊。

禁忌
1981年首例艾滋病案例出现后,研究人员迅速开始探讨治疗方法,但在后来的15年里,人们都只限于探讨。甚至所谓最好的艾滋病疗法也对艾滋病毒毫无作用。直到1996年,研究人员取得重大突破,研制出抗病毒药品:即便经标准测试检验出的病毒数量低于警示线,药物也能抑制病毒数量,从而使免疫系统恢复功能,病危患者重获健康。通过血液测试以及对淋巴点、肠道这些隐蔽性区域进行样本分析,连少量的病毒也能被检测出来,这振奋人心的成过使得艾滋病研究精英们第一次相信,治愈艾滋病确实是可能的。

纽约艾伦·戴蒙得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David Ho,曾于1996年7月,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温哥华举行的国际艾滋病会议上引起媒体轰动。Ho的测算结果显示,以当时药物抑制病毒的水平估计,最多只要大概3年就能彻底灭绝艾滋病毒。他的诊所正好有理想的实验对象:8名刚刚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患者立即开始接受这种强药物混合品的治疗,该药物据测能够抑制病毒进行无限量繁殖。研究人员希望,如果接下来的几年里不出什么意外,这些患者将停止用药,艾滋病毒将被完全消灭。1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