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Why Experts Get the Future Wrong 为什么专家预测总是错?

时间:2011-04-03 22:12:18  来源:  作者:


忽视这种差异就等于是危险地向反智主义偏离靠近。而加德纳,尽管他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念头本质上都不错,但也在其他方面向这个方向偏离——比如,通过将“所有聪明的人”与“普通美国人”相对立起来。啊?等等:普通美国人不聪明吗?聪明的人就不是真正的美国人了吗?这种区分不只是令人反感。它们还回避了真正的问题——那就是专业知识和智能在智力或道德上并不与江湖骗术相等同。事实上,他们常常对我们非常有用。


然而,更令人不安的是,加德纳延续了各种对人类大脑的误解。“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他写道,“但我们的大脑仍是石器时代的产物。”也就是说,我们犯错是因为我们的心智早已过时数万亿年了——如同是由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牌电脑搭配起来的系统,不适合于现代生活。

 

这个想法是流行神经学所谓的“高尚野蛮人”(Noble Savage):一个容易记住、文化上便利然而又是完全错误的概念。讲述那些有关我们人类为何是目前这样的“正是如此”的故事很容易,但它们无法得到证明,而且往往经不住轻微的审查就分崩离析了。(那么在石器时代——当我们人类的大脑完全符合我们的生活环境时——我们人类就从来没有犯过错误?)


加德纳虽然颇为担心人类对未来的预测,但对自己追溯逆推过去却丝毫没有疑惧,即使对遥远而不可知的过去也是如此。他慷慨激昂地写道我们如何“硬连接”于这个或那个——比如说渴望确定性——的技巧。请别介意他本人似乎对怀疑和不确定觉得很自在。即使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大脑处于硬连接状态(而且鉴于我们对可塑性的了解,这个比喻是有问题的),这些联线展开来有数百万英里长,而且估计有1,000,000,000,000,000个连接。这有点像是保险丝盒。而这就是为什么神经学家——像加德纳自称佩服的那些狐狸型专家一样——在对有关大脑的解释时表现谨慎。


所有这些有问题的进化心理学论调最令人沮丧的是,它等于是加德纳为探究理解我们为何痴迷于预知未来唯一真正作出努力的领域。的确,在过去,我们需要预测灌木丛里发出沙沙声的动物是捕食我们的动物还是我们可以享用的美味。但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一个深奥而又宽泛的问题,一个远远超出旧石器时代各种危险的问题。它涉及悬念、好奇、紧张、欲望、死亡。而加德纳却几乎没有涉及上述任何一点。


我想喜欢这本书,因为我有与加德纳同样的价值观,而且对他的这个研究项目非常赞同。而且很显然,怀疑主义及智力谦逊需要它们所能得到的所有捍卫者。不过,虽然《“愚”言未来》一书对未来的奥秘给予了适当的敬意,但对人类大脑科学及丰富的人类经验却给予了不适当的轻视。


凯瑟琳·舒尔茨(Kathryn Schulz)是《存在错误:误差边际历险记》(Being Wrong: Adventures in the Margin of Error)。”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