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时代转折的原因是什么

时间:2011-06-07 08:20:26  来源:  作者:

欧洲的起点很低。政治上因为地方主义和战争而四分五裂,此外还因为鼠疫和饥荒而大伤元气。伦敦人口到1500年时才达到5万。而当时在北京生活着近70万人。400年后,大不列颠王国首都以超过600万人成为全球特大城市。美国的崛起进一步加大了东西方的差距。到1990年,美国人均富裕程度是中国人的70倍。

“这一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时代转折的原因是什么”,弗格森问道,并提到了下面6个最重要的因素:竞争、牛顿的科学成就、法治和财产权、现代药物、消费合作社会、严格的工作道德规范。在他看来,这就是“杀手锏”——也就是说世界其它地方无法对抗的实践。在那期间欧洲人成功地将表面的劣势转化为优势。与此同时,地方主义的政治分裂也是长期不断竞争的理想土壤。战争和疾病有助于现代医学取得突破。“这些杀手锏看起来和当今我们的手机软件一样简单”,弗格森说,“但是其背后隐藏着使西方获得巨大优势的复杂密码”。

现在这位苏格兰故事讲述者把读者带到了他想带到的地方——赞赏西方文明的成就。但随后又是猛然一击:“眼下我们应当以此为出发点:这些杀手锏不再是西方所垄断的了”,弗格森几乎是顺带地说道,“中国人接受了资本主义,伊朗人在科学上奋起直追,俄罗斯引入了民主制度,非洲人逐渐开始利用现代医学,而土耳其变成了一个消费型社会”。换句话说:西方是否能够顶住压力,对此世界其它地区持怀疑态度。弗格森说,金融和经济危机加快了世界重心从西向东的这一势力变化。欧元危机也没给人带来信心。但与此同时他警告东方追随者说:西方的成功模式不是可以从中挑选分别点菜的菜单。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知识产权和学术进步更多地是彼此密不可分。而英国工党议员戴维·马昆德在其《西方的终结——欧洲的过去与未来》一书中对欧洲实验进行了批判性的内探。该书值得一读首先是因为欧洲讨论再次集中在至关重要的政治问题上: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往哪里去?这关系到一个不断变大的欧盟的民主合法性以及欧洲是否准备在经济上进一步共同成长这个现实的问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