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时间是神马 ?

时间:2011-02-07 21:21:12  来源:  作者:


自从爱因斯坦以来,物理学家们一直告诉我们,时间 - 这个稳定的宇宙的滴答滴答声 - 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神奇。它不是沿着单一的,线性的方向,像孔子眼里"逝者如斯夫"的长江一般流淌,或者像一个稳定的老和尚的木鱼一样单调地敲打着。相反,它依赖于各种特定的宇宙变量。如果我们加快速度,时间流动就会变慢。 (落入黑洞以后,时间转换成一种粘稠的稀泥)。在物理学的数学法则里,没有什么规定说时间只能往前走。至少从理论上讲,墙上时钟的指针可以向两个方向上转动。
但如果时间是如此的怪异,为什么它看起来是那么地正常呢?为什么我们无法感觉到那些量子理论的古怪呢?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现在开始探索时间的现象学问题,他们不是从时间空间开始,而是从肉质的人类大脑开始。如果说,我们对时间的感觉,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人脑认知上的错觉的话,那么错觉从何而来?
让我们先看看一项由贝勒医学院的大卫-毅革曼领导的大胆的实验,(毅革曼也是最畅销的小说"森"的作家 - "森"是一本讲述来世的可能性的辉煌的即兴之作。)他感兴趣是为什么我们感到很害怕时,时间似乎就慢了下来。 (他的研究是因为受到了童年时期从屋顶坠落下来的经历的启发。)当然,在实验室里让参试者感到恐俱,或欺骗他们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并不容易。(这也可能违反了一些道德伦理检查的规则。)所以,毅革曼想出了一个原创的实验范式:SCAD跳,它通常被描述为没有蹦极的蹦极跳。一名参试者被悬挂在150尺高的空中,然后自由落回到一个大网里(希望不是落到外边)。WNYC的Radiolab(一家公共广播电台)的嘉德和罗伯特解释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SCAD跳正是大卫所需要的,这玩艺绝对可怕。但他还需要一种方法来判断,参试者的大脑是否真的进入涡轮增压(高速)运行模式。所以,他给大家都戴上了一个小电子计数器,它基本上是一个笨重的电子手表,只是上边的数字闪烁的太快了,凡人无法看清楚。这些闪烁太快的数字在正常情况下,对于站在地面上的人们来说,只是一片模糊不清的东西。但是大卫猜想,如果他的受试者的大脑真的处于某种高速运行的模式中,他们也许能够在下落时,看清这些数字。
正如大卫预计的那样,自由下落的经验,足以吓坏了他的受试者。 “我们要求每个人,从1到10,给下落的可怕程度打分,”他报告说,所有的受试者都说给10分。每个人都报告说下落时有慢速运动的效果。他们都高估了下降时期所经历的时间。那么下落时电子手表上的数字被看清楚了吗?非常遗憾,它们仍然还是模糊不清的。
“原来,当你自由下落时,你并没有真正看到慢动作。它并不像放映慢动作镜头那样,这件事情越想越有意思。” 大卫说。
据大卫讲,其实这就是个记忆的事情,跟"大脑高速运行"的看法无关。 “通常,我们的记忆就像是个筛子,”他说。“大部分通过我们记忆系统的东西,不会被写下来。”想一想当你走在拥挤的街道上:你看到很多面孔,很多招牌,各种各样的信息刺激。但是,神马都是过眼浮云,其中的绝大部分,从来不会成为你记忆里的一部分。但是,如果这时候,一辆汽车突然一拐,直直地冲向你,你的记忆马上就会换档。现在,你的记忆会把一切感知的信息都写下来,每一块浮云,每一块泥土,每一点点稍纵即逝的想法,任何可能有用的东西都不放过。
这是一个非常普鲁斯特式的(突然跳跃的)想法。事实证明,我们对时间的感觉,与我们的记忆深深地纠缠在一起,而当我们记住更多的 - 当我们品尝每一口玛德琳点心和菩提花茶时 - 我们可以像拉长毯子一样拉长时间。这表明,要想从尘世里挤出更多的经验,延长我们生命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要对于生活的细节更加细心,更加敏感。同样的逻辑也应该适用于我们的假期。如果我们希望自己的度假时间持续的更长,那么我们应该省了海滩上的小睡,把我们假期的每一时刻塞满新奇的,值得我们注意和牢记的东西。
此外,对时间的知觉和记忆密度之间的连接,还可以向相反方向发展。我们可以用加快人体内部时钟的方法,增加我们的记忆。1999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一小组心理学家表明,有可能通过让人们曝露在快速行驶的列车声音,或者听快节奏的音乐,来调整人们的内心节拍,事实证明,喀答喀答作响的列车,能够加速我们身体内部的时钟 - 内部时钟跳动得快一点就这意味着,一切事情似乎都要变得慢长一些。(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挂过来的电话被一些公司的总机自动放在"等候"状态时,他们总是播放一些节拍迟缓的音乐。这样的慢板音乐听起来可能会拖慢我们身体内部的时钟,从而使我们等待的经验不那么令人沮丧)
同样是曼彻斯特实验室的一项新研究,采用了列车行进的喀答声,探讨加速节拍的影响。原来,当我们的内部时钟节拍加快以后,我们不但感知到外部世界的移动变慢了 ,我们实际上还可以记住更多的事情。换句话说,我们的时间观念不只是一个感性的幻觉,它似乎还能调节我们大脑的信息处理速度。被喀答声加快以后,我们可以处理更多的信息。这就像在大脑皮质层嵌入了一块加速芯片。 (这表明,当我们执行非常艰巨的任务时,如被堵住的美式足球的四分卫球员必须立即作出扔球决定时,或弹奏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时,如果我们先听一段快节拍的音乐系列,效果会更好。)下面是一些最新的论文摘要:
一系列的实验表明,一个在以往的为了研究受试者主观感知的时间长度的实验中,用过的5秒钟的火车喀答声(其方式与“加快”时间进程相一致)也可以对信息处理速度产生影响。在一般情况下,伴随着快速的滴答声,信息处理的反应时间明显快于没有滴答声时的反应时间,但杂乱无序的白噪声对响应时间无明显影响。实验3和4,使用了两个认知心理学中的经典实验的变种,研究了滴答声对完成记忆任务上的表现的影响:(Sperlingós (1960) iconic memory task (标志性记忆任务) and Loftus, Johnson, and Shimamuraós (1985) iconic masking task,和洛夫特斯,约翰逊和岛村的标志性掩蔽任务)。与静悄悄的环境相比,如果实验是伴随着快速的滴答声的刺激, 那么,两个实验的参与者都能够回忆起或认出来更多的实验经历中的信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