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中美关系如何稳定?

时间:2011-02-25 21:30:38  来源:  作者:

“胡奥”峰会之后,中美双方都有求稳的意愿,这是积极的心态。如何求得这对关系的长期稳定却不那么容易。中美关系的“稳定”有两个含义:一是双方有基本的政治互信,不会让矛盾和竞争失控;二是安定,很少有导致双边关系突然恶化的事件。在古汉语里,稳的原意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即在提纲挈领的问题上有把握。就中美关系来讲,这就是战与和的问题;而定即是“安”,没有大的波动和震荡。换句话说,稳定的基础是对中美关系不会形成全面战略对抗有绝对把握。

两国关系的稳定必须基于战略互信。“胡奥”峰会,双方都做出了建立战略互信的外交努力,但是基本思路不同。所谓“战略互信”,是指对将来不确定的前景做出符合双方共同利益的判断,并达到基本共识。尼克松-基辛格时期的中美外交固然有“对抗苏联”的共同目标,但双方领导人有相恨见晚的“神交”感觉,这是建立战略互信的最重要的保证。古人云,“圆而神,方以智”。古人的战略思维主要靠占卜,所谓“圆”指占卜之后所得的战略选择很多,没有定论,所以要靠“神”,即战略感觉来做抉择。所谓“方”指大的框架已定,要靠智慧来执行,属策略范围。

从战略思维的层次来讲,前者更加重要也更难得。没有大战略思维,不可能推行大外交。同样,中美领导人之间如果没有“神交”,即战略互信,维持稳定的基础就不牢靠。战略互信决定两国关系的前景,斗智只能影响现在的博弈。所谓“神以知来,智以藏往”,斗智借助往昔经验,神交方能面向未来。所以,中美关系的长期稳定必须要有“方圆”的结合。不过,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原有的框架确实已经难以适应今天的实情。

美国的“后帝国时间差”

比如,让《台湾关系法》左右中美政治关系的时代已经过去,但目前还缺乏一个降低美国对台军售的外交恶果的新框架。同样,中国经济发展对海洋通道的安全更加依赖,美方对宣扬了长达60年的“太平洋内湖论”是否也应当进行反思?美国国防部日前发布新的《国家军事战略》反映出不必要的紧张心态,美国智库提出所谓“群龙无首”的G0世界反映出超级大国的恐慌。总之,必须致力于创立新的规矩,建立更有效的合作框架。

遗憾的是,中方提出新的动议往往被美方视作“挑战”。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不愿轻易改变自己定的规矩是可以理解的,但中方的动机不是降低美国的国际地位,而是寻求双边关系的稳定基点。

同往昔的一枝独秀的大国一样,美国在相对衰落时期处于一个“后帝国时间差”,对新兴大国的一举一动高度敏感。英国在20世纪上半叶最敏感的国家,恰恰也是那个明显取代英国地位的美国。但是英国抓住二次大战的契机同美国积极交流,并在凯恩斯勋爵的领导下进行了艰苦的实质性谈判,终于形成了对双方都有利的新国际秩序,即布雷顿森林国际经济体制。

其实,中美共同利益的契合点比冷战时期更多,而且不存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家之间的那种“超稳”状态,即以相互军事威慑为基础的稳定。还是古人说得好,“有成例者易循,无定法者难继”。中美两国对未来的国际秩序的稳定,有着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因此必须寻找长期合作的有效途径,并用双边外交的手段将这个合作框架相对稳定下来。中美双边关系须向着真正的战略互信迈进。(相蓝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