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全民阅读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时间:2012-12-12 18:59:55  来源:  作者: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钟书峰译本与商务印书馆译本对照版

 

 

钟书峰译本

定于2013年初出版
冯棠译本

桂裕芳 张芝联 校

商务印书馆2012年8月第1版

前 言

 

目前出版的这本书,并非一部法国大革命史。那段历史,已有人写得很精彩,我根本不会考虑重写。本书仅研究那场大革命。

可以说,从来没有哪个民族,像1789年的法国人那样,企图决绝地把自身历史一刀两断、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挖下一道鸿沟。为防止把过去的任何东西带进新社会,他们高度警惕;为迥异于先辈,他们给自己设立了种种限制;为让自身面貌焕然一新,他们不遗余力。

我一直认为,他们在那独特事业中取得的成就,远较外界普遍认为的,甚至远较他们自己当初预想的,要小得多。我确信:他们不知不觉地继承了旧制度的大部分思想、观念与习惯,甚至凭借它们引导了那场摧毁旧制度的大革命;他们利用旧制度的残垣断壁建造了新社会的高楼大厦,尽管他们并非有意如此。因此,要真正理解大革命及其功绩,就必须暂时忘记眼前的法国,而去考察那已逝去的、坟墓中的法国。我在此处努力完成的,就是这一工作,但其难度超乎意料。

  早期君主制、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的历史,已有大量著述进行全面透彻的研究。那些研究,让我们不仅了解到当时发生的种种历史事件,而且了解到当时的那些国家与民族的法律、习俗以及精神状态。但是,迄今无人甚至想过以同样认真仔细的态度,去研究十八世纪的历史。我们清楚地看见那熠熠生辉的光鲜表面,熟悉那些呼风唤雨人物的生平细节,读过生花妙笔的书评而知道十八世纪赫赫有名的大作家们的著作,就自以为十分了解十八世纪的法国社会。但是,对于公共事务的处理模式、各种制度的实施情形、社会各阶层的真实关系、受漠视底层的境况与感受,乃至当时的风俗舆情,我们只有模糊的认识,而且往往是错误的认识。

我竭力摸索进入旧制度的心脏地带。它,在时间上离我们很近,只是被大革命遮盖了。

为此,我不仅重读了十八世纪出版的名著,而且还研究了许多不太有名也不该有名的著作,因为它们无甚文采,但也许更能真实地记录那个时代的实情。我尤其注意查阅在大革命前夕法国人发表其意见与观点的一切公共文告。我从全国三级会议[1]以及稍后出现的各省三级会议的会议记录中获得了诸多研究启示。对于三个等级阶层在1789年提交的陈情书[2],我尤其注意加以充分利用。这些长达数卷的陈情书手稿,是法国旧社会的绝笔书,是其愿望的最高体现,是其最终意志的真实反映。它们是独一无二的历史文献。当然,我的研究绝不会局限于此。

在这个政府权力强大的国家中,几乎没有什么思想、希望、痛苦、利益与感情,不会迟早暴露于政府面前。因此,浏览其档案,不但可以准确了解其运转情况,而且可以了解整个国家的状况。外国人倘若有权自由查阅内政部以及各辖区的密件,很快就会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法国。读者阅读本书就会知道,在十八世纪,政府权力已经高度集中、非常强大、极其活跃。它不停地资助、批准、禁止这个或者那个项目;它做出了诸多承诺,给予了诸多东西;它的巨大影响涉及方方面面,大至公共事务,小至家家户户的命运以及个人的私生活。由于其政务不公开,因此,人们不忌惮在它面前坦陈最隐秘的不足。有鉴于此,我花了很长时间研究政府在巴黎以及若干省份遗留的档案资料。[3]

果不其然,在那里,我找到了活生生的旧制度:其观念,其情感、其偏见,其实践;感觉人人都畅所欲言而坦露心底想法;收集了当代人甚至闻所未闻的有关旧制度的诸多信息,因为我看到的材料他们从未见过。

随着研究进程的推进,我惊讶地发现,在昔日法国看到了今日法国的诸多突出特点。在那里,我发现原以为只来自大革命的思想、原以为只产生于大革命的习惯、原一直以为源于大革命的诸多情感;我发现,当今社会的一切都深深扎根于那片古老土壤之中。我的研究越逼近1789年,我就越清晰地注意到大革命精神是如何产生、发展和壮大的。就这样,大革命的全貌逐渐展露在我眼前。它的气质,它的特点,已然显现;它,就在那里。我从中不仅找到了大革命爆发初期的原因,而且更多的是发现了大革命最终结局的预兆。大革命是分为两个截然不同阶段的:在第一阶段,法国人似乎想摧毁旧社会的一切东西;在第二阶段,似乎想恢复某些已被他们抛弃的东西。旧制度中于1789年突然消失的诸多法律与政治习惯,若干年后又重现,犹如某些河流,沉入地下后又在某处冒出地面,形成旧河之水流淌于新的两岸之间的情形。

我将本书公之于众,目的就是想阐明:几乎在整个欧洲同时酝酿的伟大革命,为什么只在法国而不在别处爆发,为什么会在即将摧毁的那个社会中自发产生;古老的君主制度,为什么会如此突然而彻底地崩溃。

我的设想是,这项已着手的研究工作不局限于前述内容。倘若时间与精力允许,我计划透过那场漫长而起起伏伏的大革命,追踪研究曾与我同在旧制度下生活的如此熟悉的法国人,看看他们是如何抛弃旧制度塑造的自身、如何改造自身顺应历史发展,而又万变不离其宗的,就是说,看看他们是如何不断以不同面貌示人,却仍然可以让人一眼看出就是谁的。

我首先要研究的就是1789年初的他们。那时,他们心中所想的,就是热爱自由与平等;他们心中渴望的,不仅是要建立自由制度而且是要建立民主制度,不仅是要摧毁种种特权而且是要确认种种权利并使之神圣化。那个时代,洋溢着青春、激情、自豪、慷慨与真诚。尽管那个时代也犯下了种种错误,但是,人们会永远怀念它,而且在今后的岁月里,它还将让企图腐蚀或者奴役别人的那类人无法安眠。

在草草追溯大革命的过程中,我将尽力阐明:是哪些事件、哪些错误、哪些失策,导致法国人抛弃了原定目标,忘却了自由,而只想成为世界霸主的平等奴仆;那比大革命所推翻的政府更为强悍、更为专制的政府,是如何摄取并垄断所有政治权力的,是如何取消付出如此高昂代价换来的所有自由而代之以徒具其表的自由的;它是如何剥夺选民的知情权、集会权和决定权而又标榜人民主权的;它在决定征税时,是如何把议会的屈从和沉默吹嘘成是议员自主投票决定的;它是如何取消国民自治权以及思想、言论、出版自由——此乃1789年争取的最珍贵、最伟大的成果——的主要法律保障,而又盗用大革命之名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