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前世今生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是我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

时间:2011-02-15 10:04:53  来源:  作者:

《中国档案》 1998年11期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是我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20年前的一个冬夜,小岗村的农
民冒着风险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立下了一份大包干“契约”。因“契约”上揿满了手
印,也有人称之为大包干红手印。1984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将大包干“契约”征集
进馆,馆藏编号为GB54563。这份“契约”的内容如下:1978年12月地点
严立华家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名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全年上交和公粮
不在(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干(甘)心大家社员也
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然而,一些相关文章的报道与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的这
份“契约”内容又有很大的出入。

一、关于会议的时间
1.1978年12月说。中国革命博物馆藏品上的时间是1978年12月。有
的报刊也认为:12月的一天夜里,小岗村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①。《交锋》一书认为
会议的时间是1978年12月②。2.1978年11月说。有文章明确认为:19
78年11月24日晚上,全村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③。

二、关于会议的地点
1.严立华家说。中国革命博物馆藏品上写明的是在严立华家。有的文章就采用了
这一说法。2.严学昌家说。当年的生产队长、秘密会议的主持人严俊昌认为会议是在
严学昌家召开的。严学昌家在村子中间,东西两头的人去他家都很方便④。

三、关于会议的人数
1.20人说。曾有报纸在头版头条以题为《二十一个指印》⑤对小岗人作了报道
⑥。也有刊物有着小岗人那21个血手印的“秘密协定”的记载。中国革命博物馆藏品
上写有21个人名,其中副队长严宏昌出现了两次。据此,参加会议的人数只有20人
。当年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单身(一户是孤老汉,一户是光棍汉),因而也
有说法是20户⑦。2.18人说。有的说全村18户农民⑧,有的说是18户户主⑨
,有的说小岗村18位农民订立包产到读书的文书⑩。

四、关于“契约”的执笔者
1.严立学执笔说。在那次秘密会议上,由队长严俊昌讲,会计严立学写了下来。
写好后,严立学用颤抖的声音给大家念了一遍。大家签名后摁下了手印。2.严宏昌执
笔说。副队长严宏昌从衣兜里掏出一份早已拟好的“契约”,声音打颤地说:我们写了
一份“契约”,对咱们小岗村搞秘密“包产到户”做了两条规定,如果同意就请大家表
态。说完,他便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听完后,有位老者建议还加一条。大家异口同声
表示同意,赌咒发誓按这三条办。

五、关于“契约”的纸张
1.白纸说。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的这份 “契约”纸张为16开,白色,十分平
展,几无皱折。不过,当年滁州地区地委书记陈学昭认为,小岗村那时家徒四壁,一贫
如洗,根本拿不出这么一张白纸来。2.练习簿(本)说。据小岗村会计严立学回忆,
当时要写这个东西,严立华家没纸,特叫严立苻回家在孩子练习本上撕了一张纸。还有
这样一种说法:会计严立学扯了一张小学生练习簿上的一张纸。

六、关于“契约”的被收藏
1.个人捐献说。据中国革命博物馆文物登记卡记载,大包干“契约”征集时间为
1984年,由一个叫张新文的文物收藏者无偿捐给中国革命博物馆;而他又是从一个
叫王影东的电影工作者手里弄到的,王影东正是拍小岗村大包干纪录片的电影工作者。
2.从乡政府档案室征集说。大包干“契约”产生后,较长时间保存在梨园乡人民公社
(即现乡政府)档案室。随着小岗生产对“分田单干”知名度的不断提高,中国革命博
物馆派专人到安徽省凤阳县从该乡政府档案室把这份档案征集到手,收进了中国革命博
物馆。3.凤阳县委捐赠说。大包干“契约”因在北京展览,被中国革命博物馆看中,
凤阳县委决定留给博物馆。但又有文章写道,1983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推出一
部反映小岗村农民大包干的纪录片,电影摄影机还在银幕上展示了那份揿满红手印的纸
片,当时的凤阳县委书记陈奎元就十分纳闷:6年多来,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份东西?

从以上笔者搜集的有限的一些资料来看,我们对大包干“契约”形成的时间,参加
会议的地点、人数,“契约”的执笔者、用纸以及“契约”的被收藏等情况都存在着不
同的说法。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出入呢?据小岗人的解释,因为当时来拍电影、电视的
很多,“契约”原件不知被谁拿走了。后来拍片子的拍不到原件,便叫村民再写一次,
再揿一次红手印。由此看来,中国革命博物馆的藏品不是“契约”原件(如果是“契约
”原件,现在就不会有众多矛盾的说法),应当是后来的复制件。只有这样,以上的疑
点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契约”复制件用的是后来才有的纸,人名也多写了一、二个
,会议日期、地点和人数也很模糊。小岗村大包干“契约”的形成,距今才20年,当
年的这份“契约”原件应该完好地留存于世,只是不知被哪位有收藏意识的有心人珍藏
着。我们期待着那份珍贵的档案原件能够重见天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开大包干“契
约”之谜大包干 “契约”之谜@王茂跃

①⑧周平《书写中国农村改革宣言书的小岗人(上)》,《组织建设》,1998年第
7期。②马立诚、凌志军《交锋》,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版,第125页。③
⑨欧阳薇荪《重访今日小岗村》,《芜湖日报》,1998年9月13日。④⑦曹俊《
大包干红手印是真是假?》,《南方周末》,1998年6月12日。⑤《经济日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