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在当今新媒介频出的美丽世界,友谊成了什么呢?

时间:2011-06-04 06:16:02  来源:  作者:

作者简介:威廉·德莱塞维茨(William Deresiewicz),1998年到2008年在耶鲁大学教书,为众多刊物写散文和评论文章。 友谊已经从一种关系演变为一种感觉,从人们分享的东西演变为每个人在电子蜂窝的孤独中私下里悄悄拥抱的东西,就像孤独的孩子独自与玩偶玩耍一样重新排列纽带的象征。

"数不清的各色人等,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陌生人。"----《战争与和平》


"家庭已经消失,朋友也将步其后尘。"----美国电视剧《扪心问诊》


我们生活在友谊既是一切又什么都不是的时代。已经是现代人际关系的典型特征的友谊在最近几十年变成通用概念:人们用友谊来理解与其他人的纽带关系,所有人际关系都据此来衡量,又全部都消解在其中。浪漫的伙伴互称对方是男朋友或女朋友。配偶夸耀他们是对方最好的朋友。父母鼓励自家的孩子,请求他们的伙伴把自己当做朋友。长大成人的兄弟姐妹不再像传统社会中争夺父母资源反目成仇了(想想圣经中雅各和以扫之间的兄弟相争),但他们也决不是朋友,虽然偏偏用朋友相互称呼。老师、牧师、甚至老板都试图让监管对象把自己当作朋友来套近乎并为自己的权威辩护。我们都知道直接称呼名字显得亲切,当我们选总统时,想挑选一个愿意和我们一起喝杯酒的人。人类学家罗伯特·布莱恩(Robert Brain)说我们现在和任何人都是朋友。


但是在当今新媒介频出的美丽世界,友谊成了什么呢?对社会空间造成迅猛和强烈冲击的Facebook现象需要我们认真思考一番。友谊已经被简化成各种屏幕,除了作为一种转移注意力的形式之外还能是别的什么呢?友谊萎缩成张贴榜大小的屏幕,还能保留什么内容吗?如果我们有768个朋友,他们在什么意义上是我的朋友呢?Facebook不是当今友谊的全部,但它看起来预示着友谊的未来。


Facebook以及MySpace、Twitter或人们蜂拥前往追捧的未来其他形式不过是早已日渐淡漠的过程的最新阶段而已。它们加速了意识的碎片化,但并非肇始起因。它们将普遍的友谊概念具体化了,但它们并非这个观念的发明者。回想起来,一旦我们决定与任何人交朋友后,我们忘掉如何交朋友似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如今我们或许为自己有很多朋友感到自豪,毕竟我们拥有的只剩下朋友了,但我们仍然明白友谊意味着什么吗?我看未必。


我们怎么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古典的友谊观与此简直有天壤之别。想想阿喀琉斯(Achilles)和帕特洛克罗斯(Patroclus)、大卫(David)和约拿单(Jonathan)、 维吉尔诗歌中的尼色(Nisus)和幼恋乐(Euryalus)。在古人看来,友谊决非寻常的、普遍的,而是罕见、珍贵、辛苦培养起来的感情。在由亲属关系和君臣关系确定秩序的世界里,可选择的亲密关系是例外情况,甚至具有颠覆性,可能打破同盟关系的标准界限。虽然扫罗(Saul)仇恨约拿单,但大卫爱他,阿喀琉斯与帕特洛克罗斯的友谊超过了他对希腊事业的忠诚。友谊是高贵的召唤,要求人们具有扎根于美德的超常品质,在亚里士多德和西塞罗看来就是献身于对真和善的追求。因为人们觉得友谊优越于婚姻,至少在价值上与性爱等同,而且常常表现出达到性爱那样狂热的程度。大卫唱到,约拿单的爱"对我来说比女人的爱更奇妙,更令人惊叹。"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不是恋人,两个男人在一个帐篷里睡觉,虽然各自和情妇睡在一起。他们的关系更伟大,阿喀琉斯在失去朋友后不愿再活下去,正如尼色以死来报复幼恋乐, 达蒙(Damon)挺身而出,愿代皮西厄斯(Pythias)在狱中受刑。


基督教的兴起让这古典理想相形见绌。基督教思想打击个人间的亲密纽带,因为应该把心灵交给上帝。在修道院群体中,对个别人的亲密关系被看作是对群体团结的威胁。在中世纪社会,友谊隐含着具体的期待和义务,常常在誓言中正式表现出来。主人和家臣使用友谊的语言。《威尼斯商人》中的"担保的贷款"(Standing surety)是现代友谊初期的主要形式。罗马天主教社会(在很多地方依然如此)的教父母子女关系是家庭间结盟的形式,不是教父和教子间的关系,而是父母和教父母间的关系。在中世纪的英国,教父母是"兄弟姐妹",在拉丁美洲,他们是"共同的父亲"(compadres),我们认为它是友谊的同义词。


随着文艺复兴,古典的友谊观伴随其他古典情感复兴起来。真理和美德再次占据首要地位,蒙田写到"那些敢于批评我们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为了你的利益而不惜伤害和得罪你是健康的爱的表现。"他坦率承认自己和拉博埃西(?tienne)的亲密关系不仅高于夫妇之爱和性的吸引而且高于对父母之爱、兄弟之情或同性之爱。"要建立这种友谊需要很多偶然因素,是三百年才能出现一次的罕见运气。"中世纪友谊的道德高度和高昂成本解释了真正的友谊在古典和新古典思想中被看作如此稀少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在传统社会里人际关系是受利益主宰的。因此,"真正的朋友"不同于追求自我利益的"献媚者"或"假朋友",正如莎士比亚说的,哈姆雷特的朋友赫瑞修(Horatio)和罗生克兰(Rosencrantz)和盖登思邓(Guildenstern)不同,更像"古代罗马人而不是丹麦人"。桑丘·潘沙(Sancho Panza)刚开始是堂吉诃德的随从最后成为他的朋友,到了旅行将近结束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明白友谊本身已经成为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的报答。


现在被称为浪漫友谊的古典友谊一直持续到18世纪19世纪,留给我们很多伟大友谊的例子,比如歌德和席勒、拜伦和雪莱、爱默生和梭罗。华兹华斯把他的代表作献给他"亲爱的朋友"柯勒律治。丁尼生在成为他代表作的诗歌里悼念哈勒姆(Hallam)"我的朋友,我的阿瑟,像母亲对儿子那么亲密"。梅尔维尔在谈到他第一次见到霍桑时一点儿不觉得难为情地写道"我被这个思想深刻、道德高尚的人征服了"。与此同时,商业社会的发展使得个人生活的基础转向产生现代友谊的必要条件。大卫·休谟和亚当·斯密说资本主义通过把经济关系非个人化,为建立在喜爱和默契基础上的私人关系留下存在空间。我们不认识所购商品的生产者,我们不需要知道该商品的销售者。而我们确实认识的人如邻居、本教堂居民、中学和大学的同学、孩子朋友的父母等等与我们的经济生活没有任何关系。一个在郊区学校教书,另一个在城市那边的企业上班,还有一个居住在国家的另一边。我们对对方来说什么也不是,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不想交往了,随时都可以结束这种关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