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如何重振思想力?

时间:2010-06-26 11:42:27  来源:  作者:

对于文学思想力问题,部分与会作家表示,文学首先是艺术。毕飞宇在发言中提到,昆德拉评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适合于小说家:“如果陀思妥耶夫斯基不是一个小说家,那他就不再是一个哲学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深刻的思想体现在他对人、对人物关系、对婚丧嫁娶、对酒席及对茶、茶杯的仔细描摹中。

  梁鸿也谈到,文学与思想血肉相连,思想不只是材料、立场、观点,它与各种文学要素构成作品的肌理。

  评论家施战军在发言中表达了自己的忧虑:目前中国文学界出现了一种明显的“思想饥渴症”,这很可能会导致一系列问题。“我们今天的确存在文学缺乏强有力的思想、引领潮头的思想、启人心智的思想的问题,但是是否呼唤思想,文学就会出现思想呢?”他说,思想饥渴的另一方面是“问题焦虑”,把思想缩略为一种问题,这样会适得其反,回到“五四”时期出现的那种“问题小说”,这样将非常可怕。

  他认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最大的收获是实现了艺术上的多元化、多样化。从艺术出发去寻找思想,这是上世纪90年代文学的巨大转变,甚至超出了上世纪80年代。我们不能仅仅从小说的一个方面认识这个问题。我们今天的历史和时代主流话语丧失了那种基本的艺术的东西,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这是目前作家思想缺乏的表征。”在他看来,“文学的思想不是在重大主题的反思和抒写当中,而是从微小角度切入到文学当中。”他认为,需要既有文学独特角度又有正常人类眼光的作品,文学思想才能产生。他呼吁综合型的作家,即“智商、情商等都很高的作家,重新建立与思想的连接”。

  对于如何重振思想力,评论家谢有顺表示,作家不能仅满足于观察、记录,还应该是一个体验者。在他看来,“体验”是20世纪以来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的最重要经验。在现有文学里,太少看到作为一个孤独、无助、脆弱的人在当下的体验,而这种“创伤经验”是20世纪以来文学存在的意义,为高歌猛进的时代提供了另外的价值。但是在这一点上,当代文学中很难看到这样的作品。相反,看到很多得意和抱怨,为自己的成就得意,为自己的某种写作方式得意,这种得意和抱怨弥漫在整个文坛。

  在他看来,绝大多数伟大的写作其实都是失败主义的写作,他不过是证明这个世界上人的失败,他无力回答、承担这些问题,他背负着困惑和重担在写作,包括鲁迅。

  他说,当站在绝境意识上写作时,思想才会被体现出来。“我该如何活着,如何面对这个世界?面对这个巨大的复杂的现场?当这些问题提出来,思想可能就开始成为一种世界观和认识论,会在写作中发生作用,具体的作用是,使你对所要书写、表达的当代生活有一种辩论的欲望,在其中发现和呈现新的可能性。生活不仅是这样的,还要追问生活可能怎样。”

  “没有这种思想认识,如何与生活辩论?”他认为,很多作家写当代生活有一种屈服性,成了一个被生活奴役的人,或被巨大生活信息淹没的人,这就在于他没有与生活辩论的能力。“所以我觉得要重新获得思想,从体验的角度来进入,重新获得体验者的认识,重新获得绝境意识,并且通过这种绝境写作获得与生活辩论的能力,这是根本。”

  梁鸿认为,作家如果只展示一般的民众性的情绪,没有意义。作家应该提供新的想象空间。另外文学思想的品质问题也值得思考,上世纪90年代以来那种“狂欢化”、“审丑”、“下半身化”都非常普遍,它们解构了时代的大历史,但还缺乏一种建构性的东西。

  研讨会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中共珠海市委宣传部、《南方文坛》杂志社、珠海市文联、共青团珠海市委员会、珠海市作协共同主办。张燕玲、李洱、龙一、侯马、邱华栋、冯唐、田耳、霍俊明、张莉、李云雷、冯晏、卢卫平、邰筐、熊育群、申霞艳、黄咏梅、魏微、盛可以、东紫、东君、李铁、朱山坡、徐则臣、杨庆祥、马小淘、颜歌、蒋方舟等四十余位作家、评论家参与研讨。

  作者:陈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