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何女子不如男?

时间:2011-07-17 19:10:42  来源:  作者:

任何参加过雾谷(美国国务院)会议或外交政策智库在杜邦环岛举行的午宴的人都会被一个显而易见的情况震慑住:华盛顿真是一个男儿国。不过这一蜻蜓点水般的印象往往并没有实际的数据支撑。


为了了解这一问题,我观察了10个以关注外交政策为主的重要智库中的性别情况。通过查阅他们公开的名单,我发现在与政策相关的职位上女性只占了21%(723人中只有154名女性),而在整个领导群中只占了29%(874人中的250个)。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和美国进步中心的女性政策相关职位参与率是最高的(28%),而斯汀森中心整体女性参与度最高(50%)。


相关概念:“政策相关”职位在诸如外交和经济等政策部门中属于领导人角色(主管、总统和其他)——经济部门之所以被包括在内是因为许多人在国内外经济政策制定上都起了重要作用。“总体领导群”包括担任非政策性角色的高级领导人,如人力资源、发展和通信,他们在发展和补充智囊团项目时起到关键作用。


但这一数字反映的不仅仅是妇女在智库中的不利地位。这一性别失衡同样存在于其他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相关的领域内。2006年的数据显示,美国有13000位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其中26%是女性——1991年这一数字是19%。只有23%的国际关系学教授是女性,其他相关的政治学专家中也只有29%是女性。


考虑到这种不平等现象,妇女在实权职位上人数远远不足的情况就不足为奇了。五角大楼的“高级国防官”网站列出了129个职位,其中21个(16%)职位由妇女担当。国务院首席多元官约翰·M·罗宾逊最近写道:“国务院里有22%的高级领导人是女性。”在美国大使馆171个大使中,有50位女性(29%)。美国国际发展局的高级职员名单难以得到,但国际安全中的妇女(Women i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WIIS)发现,在2007年“(国际发展局里)只有29%的女性取得了驻外事务处的高级职位。”


WIIS的主管琼林·舒梅克注意到,妇女的缺席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损失。“妇女在有影响力的政策角色上的缺席最终限制了这些机构形成新观点和革新外交政策的能力。”她说道。


美国军队中的妇女人数就更惨淡了。根据最新的数据(2010年3月),军队在职官员中女性的比例如下:在陆军中占17%,在海军中占16%,在空军中占19%,在海军陆战队中占6%,在海岸警卫队中占18%。在每一类军队中,女性官员的比例与女兵比例类似。


好了,现在看来情况很不乐观。但为什么女性在智库、高校、政府和军队中所占的比例都不足30%呢?


在过去十年间,我曾在三个智库、四所高校和两个政府职位中工作过,那时我就此询问了许多在美国外交政策集团中任职资历各异的女性同事和朋友。我从这些讨论中总结出了三个可能解释这一性别鸿沟的原因:


第一,我的女性同事认为,女人对研究和书写“硬权力”,也就是通过军事力量或经济压迫改变国家或非国家行为体举止不那么感兴趣。虽然另一些概念——如“软实力”或“巧实力”——得到了媒体的注意,但在高校、智库以及国家政治中,硬实力依然起了主导作用。这限制了女性得到外交政策职位的可能性。


第二,男性在智库多担当高级职位,他们有意无意地雇佣其他男人担任研究成员,或在工作中选择男人作为伙伴。女性在几乎全是男性的环境中工作所感到的不适或她们总被当做“象征性的女性”而被雇佣或邀请这一情况也导致了性别比例失调。


第三,一个成功的智库成员必须要常年出差、演讲和做研究——而女人在料理家庭方面通常有较重的负担,难以作出这种牺牲。“智库的工作和其他严苛的工作是一样的:远不止朝九晚五。它们有早餐会、晚宴,在周末的时候有演讲事务,也常常会为了搜寻书和文章而出国。”我再外交关系委员会工作的同事和亚洲研究资深成员与顾问伊丽莎白·伊科诺米告诉我:“一方面要顾好家庭,另一方面还要在事业上出类拔萃,这可是很大的挑战。”


以上阻碍女性代表的因素没有一个是决定性的——而且这三个障碍都肯定可以被克服。实际上,那些跟我谈话的妇女停止在外交政策或国家安全部门追求事业;她们都有供自己模仿和学习的女性偶像,在资深的女性(和男性)中都找到了自己的导师。实际上,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联合国美国大使苏珊·赖斯和奥巴马政府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萨曼莎·鲍瓦这三巨头显示了在一些外交政策领导职位上女性的出现已经成为了常态。


“前阵子我的孙女问说麦迪奶奶是国务卿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前国务亲马琳德·奥尔布赖特最近回忆道,“毕竟她这一辈子都是女人。”


抛开这些成功的故事不谈,妇女在外交政策研究、高校教师和实务领域的代表人士依然严重不足。这种失衡使外交政策团体失去了许多非常必要的专门知识,对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角色有决定性的影响。在下次的会议或午宴上,华盛顿智库的专家们应该环视一下房间,看看谁没有出席——然后立刻采取行动纠正这一问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