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实力转换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时间:2011-07-03 10:25:13  来源:  作者:

20世纪以美国成为世界不受挑战的超级大国而宣告结束。21世纪,尽管美国的军事实力仍居主导地位,但财富和信息构成的“软实力”已经明显转向——财富是日益转向东方,特别是中国,而信息则转向一个新的拥有即时信息和通信的跨国网络王国。

约瑟夫·奈、丹比萨·莫约和马凯硕(基肖尔·马赫布巴尼)在各自的大部分职业生涯中都在关注这些变化。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治学院前院长、教授约瑟夫·奈1990年创造出“软实力”一词,自那以后一直在研究这一课题,最近又出版了研究这一问题的新著《权力的未来》。莫约是一名在赞比亚土生土长的经济学家,2009年发表《致命的援助》一书,震撼了发达国家,如今又以其《西方是如何迷失的》这一新著向西方发起了挑战。马凯硕曾是一名外交官,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他从政治角度就其所认为的亚洲回归到世界历史的“中央舞台”的自然位置撰写了不少文章。

他们三人在伦敦接受了我的采访,采访内容摘要如下:

实力转换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施梅曼:你们三人从广泛意义上讲似乎都赞同这种说法:世界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实力转换,美国也许不再是占主导地位的角色。这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莫约:如果你想问:这是否更利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其他地区更多地参与解决全球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我认为,简短的答案是肯定的。几十年来,当然也在我的一生中,人人都去美国和欧洲为援助项目筹资,为制订经济和社会政策寻求指导意见。这基本能够发挥作用,但在全世界许多地方,如我自己所在的非洲大陆,它并未显得那么有效。

马凯硕:我想说的是,美国将继续有良好的表现,世人也希望美国有良好表现。但是,过去200年美国和西方对世界令人难以置信的那种主导基本上是人为的历史瞬间。在过去2000年的1800年中,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一直是中国和印度。因此,到2050年或者更早,世界头号经济体将是中国,第二大经济体是印度,第三大经济体是美国。这是正常的事态发展。亚洲的文化复兴是21世纪将发生的最大事件。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十分令人振奋的新世界。这应该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约瑟夫·奈:正如我在自己的书中所描述的那样,本世纪将发生两种大的实力转换。一种转换是实力从西方过渡到东方。在这一点上, 我与马凯硕的看法是一致的。但是,第二种转换是截然不同的。我并不认为我们已经在此问题上有了足够的认识。这是从政府——无论是东方国家的政府,还是西方国家的政府——向非政府的参与者的转变,是由信息革命所推动的。当我思考世界实力分配的问题时,我头脑中浮现的是一张三维棋盘。棋盘的最上层是军事实力: 我认为,美国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我认为,美国在今后几十年中仍将是超级大国。棋盘的第二层显示的是各国的经济实力,世界将是多极的。棋盘的最下层—— 跨国关系、政府控制之外的事情——实力的分配是无序的,这就是实力的扩散。流动的金融储备和财富的数额大大超过了大多数国家的预算总额。不仅有恐怖分子, 而且还有网络恐怖分子,他们呆在家里,向境外发送电子信息。有气候变化问题,而且还会有流行病问题。

美国软实力正在快速消散?

莫约:我认为,问题尚未有定论,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尚不清楚的是,更广泛的国际社会是否还会像几十年前那样去看待美国所提供的机构。不清楚的是,像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一些国际机构是否还能具有原来的那种威严。在我看来尚不清楚的是,世界各国是否还会像我在赞比亚长大时那样希望成为更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我认为,从经济层面看,许多国家——不仅是非洲国家,而且还有巴西、智利等——如今都转向了中国。中国向它们提供出售农产品的真正机会。这是一种让非洲国家从事贸易的机会,是经济发展诸多难题中的一道主要难题。

马凯硕:让我就约瑟夫·奈有关美国的言论提出一个截然不同的看法。我总是强调,美国为世界做的好事要多于坏事。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应该认识到,美国的软实力是我们在当今世界看到的、泄气最快的一个泡沫。这是西方主宰世界的人为历史瞬间的一部分,但这种软实力正在快速消散。

当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对人说:“请注意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时,他可以教育全世界的人,但却教育不了他自己国家的人。当中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体而印度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时,它们不会平静和被动地接受美国为世界制订的各项规则。奇怪的是,世界其他国家比美国更愿意接受美国人自己提出的全球化。

约瑟夫·奈:尽管我和马凯硕是好朋友,但我恰巧与他的观点存在分歧。我们对某些趋势存在一致看法,但我认为,他大大夸大了美国软实力的下降。事实表明,情况恰好相反。请看一下英国广播公司(BBC)最近就不同国家的吸引力所做的一次民调。你将发现,美国的排名远远高于中国。如果你看一下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或我刚才提到的BBC所做的民意调查,中国的软实力并未增强,而美国的软实力则提高了。因此我认为,事实并不与马凯硕那种伟大的概括性言论相吻合。

我们看法一致的一个问题是,美国人必须调整他们有关气候变化的态度。我们,即中国、美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必须降低我们发展的碳强度。这是我们可以开展合作而不是竞争的一个领域。

美国能够继续给中国上课?

马凯硕:美国人已经失去了倾听和了解正在发生的这些大规模变化的能力。他们认为,美国能够继续给中国上课。美国会说:“请成为世界上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它说这种话的一个假设是,美国是世界上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但是,其他国家能够看到美国实际上为帮助世界其他国家做了些什么以及中国为帮助世界其他国家又做了些什么。

至于民主问题,我其实相信,从长远看,中国势必将成为民主国家,不存在其他选择。问题不在于目的如何,而在于时机。请不要忘记,从中国人的观点看,中国的个人自由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仅在30年前,中国人是不准去海外旅游的。今天,每年都有4000万中国人去海外,而且每年都有4000万中国人自由地返回中国。

约瑟夫·奈:我其实赞同马凯硕的看法,即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将发生变化。我认为,他所谓这需要时间的观点也是正确的。问题在于中国将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随着中国的改变,它将更好地利用公民社会,更好地发展软实力。让我们共同希望中国出现这种情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