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要是中国不仅搞清楚如何赶超西方,而且还接受了西方帝国权力的概念,那会怎么样?

时间:2011-06-07 08:11:33  来源:  作者:

弗格森和基辛格论中国未来以及对其他人的意义(作者 帕特里克·克罗宁)

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喜欢把问题想得很严重。如果大多数华盛顿人满足于提出一个抽象的国家政策问题,尼尔·弗格森是不会满足的,除非他能挑战全球一代人普遍的智慧。

弗格森最新提出的战略重点在于可能令美国和西方权力黯然失色的中国的地缘政治意义。最近他在伦敦查塔姆研究所也分享了这一想法(《西方与其他:从历史角度看全球势力均衡》)。

他的分析虽然具有挑衅性,但让人不得不关注,因为这种分析不仅建立在他的新书《文明——西方与其他》基础上,而且也建立在亨利·基辛格对中国历史全面的解读基础上。基辛格令人期待已久的新书(《关于中国》)于今天出版。

基辛格的论述把儒家理论看作是当代中国决策和大变动的基础。这是一个重要的结论,因为对基辛格来说,它意味着随着中国力量的上升,欧洲或者美国行使权力方法的诱惑力将被传统所冲淡。例如,中国将满足于寻求自己真正的位置,尤其是地区中心国家的地位,而不是寻求帝国统治。它也可能采取传统战略,离间外部强敌之间的关系,只是偶尔把一些强敌拉拢进自己的势力范围。

基辛格强调,文明和文化的传承是贯穿中国历史的主线。相比之下,弗格森强调单一但突出的权力主题。弗格森分析的核心问题在于:要是中国不仅搞清楚如何赶超西方,而且还接受了西方帝国权力的概念,那会怎么样?

弗格森用计算机专家的行话来形容历史事件,称导致西方拥有优势的6种重要制度和思想是“杀手锏”。西方主导了国际关系,这一点在 19世纪和20世纪变得显而易见。弗格森认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西方利用了竞争、牛顿的科学成就、法治和财产权、现代药物、消费合作社会、严格的工作道德规范。他说,问题在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现在下载了这些应用。目前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充分准备好利用这些因素。中国吸收西方制度和思想的速度令人惊讶。

中国的崛起发生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当邓小平开放中国时,中国人均拥有的财富只有美国人的1/70;如今这一数字变为1/5,差距在缩小。弗格森认为,在未来10年左右时间里,美国150年来占据世界头号经济体(自1872年以来我们一直享有的位置)的历史将永远终结。

在美国的政策圈中,战略的制定通常意味着如何在更大的融合与合作希望和更大的竞争与潜在的冲突担忧之间回避风险。但如果尼尔· 弗格森是对的,回避并不是认真的战略选择,因为它没有正视中国动用权力只会提供生硬选择的可能性:为平衡占优势的中国力量而结成危险联盟或是作出让步。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感觉到了出现这种两难的可能性,但又认为这在政治上说不通,以及达成这种结论可能还不到时候。不出意外的是,大多数国家的官员都想知道是否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尽管这样,有关未来的预测通常是错误的。弗格森对中国的看法可能大错特错,而基辛格可能是完全正确的。回避政策仍保持最大政策影响力的原因在于全世界显然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中国的不确定性。

希望并不是一种战略,尼尔·弗格森向我们所有人提出挑战,要求我们走出回避,讨论会影响21世纪的重要战略问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