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前世今生

《科学发现的逻辑》:理论的假说以及证伪

时间:2010-07-11 11:15:49  来源:  作者:

笔记/曾星智

  《科学发现的逻辑》是卡尔.波普尔早期的科学哲学著作,和我之前阅读的他的10本书相比,本书可以说是他核心哲学观点的源泉。正是在这本书中,波普尔重点提出了他的“证伪”的方法论思想,认为:科学发现的理论,都是假说,它们不能够被证明,而只能够被证伪。由此看来,过去和现在的所有科学理论,只能分为两种:已经被证伪的和暂时没有被证伪的,而那些根本就无法证伪的假说,则不能称作为科学理论。
  波普尔的“证伪”,不同于一般的或以往的哲学概念,它甚至无法与历史上众多的哲学概念站在一起,它站在房间的另一边,一个人成一个群体。这种哲学概念对我们的启示,是真正触及到了科学研究或者说人类思考的根本:方法论,也即是,我们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去思考和认识这个世界的?
  正如在我们所熟悉的投资领域一样,在所有的领域里面,无论是科学研究的还是日常生活的,人们都习惯于一种归纳性的思维。也即是,从我们的经验中归纳出一个规律,然后去预测未来,如果未来证明我们预测对了,那么就默认我们归纳出的那个规律是正确的。这就是一种“证实”性的方法论。但在波普尔的方法论体系中,这是一种彻底的错误,无论有多少的事实经验与我们归纳出的规律相符,也无法证明这个规律就是正确的。就像无论我们看见过多少只、几千万、几亿只的天鹅都是白色,也不能证明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

  由此延伸出来,在金融投资领域,在投资理论方面,我们只能够建构出一种目前没有被证伪的思想体系(比如我的力量投机理论);在市场实践方面,我们只能够推出一个未来运行的假说,但不管市场实际上是否按照我们的假说运行,都无法证明我们的假说是正确的,只能说它暂时还没有错误。
  也即是说,对金融投资而言,无论是在理论还是在实践方面,我们都只能够通过不断的研究,获得一个更能经受检验的理论;以及,只能够通过不断的修正,获得一个更能符合市场实际运行的假说。
  因此,结合其它科学领域的思想,我认为,一方面,我们的投资理论必须是一种动态的思想体系,能够跟随市场的状态进行动态调适变化,以经受不同市场环境的检验。另一方面,我们的投资系统必须是一种不预测的、没有观点的方式,我们不去建构一个固定的假说,而是随时根据市场的变化去调整我们的假说,不断的进行修正,它最后已经无形了,也就是没有看法了。这正是我的投资思想。


1、世界之谜和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之谜

  “我相信,至少有一个哲学问题,所有好思考的人都感兴趣。这就是宇宙论问题:理解世界——包括作为世界一部分的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知识——的问题。我认为,全部科学都是宇宙论,我对哲学的兴趣同我对科学的兴趣一样强烈,仅仅在于哲学对宇宙论作出的贡献。
  “……哲学家和其他人一样,在追求真理中,自由地运用任何方法。哲学家没有任何独有的方法。
  “我在此提出的第二个命题是:认识论的中心问题从来是,现在仍然是知识增长的问题。而研究知识增长的最好方法是研究科学知识的增长。”(P序言xi)

  “至于我自己,我对科学知识和哲学感兴趣,只是因为我要懂得一些关于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之谜和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之谜的东西。我相信,只有恢复对这些谜的兴趣,才能挽救科学和哲学,使它们离开狭窄的专门化,离开对专家的专门技巧和他们的个人知识和权威的蒙昧主义信仰,这种信仰是如此充斥于我们‘后理性主义’和‘后批判’的时代,它得意地致力于破坏理性哲学的传统和理性思想本身。”(P序言xviii)


2、我们应该去试图推翻我们的解法

  “每当我们对一个问题提出解法时,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地去试图推翻我们的解法,而不是去保护它。遗憾的是,我们中间很少人实行这条规则。但幸运的是,假如我们自己不进行批评,别人会对我们进行批评。”(P序言xii)


3、不存在归纳,理论在经验上是决不可证实的

  “按照流行的观点(本书反对这种观点),经验科学的特征是它们运用所谓‘归纳方法’。
  “……一般把这样一种推理称作‘归纳的’,假如它是从单称陈述(有时也称作‘特称’陈述),例如对观察和实验结果的记述,过渡到全称陈述,例如假说或理论。
  “从逻辑的观点来看,显然不能证明从单称陈述(不管它们有多少)中推论出全称陈述是正确的,因为用这种方法得出的结论总是可以成为错误的。不管我们已经观察到多少只白天鹅,也不能证明这样的结论: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P3)

  “我的观点是:不存在什么归纳。因此,从‘为经验所证实的’(不管是什么意思)单称陈述推论出理论,这在逻辑上是不允许的。所以,理论在经验上是决不可证实的。”(P16-17)


4、经验被用来检验:暂时被证实,或被证伪

  “……通过能从理论推导出的结论的经验应用来检验理论。
  “这最后一种检验的目的,是要找出理论的新推断(不论它自认为如何新法)耐受实践要求考验的程度。这种实践要求或是由纯科学实验引起的;或是由实际的技术应用引起的。在这里,检验的程序也是演绎的。我们借助其他过去已被接受的陈述,从理论中演绎出某些单称陈述,我们称作‘预见’,特别是那种易检验或易应用的预见。从这些陈述中,选取那些从现行理论中不能推导出的,特别是那些与现行理论相矛盾的。然后我们将它们与实际应用和实验的结果相比较,对这些(以及其他)推导出的陈述作出判决。假如这判决是肯定的,就是说,假如这些单称结论证明是可接受或被证实,那么,这理论眼下通过了检验,我们没有发现舍弃它的理由。但是,假如这判决是否定的,换句话说,假如这结论被证伪,那么它们之被证伪也就证伪了它们从之合乎逻辑地演绎出来的那个理论。
  “应该注意,肯定的判决只能暂时支持这理论,因为随后的否定判决常会推翻它。只要一个理论经受住详细而严格的检验,在科学进步的过程中未被另一个理论取代,我们就可以说它已‘证明它的品质’,或说它已得到‘验证’。”(P9)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