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不能慢下来

时间:2011-07-26 11:08:04  来源:  作者:

想象一下,当第一列恢复通行的动车经过温州事故现场时,车上这批幸运的乘客在想什么?望着驶去的列车,在高架桥下抢救的工作人员又在想什么?桥上桥下这一幕,恰似整个中国经济的一个“具象化”图景:我们总在用速度忘记那些不快乐。或者有个更为官方的说法,我们力图用发展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不能否认,这本是先行者们大无畏的勇气。但先行者毕竟远去,继承者要“有所为”,必须要“有所畏”。因为前面的“不快乐”已经越积越多,重新出发需负重而行,更需“瞻前顾后”。
  但在中国,“瞻前顾后”仍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贬义词,无论是在评价一个政策时,还是考察一个官员时。高增长已经成为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一种惯性,进而发展成一种从上至下的习惯,稍稍放慢,就没有耐心等待。城市化太慢?强拆出现了;铁路太慢?高铁出现了;经济减速?4万亿出现了;地方没钱?融资平台出现了;涨价太快?限购令出现了。
  这种求快、从重、贪急的经济政策是整个社会急躁情绪的反映。有评论将中国形容为“急之国”:寄信,最好是特快;拍照,最好是立等可取;坐车,最好是高铁;坐飞机,最好是直航;做事,最好是名利双收;创业,最好是一夜暴富;排队,最好能插队……
  为什么我们不能慢下来?求急求快的效果当然很好,但副作用也大。房价调控之后早晚要发生回调;天量信贷“保八”成功,但现在不良贷款可能暴增;地方政府的巨额融资推动了基础建设,但也可能使得财政体系难以为继。现在,经济增长的成功与经济运行的隐患一样多,大有“势均力敌”的架势。所以乐观者看到了“软着陆”,但同时悲观者也看到了“硬着陆”。
  监管层对此并非无视。转变发展方式,经济结构转型,发展绿色经济,以及“十二五”发展纲要,都在为我们慢下来作铺垫,可效果并不明显。“十一五”规划中我们也有类似的提议,但高增长的发展逻辑,如呼啸而去的火车。究其原因,一是,高增长已经成为解决一切不稳定因素的惟一战略,于是经济规划越来越看重中短期效果,尤其是现在,有些“不快乐”确实火烧屁股,比如楼市、通胀问题等。二是官员升迁体系在根本上没有改变。虽然出台过一些校正措施,比如计算绿色GDP、强调民生的重要性等,但指标体系过于复杂,或过于空泛化,执行难,监督也难。三是“全能性”政府的架构未变,经济稍有放缓,企业也好,老百姓也好,都找政府。政府部门也不含糊,直接掌控大量经济资源,拳打四面,脚踢八方,但面对越来越分化的利益群体,最后政府也手忙脚乱,按下葫芦起了瓢。
  速度已经不是当前经济的“要害”。忧虑“硬着陆”或是“软着陆”的人,其实是看到了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选择改变的时候:从高歌猛进到常规发展。有人认为这个“常规发展期”是要回到2008年刺激政策之前,其实这个跨度比想象的要远,更彻底的回归应该是从30多年来的“速度崇拜”、“GDP崇拜”中摆脱出来。
  这是一个大的转变。要避免翻车,就要把车速降下来。过去我们只希望让车先跑起来,却忽略了车里的人,现在我们开始考虑车里人的安全与幸福。这也是继承者重新出发的一个“有所畏”的新视角:一个年增速超“10%”的GDP已是过去,一个同样高速增长的幸福指数才是真正的“中国奇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