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美国有未来吗?

时间:2011-09-14 08:19:32  来源:  作者:

作者:戴维·弗鲁姆

发表日期:2011年9月8日

译者:iDo98

 


《那曾经是我们:美国如何落后于它创造的世界以及我们如何重现辉煌》
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 迈克尔·曼德尔巴姆
380页 法拉、斯特劳斯&吉鲁出版社(Farrar, Straus & Giroux) 28美元

 

 

大陆发动机公司(The Continental Motors)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一家废弃工厂。


失败一个接着一个,以破灭告终的泡沫接连更替,没有胜利的东争西战,无法刺激经济的刺激措施。所有这一切都使美国陷入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中。同时,在太平洋彼岸,美国面临一个同时也是强有力经济竞争对手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这是自德意志帝国以来从未曾看到的政治经济组合型强敌。

对于这一严峻局势,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及迈克尔·曼德尔鲍姆(Michael Mandelbaum)挺身而出,给予我们希望。他们是否真的做到最后这点了吗?

《那曾经是我们》(That Used to Be Us)一书的精要部分存在一种令人失去信心的矛盾,一种不一致的情感对位。我并不认为这是两位作者之间的分歧,而是他俩各自观点的本身存在不一致。

弗里德曼和曼德尔鲍姆反复把自己说成是“乐观主义者”——虽然是“失望”的乐观主义者。然而,他们所叙述的诸多情况一再地表明非常不同而又不太令人放心接受的一些结论。

该书的论证主线将以令人感到适宜的熟悉方式而展开。弗里德曼是美国最著名的评论家之一,而曼德尔鲍姆是美国外交政策方面最杰出的学术专家之一。他们的见解——以及他们的观点——是众所周知的。他们表达的观点所代表的是备受打击的美国政治中心再略微偏左派的立场:提倡自由贸易、开放移民、平衡预算、绿色能源、消费税、医疗改革、投资教育及基础设施建设。

这种方式有许多值得我们喜欢和欣赏的地方。它是进步开明且自由开放的——尽请以这些词的最佳意思去理解。它造就出一本有见识同时又有启发作用的书。弗里德曼——这不是因为你需要我来告诉你——是一位非常棒的记者。他在书中“带领”我们“走访”了一所为弱势青年开办的中学——这所学校成功获得100%的大学录取率,然后“带领”我们去“观看”一架新的战斗机——这架飞机所使用的燃料有50%是从压榨芥菜籽而生产出的油加工而成。与曼德尔鲍姆的合作卓有成效——遏制了弗里德曼“臭名昭著”的言语放纵行为,并以分析上的额外严谨强化了该书:其中一幅详细介绍美国联邦政府在研发方面支持大幅减少的图表特别令人不安。

两位作者共同提供了一系列美国如何可比近来表现做得更好的例子。尽管该书的副标题略有误导,但《那曾经是我们》实际上并非一本“指导”书,也不是一本有关政策分析的书。弗里德曼和曼德尔鲍姆在方案细节方面着墨很少。相反,他们着重于好例证的威力:一个个有关高瞻远瞩的首席执行官(CEO)、效率高的军事指挥官、严格的教育管理者、颇有建树而尽责可信的政治家的例子。该书与其说在论证观点,不如说是提供实例示范:目前美国所面临的局势并非没有希望!成功是可能的!请看这里和这里,还有这里和这里。

然而...弗里德曼和曼德尔鲍姆还指出诸如此类的如下事情:由于缺乏锻炼,近来新兵报道时的健壮情况远不如前几代的新兵,而且,他们参军时带来的——正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登普西(Martin Dempsey)将军所称的——是“价值观大杂烩”。登普西接着说:“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的价值观不好,但在界定我们这个职业的所有价值当中,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我们只可以给新兵做一件事情的话,那就是向他们灌输信任彼此、信任指挥链(chain of command,也称指挥系统)及国家。”好吧,因而这令人惊恐。

教育部长阿恩·邓肯(Arne Duncan)同样也表达如此观点,他说:“目前约四分之一的九年级学生未能在四年内高中毕业。在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只有墨西哥、西班牙、土耳其及新西兰的辍学率超过美国。”

看看弗里德曼及曼德尔鲍姆的统计:“三十年前,加州政府一般收入基金的10%用于高等教育,3%用于监狱。而如今,近11%用于监狱而8%用于高等教育。”

或看看诺贝尔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给出的如下统计:“现在美国收入最高的1%人群占美国公民年收入总额的四分之一左右。而美国财富最多的1%人群目前控制着美国公民总财富的40%。这些是最新公布的数据。而在二十五年前,相应数据分别为12%和33%。”

或再看看阿恩·邓肯援引五角大楼的数据表示:“17至24岁美国年轻人中有75%如今无法入伍,因为他们未能高中毕业、有犯罪记录或体格不适宜。”

在这两位“失望的乐观主义者”笔下描述的美国,人民跟不上时代步伐,政治制度日益瘫痪,以及各项制度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足以迎接越来越棘手的一系列挑战。他们评论说,中国在历史上曾傲居世界领先地位,直到它在1644年之后“撞上”两三个“糟糕的世纪”。这种命运也可能会突然降临在美国身上。

预言性的警告通常以“除非”从句结束。不经意的读者会匆匆翻阅该书,寻找弗里德曼和曼德尔鲍姆在这部书中给出的“除非”字句,但他们最终会颇感失望。这两位作者的主要建议往往离目标只差一点:他们提出的解决办法如果不完全是幻想的话,那就是笼统而不具体的,比如他俩盼望有第三方参加总统竞选。

然而,在这些书页中含蓄隐现着一个“除非”。在他们这四点那五点的混乱杂章之中,弗里德曼和曼德尔鲍姆反复回到一个启发灵感的主题思想:美国领袖“太蠢而不知退出”——坚持一次又一次地与某个问题进行较量,直到发现一个解决办法为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