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怎么创新?创什么样的新?

时间:2010-08-24 08:36:23  来源:  作者:

量子力学创始人海森堡在帕多瓦—威尼斯听了李政道的报告后说:“今后的物理学是华人的世界,因为中国人天生聪慧,文化传统非西方人所能比。”中国是一个读书大国,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人文哲学,诸子百家,所达到的造诣,至今西方学者都难望其项背。再看中国的文字,尤其是文言文,言简意赅,说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联想能力也是世上一绝。再看技术和工艺领域,古代的宫殿建筑,玉器神雕,米粒上刻诗词,不知道西方尖端技术的CAD有无此功力?这就是海森堡所说的中国人文素质非西方人所能比的原因吧!此为中华优势一。

说创新,最大的阻力在于中国的学者受封建意识束缚太深,记得北大物理系王竹溪老师在课堂上曾说:“自然科学是一座完整的大厦,不能轻易去否定,随便抽掉一块砖,大厦将倾。”事实上,自然科学是一座不断在改建中的宫殿,不除旧怎能创新?伽利略破了亚里斯多德的旧,相对论破了牛顿绝对时空的旧。100年来,量子力学与狭义相对论不兼容,说明两者之一必有错处。虽说有所继承才能有所发展,然全信书不如无书,每过十年科技文献的记载将有1/3需要修正。概言之,这也叫“与时俱进”吧。所以创新在中国学人中有一大障碍,即思想禁锢,言必古人,言必希腊;殊不知,科学技术喜欢调皮捣蛋的孩子,否则科学怎么发展呢?所以一旦国人能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一轮新月必将凌空高悬。人常说科学上面是哲学,哲学上面是信仰、是宗教,一个没有哲学思维的大国,是成不了科技强国的。过去常说思想改造,现在学人一听思想改造就嫌烦,其实活到老学到老,不就是说要改造到老吗?这是中华优势二。

说创新人们会问,怎么创新?创什么样的新?狭义地讲想创新首先得选题,从文献的夹缝中找题目是创不了新的,要到社会中去了解社会的需要,国家也应该告诉社会最需要什么。否则好剑在手,却不知鹄在何处。创新非工具理性,乃价值理性也。科学家创新的动力,没有兴趣不行,然没有大爱更不行,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国家的人民,只有大爱才能无怨、无悔、无偿地付出。国家的需要、社会的需要永不会枯竭,创新的动力也就永不会枯竭。何况人类所掌握的知识比宇宙中所含的真理,只是沧海一粟。只要心中有人民,有为人民服务的这颗赤子之心,创新的题目俯拾皆是,满地都是黄金甲。有了这样的前提,才可能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最终必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

发现人才,首先要建立一支发现人才的队伍。要像好莱坞星探那样,走遍世界去找嘉宝,去找玛丽莲梦露。人常说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那么当今就要为伯乐制定一套奖励制度,发现人才有奖。

上世纪50年代有个老师说过这样的话:18世纪满地都是黄金,洋铁皮火油箱顶上支上两条锡箔,就发现了库仑定律。一根磁铁棒和一个线圈就能发现法拉第定律,推出了发电机和电动机。到了21世纪,杨振宁先生也说了同样的话:18世纪满地都是黄金,19世纪满地都是白银,当今,黄金捡完了,白银也捡完了,我们的研究还能做些什么?看来,权威也会落伍。

以上四条讲的都不是中国科学家无能,讲的都是发展中国科技的价值理性没有到位。受封建思想影响,近两年不少院士鼓吹文理相通,鼓吹科学和艺术相通;还应加上一条,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相通,规律可以互相借鉴。在中国历史上凡是搞改革都是自上而下的。只要政权意志到位了,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中国共产党办不了、办不到、办不成的。单纯靠中央苦口婆心地劝解是不行的,“钱学森之问”中意犹未尽处就是这个意思。钱老有个口头禅:全国要学解放军。我们要有这样的胸怀,发展中国科技,不成功便成仁,世上没有中国人干不成的事。前苏联航天专家安德烈科莫廖夫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既然你选定自己要当一名受人尊敬的科学家,那你就应有下地狱的思想准备。不下地狱,升不了天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