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中国人为什么丧失了慢的能力?

时间:2010-08-13 13:33:10  来源:  作者:

“中国人的烦躁症来自社会结构的不稳定,无论排队还是插位,都是为了确保自己不被社会抛离”。尽管,过去因为现实环境不佳、为生计所迫,而有所“恐惧”;现在,经济起来了,“焦虑”却成为中国社会新的一场病。

求快急躁 凡事抢第一

“大跃进”已经成为历史云烟,但“事事求快、一心总想超越”的“大跃进心态”,却仍深植在大陆社会民心。

孙中山曾言:“中国并非患寡,而是患不均”。因而,结构性困境所引发的资源紧缺及分配问题,是中国人成为地球上最急民族的文化因素。百姓往往以零和角度看待人际关系。

民众总在焦虑:若不抓住机会,就被社会遗弃;如果乖乖排队,肯定有人插队。民众因而不自觉地急躁,不是把规则视为无物,就是当作斗争他人的工具。

飙速时代 台湾地区经历过

“急之国”的表现更凸显在一味追求GDP的快速增长,造成重复竞争,导致部分地方面临资源、发展的更严重错置。

台湾地区经历过上世纪70、80年代的经济狂飙时期,曾走过“求快”、“快速致富”的“快活”阶段。在那段狂飙岁月中,台湾人曾陷入金钱万能、发展挂帅的迷思中,投机、赌徒心态蔓延社会各阶层。但在90年代初经济泡沫破裂后,台湾藉文化激荡、社会参与、社会总体营造等社会力释出,建立起新的价值观,从而构成一股社会和谐的坚实基础。

从“飙速时代”减速下来,台湾民众有更多时间去静思、沉淀急躁的心灵,检讨原本紧绷的人际关系。大家逐渐体验“慢活”、“求真”的生活真谛,找回人本的价值、尊严与幸福。

大陆现阶段的社会发展遇到一些困境,这是连大陆民众都不否认的事,台湾也曾走过这样的荆棘路程。而未来大陆社会所将面对的问题,相形将更为复杂。若大陆民众能用虚心、宽广的视野,看待彼此社会的不同处,台湾民众也以互助互利的心态,乐见、协助大陆走向成熟、文明、稳健的“和谐社会”,这对两岸民众的互信、理解,是正面的良性发展。(洪奇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