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太有才啦

陈彦:二老对我们特别宽容,反比我们的沉默,自私,让我现在十分内疚

时间:2010-12-19 08:51:03  来源:  作者:

准备工作 没有想到最差的情况

记者:这次黄山之行,你们都做了怎样的准备?

丁卉:我主要是准备了自己的装备,包括专业的登山包、雨衣、鞋子,还有冬装。另外准备了吃的东西。当时只想到了最好的情况,就是第二天我们就会回来,完全没有想到最差的情况,当事情不按照我们的想法发展时该怎么办。

许若圣:我是做了一些准备的,比如多带了一天的食物。我还提前看了一下这次的线路,上网查了一下信息。我曾怀疑过这条线路,但是问了一个去过的朋友,他说路很好找。领队也问了去过的人,给出的答案也是这样的。再加上我们队伍中有一个人曾经走过这条线,所以我就没有太在意。但是到了那里以后,我们发现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么容易,那个去过的女生也已经不记得当时的路了,我们只能凭经验和感觉。我觉得,我们一开始就犯了错误,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就错了。

蒋帆:主要是准备了吃的和穿的。之前开了一个准备会,领队在网上发了线路图,讲了讲线路。

关于逃票 没有人会用生命逃票

记者:听起来你们的准备主要集中在吃和穿上,那你们之前有户外经验吗?

丁卉:我没有经验,还是新人。我今年大四了,最近找工作找得很辛苦,我就是想出去放松一下。现在我才知道,并不是我身体好,就可以进行户外运动的。

许若圣:我的高山经验还可以,从2004年开始玩户外,曾经去过太白山、贡嘎户外穿越等。

蒋帆:我的户外运动经验有一年了,曾经去过亚丁、夏特,但是难度也不是很大。野黄山我之前没有走过,队伍里很多同学是有户外经验的,路途上也很照顾大家。

记者:后来网友有质疑说,你们选择的这条线路,主要是为了逃票?

蒋帆:没有人会用生命逃票。

关于报警 当时我们已看不清路了

记者:后来你们到了山上后,是怎样做出了报警的决定?之前看到你们学校BBS上有讨论,说是新人胆子太小了私自作的决定?

丁卉:当时我没有参与讨论,我相信领队和押队最终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出于对女生安全的考虑。当时天已经黑了,我们已经看不清路了,我们撑起了帐篷,因为天一直在下雨,我们只好将睡袋裹在了身上,睡袋被淋湿了。

许若圣:当时我是支持报警的,因为当时我们的线路已经不是很清楚,GPS无法清晰定位我们的位置。大多数人参与了讨论,我们最终决定要报警。开始我们是拨打了安徽当地的110,但我们不太放心,又给上海的亲戚朋友发了短信。

蒋帆:当时我们的食物只带够周日的,我们不确定周日能否出得去,我们不能冒险。我们有8名女生,报警是集体的行为。

集体失声 我们一直反思能做些什么

记者:你们获救的当天下午,就返回了上海。

许若圣:我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主动提出来要去看看家属,但是无论是学校方面还是黄山方面,都认为我们当时做这样的举动不太适宜。所以决定先带我们回宾馆。但是在临行前,我们参加了一个小型仪式,然后才回到上海。

丁卉:其实大家当时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感到非常疲惫。下山后,又突然面对很多记者,回答他们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后来我们集体参加了张宁海烈士的遗体护送仪式。学校主要是考虑到我们的身心状况,让我们当天回到了上海。

记者:回到上海后,众多网友就这件事讨论了几天,但是你们始终没有回应任何问题,这是为什么?

丁卉:其实我不想关心网友们都说了些什么。对于我们来说,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一个人因为我们而牺牲了。这几天我们一直都很内疚,我们唯一要面对的就是张宁海的父母,我们以后该为他们做些什么。我对我的父母说,不管你们在网上看到了什么,你们的女儿肯定会负责任的;不管以后我每个月的工资能拿多少,我都会像对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张宁海的父母。

关于未来 想成立张宁海奖学金

记者:都会做些什么表达对张宁海烈士的歉意?

丁卉:我是安徽人,寒假的时候,会再去看张宁海的父母。

许若圣:最近我们正在商量,可能会在内部做一个筹款,长期对张宁海的家人表达关怀。

陈彦:二老对我们特别宽容,反比我们的沉默,自私,让我现在十分内疚。我们打算集体捐款,准备在张宁海就读过的小学设立以张宁海为名的奖学金,为那些贫困学生助学。

记者:发生了这件事,今后会影响到你的户外运动吗?

许若圣:我应该是再也不会进行户外运动了,因为我一出去,就会想起来这件事,我再也没有这个心情出去了。我想对其他人说的是,户外登山一定要谨慎,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要随便出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