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谁是世界上资产规模最大的中央银行

时间:2011-07-18 18:36:59  来源:  作者:

□ 孙涛 | 文

谁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中央银行?如果回答是美联储,相信不会有太大争议。但是,如果问起谁是世界上资产规模最大的中央银行,答案就会比较出人意外,因为这不是美联储,而是中国人民银行。

是的,我们曾高度关注2010年中国经济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憧憬2019年超越美国,但我们似乎忽略了人民银行已成为全球最大央行的这一重要事件。

人民银行分别于2004年6月、2005年9月和2006年1月先后超过美、欧和日央行,成为资产规模最大的中央银行。2006年到2010年间,人民银行的资产再度扩张2.4倍,2010年资产总额高达3.9万亿美元,占同年GDP的67%。

人民银行成为全球最大央行,不仅可能影响大国央行的政策走向,而且可能影响未来全球金融格局。从央行资产负债规模和结构变化的角度来看,当前美、英、日、欧四家央行与人民银行之间,正在进行一场不对称的游戏。

资产负债大扫描

——从资产的绝对量看,2010年,美、英、日、欧、中五家央行的总资产达到11万亿美元,其占比分别为22.3%、3.5%、14.4%、24.3%、35.5%,也就是说,人民银行的资产分别是美联储和欧央行的1.6倍和1.5倍。

——从资产的相对量看,2010年,美、英、日、欧、中五国央行资产占本国GDP的比重分别为16.8%、17.1%、29.0%、22.0%、66.9%,这意味着,人民银行资产占GDP的比重分别是美联储的4倍和欧央行的3倍。

——从资产构成看,2010年底,美、英、日、欧四家央行所持国债占本国央行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3%、80%、73%、9%。此外,四家央行还持有私人金融机构的抵押品(如按揭证券)。人民银行的主要资产是外汇储备资产,2010年外汇储备资产占人民银行总资产的比重为80%,分别是美、英、日和欧央行资产的1.3倍、8.1倍、2倍和1.2倍。不夸张地说,仅人民银行的外汇储备资产就足以买下任何一家央行。

——与资产相匹配,各国央行的负债规模也很大,且负债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银行准备金。2010年底,各央行银行准备金占五家央行的全部银行准备金的比重分别为26%、5.5%、5.5%、10.8%和52.3%,据此估算,人民银行的银行准备金的绝对量是美联储的2倍和欧央行的近5倍。此外,五家央行的银行准备金占GDP的比重分别为6.9%、9.6%、3.9%、3.5%和35.3%。也就是说,人民银行准备金对GDP的相对规模是美联储的5倍和欧央行的10倍。

美、英、日、欧四国央行和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和结构变化的动因不同。这四家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和结构变化,主要是其应对金融危机的结果。危机期间,四大经济体的居民部门和银行部门的债务风险传导为主权债务风险,又因债务过高制约,四国央行直接买入金融机构的金融资产和国债。

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和结构变化,则主要反映了中国出口导向增长模式、人民币升值预期和外汇储备的积累:外汇储备增加的过程就是人民银行资产增加和基础货币上升的过程,2000年-2010年外汇储备与资产和基础货币的相关系数均为0.99,也就是说,外汇储备是影响资产和负债的核心因素。

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对理解一国的宏观经济、风险和政策有一定意义。它不仅直接影响政府和银行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而且间接影响居民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

例如,资产和负债规模越大,中央银行的政策和自身风险对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越大;如果该国是储备货币发行国而且拥有发达的金融市场,则资产负债规模和结构的变化必然带来全球性影响。再如,如果一家央行持有的外汇资产占比较高,则其面临的汇率风险较大;如果一家央行在危机时期为“救火”而买入质量不高的金融资产,则央行的信贷风险就会上升。无论是何种损失,最终都会反映为央行资本金的减少和财政负担的增加(如财政为央行注资)。

不对称的游戏

美、英、日、欧四家央行与人民银行之间游戏的不对称性,主要体现在七个方面。

——不对称的风险。

四家央行主要面临利率风险和信贷风险。本次全球金融危机改变了四家央行的资产结构,其持有的国债和抵押品价值对利率和信贷风险特别敏感,因为利率上升和信贷违约损失将导致抵押品价值下降和资产损失。

例如,美联储购买1.5万亿美元国债的资金来源并不是新发货币,而是银行准备金,国债的收益率高,而准备金的利率低,这确保美联储稳获利润。2010年美联储赚得817亿美元,接近美国所有商业银行和储蓄银行的全部利润。然而,如果利率上升,则美联储持有的国债和抵押贷款证券的价格下跌。有估算认为,长期利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美联储所持资产的市场价值就下降1000亿美元,2010年的利润也就荡然无存。

再看欧洲央行。为支持危机国家,欧央行买入国债和银行抵押品带来两个层面风险:一是所持2100亿欧元的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银行的抵押品带来的违约风险。二是所持750亿欧元的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国债带来的利率和违约风险。显然,如果上述国家债务重组,或者欧元区利率上升,导致欧央行所持国债和抵押品价格下降五分之一,则欧央行的资本金就会被完全冲掉。

英格兰银行和日本银行同样面临利率风险。日本银行还因持有一部分金融机构的股票而面临股市波动风险。

人民银行则主要面临汇率风险和通胀风险。

首先,人民银行面临由货币错配(资产多为外币,负债多为本币)带来的汇率风险:如果外币贬值(人民币升值),则外汇资产的人民币价值下降。当然,下降程度取决于外汇资产的币种构成和四国货币汇率相对变化。

其次,人民银行外汇资产也因全球通胀率上升而缩水。因为即使外汇资产不折算为人民币而仍以外币计值,其实际购买力也会因全球通胀率上升或其它商品的价格变化而下降。例如,虽然2010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比2002年扩大了10倍,但石油购买力只扩大了3倍。

第三,人民银行还面临导致国内通胀压力上升的风险。除了央票和准备金利息成本会助长通胀压力,13.6万亿元人民币的准备金构成基础货币的来源,货币扩张潜力和潜在的通胀压力较大。

——不对称的政策取向。

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结构,是理解和研判中央银行政策走势的基本依据之一。以“理性”著称的中央银行,一定会采取各种措施避免或减少损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