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前世今生

假说的检验

时间:2010-07-11 10:50:56  来源:  作者:

 人们通过假说这种形式,往往提出了彼此观点相反的解释性理论。究竟哪一个理论是真理呢?这不依赖于个人的信仰或团体的公认,也不依赖于它能否作为某种方便的手段或工具,而在于它是否符合于客观的实际。这就是说,假说形成之后,还必须把主观认识见诸于客观实际,通过人类的社会实践给予检验。
  一、假说的检验的基本途径和手段
  首先,从假说的基本理论观点引伸出关于事实的结论(单称的观察陈述)。这是假说检验的演绎过程。
  在这里应当明白,如果只是以假说的基本理论观点作为前提,那是不足以演绎出关于事实的陈述的。比如说,只以“所有伤寒病患者都长期发高烧”为前提,并不能演绎出:“张三将长期发高烧”,还必须有陈述先行条件的前提:“张三是个伤寒病患者”,而且,为了诊断“张三是个伤寒病患者”,还必须应用其他的病理学知识。由此可见,假说检验的演绎过程必须结合背景知识,在前提中引进先行条件的陈述以及其他的定律与原理。
  从假说的基本理论观点和其他知识一起引伸出来的关于事实的结论,它也许是个关于已知事实的陈述,也许是个关于未知事实的陈述。如果假说检验所演绎出来的是个关于已知事实的陈述.那么这就是对已知事实的解释。如果假说检验所演绎出来的是个关于未知事实的陈述,那么这就是对未知事实的预见。必须明确,解释已知的事实不过是对假说理论观点的“一般检验”,而预测未知的事实则是对假说理论观点的“严格检验”。后者比前者更为重要。
  为了应用假说的基本理论观点去解释较复杂的已知事实或预测未知的事实,通常是需要作出一个辅助性假设来完成的。例如,1834年德国的天文学家培塞尔,他精密测量恒星的位置和整理前人的观测资料,发现天狼星的位置具有周期性的偏差度,忽左忽右地摆动。为什么会这样呢?培塞尔应用万有引力定律和有关天狼星的观测资料,在1844 年推测天狼星有个我们尚未知道的光度较弱而质量很大的伴星,它们两者围绕着共同的引力中心运行。由于这个伴星的引力而使天狼星的位置具有周期性的摆动现象。上述这个应用万有引力定律去解释天狼星位置的周期性摆动现象和预测天狼星有个伴星的假设,就是一个可以检验万有引力定律的辅助性假设。又如1844-1845年间,英国的亚当斯和法国的勒威耶应用万有引力定律,从天王星轨道的摄动去预测未知的海王星,这也是一个可以检验万有引力定律的辅助性假设。当假说检验的演绎过程完成之后,接着人们就通过实践检验从假说的基本理论观点引伸出来的事实结论。这是个事实的验证过程。
  事实的验证过程,既可以采取经验的直接证实方式,也可以采用经验的间接证实方式。例如,根据人类居住的大地是球形的假说,必然引伸出以下的结论:人们从某一地点出发,保持同一方向往前旅行,总会回到当初出发的地点。要检查这个结论是否确实,人们只要作一次世界旅行,就可以从经验中直接查明。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完成这项活动的是麦哲伦及其同伴。
  然而,并非任何事实的验证过程,都可以采取经验的直接证实方式,有时人们不得不采取经验的间接证实方式。比如,从“大陆漂移说”发展而来的“海底扩张说”,认为地壳下面的对流物质(岩浆)不断地从海岭(海洋中央的海底山脉)涌出产生新的海底,新的海底形成后又逐渐从海岭两侧向外扩张(位移)。这样,海底就象传送带一样从中央海岭向着海沟(海洋与大陆块交界处的海洋最深部)移动,在它到达海沟后又向下俯冲,降回到地壳内部的深处去。依照这种设想则引伸出以下的结论:离中央海岭越近的海底越年青,离中央海岭越远的海底越年老。由于海底的移动速度每年大约数厘米,因此,海底物质从中央海岭涌出.然后一直移动到海沟又降回地壳内部,全部过程约2 亿至3 亿年时间。要检查这些有关海底年龄的陈述,就不可能用经验的直接证实方式。因为人类迄今的历史,只不过是地球演化史中的瞬间。可是,人们可以用岩层中所含的微量放射元素的自然衰变的现象,依据放射性元素的衰变期和数量,计算出岩层的年龄。如天然铀会裂变为铅,从岩层中测定铀和铅的数量,就可以计算出岩层的年龄。用这种方法对海洋中各个岛屿的岩龄进行测定,结果表明离中央海岭越近的确实越年青,离中央海岭越远的确实越年老。因而,海底扩张说关于海底新老的分布的预测得到了经验的间接证实。
  二、检验假说的实标过程
  以上是对假说检验的途径和手段所作的一般概括。现在对检验假说的实标过程再作些考察。总的说来,对假说理论观点的一股检验是早在假说的形成过程中就开始了,而对假说理论观点的严格检验则是后于假说的形成过程。
  为什么说在假说的形成过程中,人们就开始对假说的理论观点作出一般检验呢?首先,在假说形成的初始阶段,研究者的初始假定是尝试性的、多元的。人们经过反复的考察而从中择优,选定一个能对较多事实作出较为完满解释的猜想。这就是说,最初假定的选择过程就伴随着一般的检验。其次,在假说形成的完成阶段,研究者必须为被选定的理论观点作出广泛的辩护,系统而综合地解释已知的相关事实,寻求经验证据的支持。这就是进一步对假说的理论观点给予一般的检验。
  前已说过,解释已知事实的“丰度”如何,这不过是对假说理论观点的一般检验,它不具有最重要的意义。只有通过预测未知的事实,才能使假说的理论观点受到严格的检验。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事实才能为假说的理论观点作辩护?究竟它们能给予理论观点多大的支持?在这里首先应当注意,与假说相关的已知事实可区分为两类:一类已知事实是形成某个初步假定时就被考察和引用过的。它们是研究者预先选择和安排的,研究者本来就是为了说明这些事实而特意构想出某种理论观点的。所认这类事实对理论观点只能给予“虚假支持”,并不能予真正支持;另一类已知事实是作出初步假定时未曾考察和引用过的。它们之所以被看作是与某种理论观点相关的事实,那是在形成某种理论观点之后,由于通过推论而认识到的。这类事实对理论观点能够给予一般强度的支持。其次,有些相关事实是在理论观点形成之后而被人们新发现的,但它们并不是依据这种理论的预测而被发现的,而是由于另一种研究工作而被发现的。只是在它们被发现之后,人们通过推论而认识到它们与这种理论观点是相关的。这类事实则更明显地给予理论观点一般强度的支持。比如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