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全民阅读

《伟大的追求:经济学天才的故事——二十世纪伟大的经济学思想家以及他们所认识到的世界运行方式》

时间:2011-09-22 08:57:16  来源:  作者:

《伟大的追求:经济学天才的故事——二十世纪伟大的经济学思想家以及他们所认识到的世界运行方式》(Grand Pursuit: A Story of Economic Genius: Great 20th Century Economic Thinkers and What They Discovered About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西尔维娅·纳萨尔(Sylvia Nasar)著(红色封面的是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and Schuster)2011年9月版,共576页,见亚马逊网;灰色封面的是Fourth Estate出版公司2011年10月版,共554页,见亚马逊英国网)
(译者按:西尔维娅·纳萨尔,生于1947年8月17日,是一名徳裔美国经济学者、作家。1970年毕业于土耳其安提俄克学院(Antioch College),1976年从纽约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她曾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瓦西里·里昂剔夫(Nobel Laureate Wassily Leontief)做过四年研究。现为哥伦比亚大学商业新闻讲座教授。她的丈夫也是一名经济学家。她最有名的著作是关于约翰纳什的传记《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

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其所创办的通俗杂志《家常话》(Household Words)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向经济学家们发出了挑战,希望他们能让自己的学科更有人性。1854年,他在《家常话》创刊号上写道:“政治经济学只不过是一具骷髅,除非它拥有一点人的外表和特性,有一点人的光泽,有一点人的温暖。”

大部分经济学理论和经济学家们面对这一挑战都败下阵来。曾做过《纽约时报》经济报道记者、现就职于哥伦比亚大学的西尔维娅·纳萨尔在她的新书中至少实现了狄更斯的部分愿望。《伟大追求》是一本讲述经济史的书,它有血肉,有光泽,也有温暖。作者想证明的是,经济学绝非托马斯·卡莱尔(Thomas Carlyle)所说的那样——是一门“阴郁的科学”(dismal science)。她行文的风格和方式你可以预料得到,她可是1998年畅销书《美丽心灵》的作者——该书讲述了博弈论背后饱受折磨的天才约翰·福布斯·纳什(John Forbes Nash)的故事。

你从这本书中会发现经济学家们——或者至少是是纳萨尔女士所讨论的那些天才们——是一群特别有意思的人。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是个令人瞩目的混合体。他既是英国文人团体布卢姆茨伯里派(Bloomsbury)的一员,又是公务员系统里的一名高官,还有点顽童的调皮。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是一位执著的学者,但他将大部分闲暇时光都用在骑马、找情妇上,偶尔还参加一些狂欢宴会。耶鲁经济学家欧文·费希尔(Irving Fisher)1929年10月宣称股市“似乎已经达到一个永久的高位”。他是个“健康控”和禁酒主义者。而熊彼特所说的那个“时代最牛的人之一”琼·罗宾逊(Joan Robinson)总是穿一件毛式制服,还宣称朝鲜肯定会超过韩国。

纳萨尔女士的故事很吸引人的另一个原因是她几乎没有掩饰她的偏见。她对卡尔·马克思没有太多兴趣——这个男人对自己十分自信,天天埋头于大英图书馆的书海里,以至于他根本看不到周围的世界。他懒得去看英国的工厂,哪怕只看一家。他拒绝与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和乔治·艾略特(George Eliot)等当时的知识界泰斗进行交流,他们两人住的地方离马克思家前门不过几英里。他无视统计学上的证据——它证明劳动阶级在国家财富中所占的份额在不断增加。而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与马克思恰好相反:他是维多利亚时代知识精英的化身。马歇尔很关心他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他常常参观工厂和企业,周游当时世界上新的“活力帝国”——美国。他还全身心支持国民教育和渐进式改革。

要是写书的人水平差一点,纳萨尔女士的故事可能会退化为一系列人物特写:普通人闲聊的谈资。她把这些故事与一系列重大问题联系在一起。例如,人类是如何摆脱赤贫的——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贫困一直是人类难以摆脱的宿命?为什么静态社会会被动态社会所取代?最好如何对付资本主义对人类所做的特殊贡献——繁荣和衰退的交替循环?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制度就其所能释放出生产力,但是它受到一个矛盾的困扰:追求越来越多的利润会让穷人越来越悲惨并导致生产过剩的危机。但是马歇尔证明,资本主义的优越性不是通过压榨穷人而是通过提高生产率来体现。工厂主做出无情的较小改善会使他们获得更高的工资和更低的价格,这一物质收益过程会扩散至整个社会。熊彼特进一步解释了生产率提高这一概念。经济体制不只是简单地将蛋糕做得越来越大。它经历一个连续的混合过程,就像企业家发明新产品并将其付诸生产一样。马克思明白它的波折起伏:资本主义当前的危机事实上使它更强大。

经济学是一门实用的科学,也是一门分析科学。从左派的观点看,英国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社会改革家比阿特丽斯·波特·韦伯(Beatrice Potter Webb,1858.01.22——1943.04.30)认为“家庭式国家”(the household state)可以解决大规模的贫困问题。费希尔指出好好地管理货币供应有助于实现稳定。凯恩斯坚持认为如果政府可以充当最终的花钱者——正如央行是最终的贷款者一样,那么危机就可以预防。

《伟大的追求》一书的结尾部分较为逊色。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纳萨尔女士认为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应被当做全书恰当的终结篇。他是一个经济学天才,一生都致力于思考如何消除饥荒问题。然而多少有些奇怪的是,这样一本讨论经济史的书竟然不讨论一下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其在经济学界所引发的激烈争论就结束全篇。显然,像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和劳伦斯·萨默斯( Lawrence Summers)等人至少应该在故事结尾时上台跑跑龙套。但是金无足赤,书无完书。《伟大的追求》一书不仅应在每一位经济学家的书房而且还应在每一位问学严谨的读者床头占据一席之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